零点看书 > 次元小说 > 神级梦境师 > 第99章 主角之间的战争全文阅读

第99章 主角之间的战争

热门推荐: 恐慌沸腾

胡隽睿醒了过来。

看着窗外明媚的阳光,感受到自己躺在柔软的大床上,身上盖着舒适的被子,享受着24度的恒温室内空气,他知道自己回到了现实。

他站了起来,觉得一切都有些不真实的感觉。

什么是真?什么是假?他觉得自己有些迷失了。

这种感觉一直持续到他在浴室里冲完凉,那种现实的真实感才清晰的出现。

但是他还有些不放心,拿起食指咬了一下。

食指很痛,口感如常。

他苦笑一下,事实上这种办法在他的梦境中已经开始不起作用了。

验梦的三个步骤,咬手指、捏鼻子、扳手指,在他的任务中和现实的区别已经变得越来越小了。

这样下去,他很快就会缺乏分清梦境和真实的手段。

用完酒店丰盛的早餐,胡隽睿给项天歌拨了个电话。

“能见面聊一下吗?”他说道。

“没问题,实际上我的办公室就在你住的酒店旁边不远。你等着我。”项天歌说道。

大概十来分钟,项天歌到了。

“怎么样?你已经决定了吗?”项天歌问道。

“有问题。”胡隽睿道。

项天歌扬了扬眉毛。

“如果你能把那位梦境师的能力搞清楚,也许能够想出办法。”胡隽睿道。

“这非常难。”项天歌道,“三阶和五阶的能力是梦境师最大的秘密,别说能力了,甚至大多数梦境师连经验都不愿意彼此进行交流。”

胡隽睿摊了摊手,道:“那就真的有问题了。”

项天歌道:“我会想办法,我会尽快给你答案。”

胡隽睿道:“那就好。”

项天歌道:“对了,深海市那边的血液采集好像有了进展,几天内应该会有确定的消息。”

胡隽睿道:“如果确定有间谍,你准备怎么做?”

项天歌道:“抓住她,试试能不能策反她,如果不行就看看能从她嘴里撬出多少东西。”

胡隽睿道:“策反?不需要判刑之类的吗?”

项天歌笑道:“间谍活动归国安管辖,和平常的违法活动是两码事。”

胡隽睿问道:“那如果她愿意叛变,就不用受到惩罚了?死的人就白死了?”

项天歌道:“我知道你的想法,但是为了联盟的安全,只能是这样了。”

胡隽睿皱起了眉头:“按这样说,对方无论干了什么坏事,只要他们愿意叛变,就特么的屁事没有了?!”

项天歌沉下了脸,没有做声。

但是胡隽睿快速增长的负能量值,说明现在项天歌非常愤怒。

项天歌说道:“如果你坚持,我可以同意干掉她。”

胡隽睿冷笑一声:“看来这事果然特么的就是这么操蛋。”

项天歌沉声道:“这是联盟的机密,我没必须给你解释得这么清楚。”

“但是请你搞清楚一点,为了整个联盟,变通和牺牲是在所难免的!”

胡隽睿道:“那你项天歌和古韵天本质上又有什么区别呢?!”

项天歌手中的杯中一下捏得粉碎。

他深呼吸了几口气,冷道:“我会把握分寸,而古韵天不能。”

胡隽睿站了起来,说道:“你不用压抑自己的怒火,我不会因为这件事就不帮你,但是我的确不能认同你的想法!”

项天歌怒道:“我不需要为自己辩解什么,我只能说你特么的幼稚!”

“这特么的是一场战争!你给我想一个不用牺牲的方式!”

“你特么的就是典型的站着说话腰不疼!除了躺着享受和平,满口仁义道德,你还特么的能干些什么?!”

胡隽睿皱了皱眉头,没有吭声。

房间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项天歌柔柔太阳穴,说道:“对不起,我有些激动,毕竟你的生活更单纯,很多事情没有经历过,所以不能理解这些事情。”

胡隽睿道:“你不用道歉。你刚刚几乎就要说服我了。”

“我也想告诉你,我这人从来不喜欢满口仁义道德,我特么的甚至就不懂什么仁义道德!”

广个告,【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可以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但是我认为,无论是谁,他做错事就应该得到惩罚!而不是用利益做交换!”

“而且还有一点,就算牺牲在所难免,但没有任何人能够决定谁应该牺牲!”

项天歌盯着他,问道:“没有人来决定,那谁来做牺牲?”

胡隽睿道:“只能由人们自己来决定是不是要牺牲。”

项天歌道:“慈不掌兵,你听说过吗?如果战争开始了,都让大家自己决定,那这仗还能打吗?”

胡隽睿道:“那是军人,他们宣过誓,选择了这条路。从参军的一天起,就随时做好了牺牲的准备!”

“但是普通人没有这种准备和义务,所以请你不要帮他们做决定!”

项天歌呆了半天,颓然道:“也许你说得有点道理。”

“如果你自己犯了错,你也肯定会接受惩罚吗?”

胡隽睿沉默半响,道:“我想我能做到。”

项天歌又道:“如果你的至亲犯了错,你能确保你一定会让他们受到惩罚?”

胡隽睿再次沉默。

好半天他才说道:“也许不能。”

项天歌拿起胡隽睿的水杯喝了口水:“但是我能!”

随着他喝水的动作,无形力场又将两个人罩了起来。

“我现在告诉你,要杀的那个五阶梦境师,就是我的爷爷!亲爷爷!!”

胡隽睿一下呆住了。

“你要杀的人是你的爷爷?!我擦!!”

项天歌苦笑道:“我可以猜到你在想什么,如果你不愿意,我不会勉强。”

胡隽睿道:“你猜不到我在想什么。”

“我觉得我没资格说‘做错事就应该得到惩罚’这句话。”

“也许有资格说这句话的人,是你。”

他站了起来,走了好几圈,问道:“必须要用这么极端的方式吗?没有更温和的手段了吗?”

项天歌道:“如果有,我又何苦用这么极端的方式?那特么的可是我的亲爷爷......”

说着,他低下了头,流下两行眼泪。

胡隽睿长叹一口气,道:“我明白了,一切按原计划,我不会再追问这件事了。”

项天歌低声道:“谢谢。”

“这事千万不能告诉任何人。”

胡隽睿点头道:“你放心,我还记得自己的誓言。”

这是胡隽睿和项天歌第一次在思想上的交锋,这一次的交锋,看上去各有胜负,但是其实谁也没能说服谁。

也许,强者永远不会被他人说服。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