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都市情色游戏 > 第二十一章全文阅读

第二十一章

峪市。东区。

椰树旅馆门前。

厉海明坐在车里焦急地望着前面的路口。

三天的休息一眨眼就过去了。厉海明已上班两天了。

在回峪市的这几天中,他也听到了一些风声。集团里,翟士伟提起的那批吃喝嫖赌的中层,正在闹事。甚至有人已向市里有关主管部门写控告信、上访……

上班后,他先去严总那里道了安。可,严总没有提及集团里所发生的事情。只是,让他把业务部和技术部的工作尽快抓起来。

就在昨天,厉海明接到阿光的电话,説:保单已续签。谢谢。明天下午,做**游戏,宾馆由你选!

厉海明认为既然自己给他帮了忙,何苦再去费事的弄个漂亮女人去?自己直接玩玩阿莲就结了。

谁知,那个阿光死活不答应,还説:一码归一码,你帮忙是一码事儿,玩游戏是另一码事儿。

自欺欺人!厉海明暗骂。

为了鱼阳市那家被兼并企业的这份保单,他答应让技术部的宋工远至鱼阳市去帮一年的忙。

宋工年龄大、身体弱,从花园市回来就病倒了。哪能再经得起去鱼阳市的折腾呀?况且,宋工一直是集团技术部的大梁。

尽管如此,厉海明还是狠下心,答应了这件事,他的脑子里全是阿莲那白白的**……

等了好一阵子,前面路口走来一个妖冶的染着黄发的女郎,她就是厉海明雇来的那个“鸡”。

厉海明下车,用力招招手。那个妖冶女郎一阵小碎步跑过来。

…………

椰树旅馆。2楼。

1206房间。

厉海明走进房间,朝思梦想的阿莲正穿着那身暗灰色竖条职业套裙,坐在床上等着呢。

他赶紧插上门。几个箭步冲到床边,扑了上去,把她结结实实的压在身下。

“妈妈的。想死我了!”他在阿莲香喷喷的脸庞上拚命的狂啄了几口。

这一次,厉海明学乖了,不玩前奏了。他几下子解开阿莲的上衣,手按在她柔软的乳胸上,用力地揉搓了几下,然后,急速拉开套裙的拉链,使劲掰开了那两条紧夹的细腿……

看他急燎缭的样子,阿莲懂事的给他揭开肥肚上的腰带扣……

房间外的走廊。

负责这几个“钟点房”的服务生是个刚来不久的打工仔。他刚把走廊拖干净,就听见旁边的房间里传出噼啪的响动,随即,断断续续的女人的呻吟声也飘了出来。

他侧身把耳朵贴到房门上,更加清晰的听着“啊——嗯嗯……”婉转叫声。

这声音让他浑身血液奔腾。

椰树旅馆的地角比较偏。二楼的钟点房除了刚来的两对儿男女包了两间,其余的都空着呢。

服务生抬头望着墙上的小窗户,想了想,迅速搬来一个方凳。

他踩着方凳双手扒住墙上那高高的窗台,慢慢探头隔着窗玻璃朝里望去……

房间里的床正艰难的前后摇晃,一个矮胖的男人四脚兽似的俯撑在一个娇小白嫩的女人身上,肥大的屁股一耸一耸的拼命往前拱……那女人的双臂环挂在胖子的脖子上,白生生的柔体几乎要被压进沙发床垫子里面……

服务生觉得自己浑身发热、手脚打颤。

就在此时,隔壁的另一个房间,也传出“欧,欧、欧……”的女人叫声。

他急忙又下来,把凳子移过去……这个房间里一个身材修长的年轻女人趴在床边,晃着黄色的长头发,撅着臀部任身后站着的那个瘦矮男子猛力地冲撞着……

正当,服务生偷看得口干舌燥、血脉喷张的时候,一阵沉重杂乱的脚步声在楼梯上响了起来。

他慌忙从凳子上跳下,腿一软,结结实实地坐到了地上……

房门被打开,警察们冲进房里,此时的厉海明已经进入了尾声,他正趴在阿莲的身上,大屁股一动一动地抽搐着……

…………峪市。高速公路检查站。

刑侦一科、二科的干警们带着头盔、穿着防弹被心分布在检查站站口,堵截一个重案的嫌疑犯。

刘科坐在路边的警车上,正跟王处説着什么。

银行的卢麟打来手机。

刘科下车按开手机:“喂,老卢啊呀,什么指示?呵呵。”

“老刘,你上次不是説要找厉胖子吗?他从花园市回来了。”

“太好了。他现在在哪儿?你能不能约约,我想见见他。”

“他也很想见你。想请你帮忙呀!他现在你们的东区分局呐。”

“奥?他怎么……”刘科感觉有点儿不对劲儿。

“説是在旅馆里搞聚众yin乱活动。被人举报到了公安局。给东区分局弄走了。他托人给我打电话。你能不能过去给説説情,都是老同学嘛,帮帮他。”

刘科摇摇头:“这个厉胖子真要命。不玩女人他就活不了啦?好吧,我这就到东区分局看看。正好,我有事情要找他。”

…………

刘科回到警车旁向王处简要的説了説这件事。然后,带着小成驱车赶往东区分局。

…………

峪市。东区分局。

预审科办公室。

刘科先跟东区分局的领导打了招呼。然后,走进预审科办公室。预审科高科长早已接了局领导的电话。他便亲自把厉海明带过来,然后就出去了。

刘科让垂头丧气的厉海明坐在办公桌旁。许是很多年没见,厉海明并没有认出他。

“老厉,我是刘敬。上次同学聚会,你没去,大家可是都很遗憾呀。”刘科平静的看着低着头的他。

“你是……哎呀!刘代表啊!虽然,上学的时候咱俩交往不多,可班里谁能不记得你这位化学课代表呀?”厉海明激动的站起来,像见到了救星一般赶紧握住刘科的手:“早就听卢麟説过,你在市局干。我一直就想哪天叫你一起坐坐。可集团那边事儿太多,总是抽不出身……”

…………

短暂的叙了叙旧。

刘科切入正题:“老厉,你们集团的翟士伟在陶村有个亲戚?好像经常去。”

“什么亲戚!是他的三奶!这个坏水儿真阴邪。前两年就弄了个二奶生了个儿子。在集团光情妇就好几个,全被他提成分部副经理、副主任什么的了。”

“他的三奶叫什么?具体住在陶村的哪里?”

“我也是前天刚打听到的,名字好像叫什么红,住在陶村的飞天小区。这女人是龚县的,长得非常漂亮。説起来,也真他妈的怪!翟坏水儿这小子有二奶的事从不怕别人知道。可那天我拿他三奶的事点了他一下,他却吓得要命。真奇了怪啦!”厉海明瞪着小眼睛説。

“非常的惊慌?”

“绝对惊慌!脸都白了。”厉海明挠挠头想起自己的事来:“老刘。我眼前这事……我不求别的,该交多少罚款我都交。求你给説説,千万不要通知单位和家里。”

刘科摇摇头:“老厉你这可不是嫖娼,是聚众yin乱呀,罪名成立就可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你知道吗?”

历海明一听惊得浑身打颤,祈求的望着刘科。他把事情的经过跟给刘科説了一遍……

推荐下,【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可以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家里我让他们别通知。可单位那里在我来之前,他们已经通知了。你的口供已录好了,你们集团会派人来先把你保释回去。老厉,説句心里话,平时,我也常遇到一些认识你的人,一提起你来,人家就会説‘这位厉总可是好玩个女人的花货’我都不敢提我是你的同学,我的脸上实在是挂不住呀!老厉,人混到了这份儿上,那可就太没意思了!”刘科説完,无奈地笑了笑。

厉海明脸变得通红,异常尴尬的样子,脑袋几乎要垂到肥肚上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