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都市情色游戏 > 第十八章全文阅读

花园市。工业新技术博览会。

三楼。小型会议室。

零落的掌声响了起来……

厉海明乐呵呵的跟斯特犹尔公司的韩经理交换了刚签订完毕的、两千万的采购合同书,亲切的握着手。最后,厉海明还假模假式的给了韩经理一个拥抱。

翟士伟收起公章,装进公文包里,也礼节性地握了握韩经理伸过来的手。他的面目表情显得很不自然……

直到今天中午,他才正式向严总请示了跟斯特犹尔公司签订二千万合同的事情。当然,他隐瞒了对斯特犹尔公司原材质量较差的调查结果。严总就一句话:这件事,我已经授权给你,你酌情决定吧!

午餐后,他曾来到阿晶的房间,找她单独谈了谈,为自己出尔反尔的做法,找了一大堆借口。

当阿晶听到翟士伟临时改变决定,要跟斯特犹尔公司签订二千万合同,而只能跟金顶公司签订一千万合同时,窝囊得差点昏过去……

合同签订仪式完毕。

走出会议室的时候,宋工从楼梯口满头冒汗地跑来。

“翟总,我刚才陪阿晶回酒店,她收拾好东西就一个人走了。我怎么也拦不住她!”

“她没説要去哪儿?”翟士伟瞪着小眼睛问。

就在与金顶公司签完那一千万合同后,阿晶的情绪极差,提出要回酒店休息。翟士伟知道她不愿意参加跟斯特犹尔公司签订合同的仪式,所以,就让宋工陪着她先回万红大酒店休息了。

宋工耷拉着嘴角:“阿晶説她不跟我们一起回峪市。她要自己出去散散心。过两天回去。让我们别管她。”

“你怎么不拽住她?万一她出问题,我们怎么向严总交待?”翟士伟埋怨着。

厉海明在旁边不耐烦的嘟哝着:“都二十好几的人了,还能把自己给丢了不成?也许人家金顶公司那边有什么特殊的安排。别这么大惊小怪的了。”

翟士伟瞪了他一眼。

站在人群身后的司机小于将头转向一旁,身边的光滑的大理石柱上映出了他脸上那焦急的神色。

推荐一个app,媲美旧版追书神器,可换源书籍全的\咪\咪阅读 \www.MiMiRead.com\ !

…………

峪市。北区。

启天集团仓储公司。

这个仓储公司位于市内北区,临着一条刚刚改造好的河道,地处偏僻,环境很幽静。

严一峻是在回启天集团的路上,忽然想起了一件事,説要到集团的仓储公司去看看。司机把车拐上了通往北区的高速立交桥……

轿车开进了仓储公司的大门。

传达室的老齐从窗口探出头来看了看,又缩了回去。

在停车处停住后,严总对司机説了声:你在这里等我。

他下了车,却没有去仓储公司的办公楼,而是悠闲的向传达室踱去。传达室对面是一个花圃,青青的草丛里傲立着绚丽多彩的月季花,一只黑白条纹的大蝴蝶正在花间飞舞……

严总站在花圃旁欣赏了一会儿,然后,转身走进了传达室。

老齐从破旧的写字台前站起身:“您来了,严总。”

严总示意他坐下,随手拖过墙边的一个木椅。落座后,他望着老齐,脸还是那么黑瘦,头发还是那么直硬,只是添了不少的白发。

老齐端起大茶壶倒了一杯茶水放到他面前。然后,转过头默默地望着窗外……

严总双手交叉在一起,想説什么可又不知该从何説起。老齐心里一定还在埋怨着我。他想。

是啊!老齐曾是创建启天集团的老功臣。在集团副总的人选上,严总放弃了他,没想到的是,被提拔起来的翟士伟没用一年的功夫儿就将他从人事部副职的位子上整下,一直把他摁到了这里看大门。

可老齐生性太倔强,没有来找过他严一峻。

不来找我是个什么意思?!严总曾对老齐的这种做法感到挺生气。只要能去找他一次的话,他不会让老齐落到这一地步的……

严总干咳了一声,问了问仓储公司的近况。老齐简单的回答了几句。

严总又问起集团里一线职工的情况。

老齐叹了口气,犹豫了一下,説:“唉!新提起的那些个中层们只知道吃喝嫖赌。那些能陪着他们一起去打牌、喝酒、嫖娼的二流子,不用干活,都是他们眼里的‘好职工’。安安份份工作的职工大多上了准备回家待岗的名单。谁不服,他们就利用权力整治谁。有人想去找你説説,可翟士伟下了口头规定,他是负责管理集团内部的副总,凡事都要先向他汇报,不然的话,就按违反集团规定处理,回家待岗去。都想保饭碗,谁敢不听呀!“

严总摇摇头,什么也没説。

老齐又接着説:“严总你应该知道,我们仓储部的主任孙卜正是翟士伟的铁杆亲信,也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只要有客户暗地里给钱,孙卜正就会在装运的货物数量上做手脚,库里的货物常出现短少,可又查不出原因……再这么下去,恐怕……”

严总听着,面无表情地站起身来,迈着缓缓的的脚步走出了传达室,远远望见司机正站在车边朝这里张望,他招招手。司机心领神会的钻进驾驶室,把轿车开到了大门口。

轿车驶离的了仓储公司……

老齐呆坐在传达室里,自己的话又让严总不爱听了!他心里这么想。

其实,他不知道严一峻这次来,并不是偶然的。他更不知道,在严一峻这次的计划里,他老齐已经是其中的一个重要步骤了。

…………

花园市至峪市的特快列车上。

7号软卧。下铺。

阿晶面色苍白的斜倚在卧铺上,望着车窗外那急速掠过的绿色田野。

她一直关着手机。她知道启天集团的人肯定在给她打电话。她不想再看到厉海明他们。

就在中午吃完饭后,翟士伟到她的房间找她谈话。竟説,要她放弃两千万的采购合同给厉胖子。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哪有这么出尔反尔涮人的?!她对翟坏水儿愤怒的大喊:滚!

异常冷静的翟士伟却提出一个让她无法愤怒的事情:“阿晶。这件事先放下。我想问问你,你知道当时你是怎么被调到严总身边的嘛?”

阿晶摇摇头。

“是我向严总推荐的你!这件事除了我和严总,谁都不知道。我本来不想现在跟你説。可这次临时改变原材合同的签订,我实在是有难言的苦衷。希望你能理解和配合。”翟士伟説完,就起身走了……

回想起这些,阿晶心里很乱。

不管怎么説,这次来花园市采购原材的最终结局,太让她丢面子了。虽然,跟金顶公司还是签了一千万合同的,对方也还是会给她一笔小提成的。

但是,就在前些天,她还曾拍着胸脯的保证签订三千万的合同没问题!

这叫她在金顶公司的人面前,抬不起头来。若传回启天集团里,自己的脸更是没地方搁呀。

翟士伟从她的房间走后,她立即打电话找严总。而严总却説:这件事我已授权给翟士伟了,一切就听翟士伟的安排吧。

阿晶深知自己的美丽。她接受了母亲的教诲,眼光要远、心志要大。所以,一直保持着处女之身,直到遇上严总。她敬佩严总的成就,也喜欢他沉稳老练。她下决心跟定了他,严总也发誓一定会娶她的。

可没想到,自己在他的心目中,居然抵不过一个色猪厉胖子……

阿晶伤心透了。

两个女列车员站在软卧门外,羡慕地望着里面的阿晶。她们对她的那一身时髦新潮的衣着很感兴趣……

三个女人一台戏。两个女列车员走进来和阿晶攀谈起来。阿晶向她们讲着一些名牌服饰的特点和新潮流……

这个软卧厢左边的上铺一个是双鬓斑驳的老头儿,正躺在卧铺上迷糊。

阿晶对面的那个上铺是一个穿着很土的农民工,正龇着大黄牙直勾勾的盯着阿晶的脸和胸部。

他伸着一只大光脚丫耷拉在卧铺边沿。他下铺的一个胖女人皱皱鼻子,仰头嚷着:“哎,你几天没洗脚了?你就不能把臭脚塞到你铺上的毛巾被里去?!”

他连忙把脚拿开。

趁那农民工出去的时候,阿晶小声地建议女列车员,给这两个男的调一调车厢……

做了一番工作,女列车员终于把这个软卧厢调成了“女性专用车厢”。

“那个大黄牙还挺不乐意的。”一女列车员説。

另一个女列车员看看阿晶,笑着説:“他当然不乐意了。这里有个大美人,他哪里舍得换走啊?”

阿晶被夸得脸有点红。

説实话,她很讨厌那个大黄牙农民工,就像讨厌厉海明一样。她又想起了那些不愉快的事情。她恨厉海明,也有些恨出尔反尔的翟士伟,甚至,对不肯为她做主的严总也有点恨!

阿晶不由得脱口而出:“哼!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两个女列车员先是打了个愣神儿,很快就非常赞同的点着头:“你説的一点儿没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