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都市情色游戏 > 第十六章全文阅读

峪市。市公安局。

刑侦处。

丁科和刘科走进门来。王处长头靠在椅子背上、身上盖着警服仍在酣睡。

“准又是一宿没合眼。”丁科悄声地説着,走过去给他往上拉了拉滑下的警服。

王处惊醒了:“来啦。”

他拿起办公桌上的茶杯灌了一大口茶水。又把茶叶桶递给了丁科。“自己冲水。他们刚送的云雾茶,不错。”

丁科在那里冲茶水。

刘科拿出烟。王处扬扬手:“我不抽了。昨晚,抽了二盒。嗓子还难受着呢。先説説情况。”

“按照您的布署,我和小丁又加大了对黑子的审讯。主要是让他回想,最后几次见到‘飞蝎’的所有过程和谈话。今天,井子监狱那边説,这小子好像记起来一个重要的事情。我们立马赶了过去。

黑子交待,最后一次见‘飞蝎’,是因为对方要赎回那只金表,而自己却把金表给输掉了。两个人争吵了几句,这空档儿‘飞蝎’接了个手机,是特意走到门外接的。黑子隐约听到这么一句话‘柱子,你早把那一半付清了,我不早就……'这句话。”

刘科伸手接过丁科端来的茶杯。

他呷了一口茶水,接着説:“‘飞蝎’关了手机回屋,扔下一千块钱,威胁説找不回金表,就废了他。黑子挺生气,当时买这块金表他花了一千八百元。可又惧怕‘飞蝎’,只好答应一个星期内找回来。结果,没出三天,自己就因为盗窃铝锭的事进去了。”

烟雾在办公室慢吞吞地飘起。王处抿着嘴静静听着……

听完刘科的汇报。

王处揉了揉布满血丝的眼睛,説道:“‘飞蝎’一死,线索基本断了。我已通知了医院封锁消息。昨天,媒体来采访,我让黄副处长对记者説,疑犯已经抢救过来了。估计,雇用他的那个人看到这个消息肯定会有反应。”

王处翻了翻办公桌上的台历:“老刘,正像你上次分析的那样,在’飞蝎’和幕后人之间肯定有媒介。能找到这个‘柱子’的话,破案还是很有希望。人海茫茫啊,查找‘柱子’的难度当然会很大。你们有没有确定一个范围?”

丁科在一旁补充道:“以前,我提审黑子的时候,听他讲,最后几次见‘飞蝎’,这家伙都是从郊区过来的。好像是龚县附近。”

“这个范围不算小。龚县是我市郊区最大的县。叫‘柱子’的恐怕得上万人。”刘科苦笑着説。

“先去排查一下,大海捞针也得捞呀!现在又没别的办法。老刘,你那里不是要去找启天集团的副总厉海明嘛?怎么样了?”王处看着刘科。

“他过两天就回来。现在还在花园市呢。”

…………

峪市。西区。一座老式简易楼。

三楼。素玲的家。

素玲的家里几乎没有装潢过。家具都是八十年代的,唯有一台宽屏大彩电算是比较新的。

她躺在铺着竹席的双人床上,孩子上学去了,丈夫卫平也在班上。

去营销部工作了三天。她生平第一次被人毕恭毕敬的称作主任。那个田肥婆一个劲儿的向她赔礼道歉,又擦桌子又倒水,屁颠屁颠得跟在她身后,就差趴下给她舔皮鞋了。那副小人摸样令她呕吐。

侯主任见到她时总是红着个脸,客气得让她不知所措。这一切却并没有完全抵销,前几天,她被翟士伟奸污的那段痛苦经历。

那天回家后,她倒在床上昏睡了很久,晚饭也没做。下班回家的丈夫只好带着儿子去外面吃。

他们捎回的饭,她也没有吃。丈夫看到她红肿的眼睛曾询问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她硬编了个瞎话,搪塞了过去。

那一夜,她偷偷流了好几次眼泪,真想把丈夫叫醒,告诉他。可那个‘年薪六万的副主任职位’让她打消了这个念头,况且,又是自己“主动”的把翟士伟的手按在自己的乳胸上的……

昨晚上,丈夫卫平跟她**,除了感到那里有东西在进进出出,她一点愉悦的感觉都没有。今晨起床,她的下腹忽然又痛又难受,这是前所未有的现象。她怀疑这跟翟士伟有关系。

她给侯主任打电话清了半天假……

有人按门铃。

素玲的好姐妹郑律师应约前来。

……郑律师望着泪如雨下的素玲,听完她倾诉的那段遭遇,忍不住一把抱住她抽泣了起来。

她知道素玲是个刚强女人,是个珍视贞操的女人,却被那个权势恶棍给稀里糊涂地**了。

“你应该去公安局告他!”郑律师气愤地説。

“可是,是我主动的。是我先把他的手按在自己胸上的……”素玲埋着头,小声地説。

“玲玲,他肯定是给你下春药了。这也是强歼。”

“春药?”

“玲玲啊,你真的连这个也不知道?对了,你有没有留下证据,比如他发泄出来的脏东西。还有你那天的穿的内裤,没洗吧?”

“我回来后,先到浴池洗了个澡。回来后,把内裤也洗了。”素玲抬起头説。

“你真傻!遇上这种事不要去洗澡,内裤也留着不要洗。否则,无法取证呀!没有证据告不倒他的。”

素玲懊悔的咬咬嘴唇:“我在心里憋不住这件事。就是想跟你説説。其实,即使有证据也告不倒他的。他的势力很大!而且,他聘我做营销部副经理,説是年薪六万……”

“你好糊涂。像他这种人怎么会让你干两年副经理?用不了多久,他就找机会把你踢出去了。你説你以前得罪过他,我估计他是在报复你。我可怜的玲玲呀!”

“那我,现在又能怎么办?”玲玲不停地擦着泪水。

…………

花园市。万红大酒店。

商务服务中心。会议室。

午餐后,翟士伟让阿晶租借了这个小型会议室,把大家召集过来开会。

阿晶坐在翟士伟的身旁,手按在桌子上,不时的用眼角乜斜着坐在对面的厉海明。

会前,翟士伟告诉她只管做好跟金顶公司签三千万元采购合同的准备就行,一切有他。

“明天是这次博览会的最后一天。”翟士伟环视了一圈:“大家都知道,严总这次派我来的意图。经过我的调查,金顶公司的原材产品最适合我们集团。所以,我决定,明天由我和阿晶与金顶公司签订三千万的采购合同……”

厉海明的脑门儿开始冒汗。

虽然,他早有心理准备,但没想到翟士伟这么狠,连一千万的合同也不给他留。

…………

“阿晶,下午,你安排两个人去把返程的机票买好,今晚大家都回去准备准备。明天,签完合同就一起乘飞机回峪市。大家还有什么问题吗?没有的话,散会。”翟士伟説完,便起身开始收拾会议桌上的文件。

书友们之前用的小书亭 www.xiaoshuting.org 已经挂了,现在基本上都在用\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

“等等!”厉海明叫了一声。

正要离座的众人,又纷纷转过身来,一起看向厉海明。

“有事儿就説。大家等会儿吧。”翟士伟示意众人坐下,嘴角泛起几丝轻蔑。

厉海明狠狠得捏弄着手里那只空山泉水瓶。嘎巴嘎巴的声音让会议室的气氛骤然紧张了起来。

“老翟。你有老大的授权书,这一点大家都知道。你也不必再在会上叨叨这些了。你説要跟哪儿个公司签大合同,咱就跟哪儿个公司签。在这里你説得算嘛!不过,斯特犹尔公司的原材产品是这次博览会上报价最低的。他们公司的产品资料,大家都看过。宋工,我不是让你把资料也给翟总一份儿吗?”厉海明眯着眼盯着宋工。

宋工有些紧张的搓了搓手,连声説:“给、给了。翟总一来我就给翟总看了。”

“宋工説得不错。我早已看过。”翟士伟杨了杨手中的资料文件。

“那么,好。老翟,你可以不跟斯特犹尔公司签一分钱的合同。可是,你必须得拿出一个説法来!”厉海明把空山泉水瓶往桌子上猛地一顿。

“哈哈哈。老厉,冷静点儿,火大伤肝!至于你要的这个説法,我当然有。我翟士伟历来都喜欢体面的做人,体面的做事。你不要忘记自己的身份,你我可都是集团的副总啊!你不在意这个,我却在乎。有兴趣的话,明天上午,到我的房间去一趟。那里有你要的説法。”

…………

花园市。雪菲力酒吧。

吧台前。

小颖端着一杯插着吸管的鸡尾酒坐在高高的旋转吧椅上。

一个个艳装浓抹、长发飘飘的女孩子先后走进来。有的微笑着径直走向老板模样的熟人身边坐下,有的几个人聚在一个桌上,有的来到吧台边跟调酒师説笑着……

韩经理坐在小颖的对面。

这里才是他曾跟厉海明説的“好地方”。

但他没有带历胖子来,因为这里的女大学生档次比较高,出台费太贵。像历海明这样的色鬼来到这里,肯定要挑花了眼,就怕他哪儿个都想玩玩。就按少了算,只玩十几个吧,那也得二万多块呀。

“我最近不缺钱花。也没心情。不想出台。”小颖忽闪着大眼睛,长长的假睫毛在彩灯下泛着亮。

“哎呀,小姑奶奶!这种事儿你也得看心情?再加五百,三千五。怎么样?另外,对方可是个年轻的帅哥。”韩经理急切的望着她

“哼哼。我管他是不是帅哥的?追我的帅哥一大摞呢!”

“小颖,我跟你説,他可是峪市有名的大集团里的,是集团老总的亲信,前途不可限量。等你毕业了,説不定他真能帮给你在集团里安排个好工作呢。当然,我们这个烂公司,你肯定是看不上眼的。”

小颖又哼了一声,撮起红红的嘴唇吸了一口插在高脚杯里的吸管。

沉默了一会儿。

“好吧。我破一次例。这次你要先付钱。香格力大饭店我熟悉,晚上九点半,我自己去找他。你把房间号写给我,我可不想进错了门儿。”小颖总算答应了。

韩经理从包里拿出一摞钞票点了点塞到她的手里:“他可是个重要人物。你可别给我得罪了。”

“只要他不变态。能保证戴上套套。”小颖朝韩经理扮了个鬼脸儿。

…………

几个老板各自带着喜欢的漂亮女学生从他们身边掠过,走出了玻璃大门。随着汽车发动引擎的响声,一辆辆高级名牌轿车驶离了酒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