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太平客栈 > 第一百二十章 洞天全文阅读

第一百二十章 洞天

王天笑冷哼一声,身形缓缓消散。

左尊者对众人做了个手势,然后当先走入“阴阳门”之中,李玄都和上官莞紧随其后,最后才是无道宗的众多高手鱼贯进入其中,除此之外,还有部分人留在了外面,以防不测。

一行人穿过“阴阳门”之后,立时感觉到周围环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就好像水中的鱼儿来到了岸上,尤其是打通了天地之桥的天人境高手,感觉尤为明显。而且此地还有一种特殊的压抑之感,除了李玄都和左尊者两位天人造化境的高手之外,其余天人境大宗师都很难御风飞天,而且“凤眼子”等涉及到火药的物事也失去了作用,好似其中的火药被彻底浸湿透了一般。

这便是洞天,隔绝外界天地,自成一方小洞天。

洞天之中是一座类似于“鬼国洞天”的地下之城。之所以说类似,是因为两者之间还有区别。“鬼国洞天”毁于外力,所以颇为破败凌乱,这座地下之城则是被废弃,整体框架保存尚且完好,虽然因为年久失修的缘故,众多建筑同样化作废墟,但还能依稀看出当年模样轮廓,竟是没有半点外力损毁的迹象,看来那个古楼兰毁于战火的说法是不成立了。

李玄都倒是专门向左尊者请教过这个问题,左尊者的回答也很简单,关键就在于一个“水”字,当年孔雀河断流,古楼兰没有水源,难以为继,不得不整体迁移,古楼兰之城就此被湮没在黄沙之中。数百年后,孔雀河恢复,于是又有人重建了新的楼兰城。

这也是阴阳宗要建立起洞天的缘故,因为古楼兰是被埋在地下的,而不是建造在地下的巨大洞穴之中,两者之间有很大的区别,前者被黄沙、泥土充斥了每一个角落,无法居住,后者不仅可以居住,而且与地上的城池没有太大区别。阴阳宗的洞天便等同是在地下强行开辟出一个“洞穴”,使得埋在黄沙中的古楼兰变为建造在地下洞穴中的地下之城,这已然是偷天换日的手段。

此时李玄都等人所在的位置大概处于城池的外围,低矮的房屋,曲折的小巷,不规则的街道,有很浓重的市井气息。

李玄都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这是他的习惯,若非条件不允许,他第一件事就是绕城一周,观察地形。

在李玄都看来,这里的确是一片居民区,多是一些低矮破旧的房屋,连道路都显得狭窄许多,十分神奇的是,在这里竟然是杂草从生,只是不知因为什么缘故,杂草都显示出一种灰黑之色,还有一丛丛的曼莎珠华在街道内四处蔓延,将整个地下城市渲染得很是诡异,仿佛来到了幽冥鬼域。

李玄都收回视线,又望向了上官莞。

守约并非迂腐,良好的信誉可以发挥出巨大的作用,李玄都之所以能屡屡与人结盟,甚至得到大天师张静修的信赖,委托他从中斡旋,就是因为李玄都信守诺言,名声很好。这便是损失眼前的小利来换取更为长远的大利,想要做到一语千金,首

先要做到一诺千金重,所谓君无戏言,便是这个道理。

正因为如此,李玄都没有过河拆桥的打算,伸手一推,上官莞身形不由自主地向远处飘去,然后就听李玄都说道:“上官姑娘,你可以走了,如果再让我见到你,我不会手下留情。”

上官莞稳稳地落在远处,回头看了李玄都一眼,神情略显复杂,似乎没有想到李玄都就这么轻易放了自己,不由得神情复杂。虽然两人各为其主,道不相同,但上官莞也不得不承认,李玄都能在江湖上崛起,的确有其独到之处,最起码在气魄和胸襟上要远胜赵纯孝、韩邀月之流,就是她本人,也远远不及。

此时上官莞已经恢复了两成修为,脚下一点,身形前掠,很快便消失在重重废墟之中。

对于李玄都的举动,左尊者只是坐视旁观,不但没有阻止,反而还说道:“老夫没有看错人,清平先生当真是守信重诺之人。”

李玄都一笑置之。

就在这时,贪狼王忽然说道:“你们有没有听到水流声?”

左尊者不以为意道:“是地下河。”

李玄都同样发现了,在街道尽头处有一条横向长河,就像地上楼兰城中的孔雀河一般,将这座城池分为两半。当然,这座地下的古楼兰城的规模要远逊于地上的楼兰城,这座洞天无法比拟古皂阁宗倾尽全力建造的“鬼国洞天”,因为洞天规模的缘故,阴阳宗只是挖掘了部分古楼兰城,还有一部分古楼兰位于地上,成了楼兰城的一部分,剩余的古楼兰则永远消失在茫茫黄沙之中。

“看头顶。”左尊者说道。众人随之抬头望去,此地深处地下,当然是不见天日,而是岩石穹顶和倒垂的石钟乳,不过在石钟乳的下方悬挂了许多散发着淡淡光芒的萤石,在穹顶上更有一轮用无数萤石拼接而成的明月,在黑暗之中,乍一看去,竟然造就了星辰漫天的景象。

贪狼王道:“阴阳宗的人还有这般雅致?”

李玄都想起在白帝陵中遇到的法阵,若非澹台云出手相救,他便要陷于其中,沉声道:“也有可能是阵法,还是小心为妙。”

听到李玄都如此说,贪狼王心头一跳,收起了轻视之心。

左尊者道:“大明官已经在等着我们了,我们该走了,注意不要分散。”

众人应诺一声,列阵向前。

无数街道和小巷连接在一起,四通八达,就像一张蛛网。随着一行人的渗入,洞天带来的压抑感觉也就越强,而且不知何时起了薄雾,阻挡视线,隔绝感知,其中弥漫着阴冷腐朽的气息,阵阵阴风在大街小巷中穿梭呼啸,其中夹杂着几声若远若近的模糊声响,似乎有鬼魅在黑暗中窥视他们,发出低低窃笑,让人后背生出几分凉意。

众人毕竟都是高手,这场面虽然足以让普通人心惊胆寒,但对于他们而言却不算什么。不过这让李玄都想起了“鬼国洞天”,两者虽然在规模上有着不小的

差距,但在根本上却是没有太大区别,可见此处洞天是阴阳宗仿照“鬼国洞天”建造,御敌还在其次,关键是适合养尸。

七杀王开口问道:“尊者,此地有如此浓郁的地煞阴气,我们此时到底处于地下古楼兰城,还是仍旧在陵墓之中?”

左尊者回答道:“既是古楼兰城,又不是古楼兰城,洞天之道,能够在大千世界中自成小千世界,便如同树上所结果实,可以挂在枝头,有能离枝落地,此地的诡异洞天便是将古楼兰城所在的空间彻底扭曲,使其介于阴阳之间,所以才要通过‘阴阳门’进入此地。”

众人脚程极快,就在说话之间,已经距离那条地下河越来越近。忽然之间,原本空荡无人的街道上出现了无数人影,众人好似一瞬间从凄冷古城来到了繁华闹市,人来人往,摩肩接踵。

众人虽惊不乱,没有贸然出手,而是静观其变。就在一瞬之间,挑着担子的挑夫、摆摊的小贩、叫卖的货郎、吃糖葫芦的孩子、倚栏看街景的女子、轻摇折扇的书生、来往的行人,齐齐看向了在人群中极为突兀的一行人。

这些人个个脸色铁青,没有血色,双眼上翻,只剩下眼白,俨然是横死之人的样子。

一位无道宗堂主修为稍弱,生出几分惧意,立时被外邪所侵,眼前幻象丛生,看到有个黑影将绳套勒在了他的脖子上,然后一拉绳子,他便被悬吊起来。

道术的本质就是弄假成真,正所谓信则灵,若是信以为真,假的就是真的。此人生出畏惧,便是信了,那么吊死他的绳子也愈发真实,愈发真实,他的畏惧又被再次放大,十成修为发挥不出三成。在旁人看来,就是他的脖子凭空出现了清晰可见的勒痕,双脚离地而起,十分诡异。

跻身长生境之后,就有“万邪不侵”的说法, 何谓“邪”,此时这些鬼魅邪祟就是了。

不必左尊者出手,立即有精通术法之人以符箓帮他破开幻象,此人不再畏惧,这些道术也就不攻自破了。

左尊者冷哼一声,连续三掌拍出,正是他的绝学之一“先天一气三清掌”。

街道上的重重鬼影顿时为之一清。

当初进攻“鬼国洞天”的时候,李玄都也曾遇到过类似的情况,高声道:“诸位紧守灵台,勿要被外邪其乘虚而入。”

这次来人都是老江湖了,心中明白,鬼魅之流的手段看似千变万化,实则只有虚实两种。实者就是以阴气湮灭阳气,或是直接化出实体,不过非要极为厉害的厉鬼才能做到。虚者就是寻找对手心境上的破绽,将其无限扩大,让人心境崩溃而自残自灭,方才那名无道宗高手差点被吊死,不是鬼魅有如此力量,而是借用了他本身的修为,以己之矛攻己之盾,让他在幻象中自己吊死自己,这与清微宗的“六灭一念剑”都有异曲同工之处。

这种手段很难防备,若无对应的护身宝物,就只能看个人的心境心性如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