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都市情色游戏 > 第二十三章全文阅读

第二十三章

峪市。东区别墅。

严总穿着睡衣坐在书房,合着双眼。手搭在书桌上,抚摸着那对斑斓的金虎。房中,没有开灯。客厅大吊灯的柔光从敞着的书房门里映进来,他的棱角分明的脸愈发显得冷峻。

刚刚带阿晶赴宴会回来,喝了不少酒。他感到有些疲倦,可是,阿晶却蛮兴奋。

阿晶去洗澡了。今夜,她想要他……

严一峻想起一年前,阿晶刚被调到他身边做打字员的时候。

翟士伟是最善于揣摩别人心思的,仿佛早看透了他深埋的心气儿。给他推荐来的阿晶让他的感觉很不错。

白鹤般的阿晶是天生的尤物,可自己坚持认为这样的女人基本上不知被倒了几次手了,所以,只想把她当作花瓶摆在办公室里。

谁能想到她竟然是个处女。

他脑子里一直有个很大的规划,他要走,就不可能带上妻子,否则,会破坏自己的打算,根本走不了。他在寻觅着一个能让自己真正满意的女人。

直到几个月后,阿晶打错了一份文件就这么发给了对方,错的地方很重要。

事后,他大发雷霆,阿晶跟受伤羊羔似的站在他面前抽泣着。他动了怜爱之情,没有追究。

第二天,他正坐在老板台旁签报告的时候,一不留神钢笔掉到了地上,就在他弯腰伸手去捡时,正进来送文件的阿晶在一旁迅速蹲下帮他捡到钢笔。并用柔柔的乳峰将他想抽回的大手挤在老板椅的扶手上。他这才发现阿晶的领口敞得很开,里面没有带胸罩,显露出雪白滚圆的**和半边红红的乳晕……那长发间的馨香更是让他无法把持,在默默对视了十几秒钟后,终于,忍不住将颤抖的大手插进了她领口内那惹火的乳沟里,环左顾右地揉按起来……沙发上的那一刻让他心头震撼,随着阿晶蹙紧的双眉和忍着痛疼的“啊”的一声,他的脑海里闪出一片漫山飘落的红枫叶……

阿晶洗完澡出来,从客厅找到了书房里,打断了他的忆绪。他睁开眼,把手收回来,合在腹上……

她随手按开了书房的灯,桌上的那对金虎顿时金光四射。

“真漂亮!严总这是……”阿晶走过来抚摸着这对斑斓金虎。

“阿晶。这对儿金虎咬人。”他低沉地説。

阿晶奇怪地望着他。

“当年,在副总的人选上,我放弃了才华横溢、处事公道的老齐,选用了翟士伟就是因为他送的这对价值十万的金虎。説实话,我做老总年薪八十万,可以説整个集团都是我的。还在乎这十万嘛?可我太喜欢虎了。他摸透了我……”严总苦笑着:“如果有一天你做了老大,你记住,可不要以这些东西做为衡量人选的标准。我被这对儿金虎弄瞎了眼,差点儿把命搭上……算了,不説了。我是自食恶果。”

阿晶的美眸里闪烁着疑惑的流光。

——你要提防这两个人,如果和他们中的任何一个搅在一起,那你的麻烦就来了——

严总曾经反复提起的这句话,她现在才真正的理解了。

已是晚9点多了。

严总脱了衣服拥着阿晶倒在了床上。阿晶开始抚摸他的脸、身体。他在朦胧中享受着……

阿晶细嫩的手已渐渐触到了他的大腿根,纤纤的手指温柔地抚弄着他的……他翻身俯到了她的娇躯上。

一双修长的**盘住了他的腰……阿晶的腿感觉到了严总腰间的那条伤疤。

“你不必动。”她双手搬着他坚实的臂膀,温情地説。

严一峻放低了下半身。

阿晶落下双腿,向上弓起双膝,脚后跟勾住床面,滑腻温热的玉体在他的身下由慢至快地滑动着……阿晶颤声娇喘着……又一轮忘情的急促滑顶……

洁白的月光从主卧窗帘的缝隙间,如水般地流淌进来。

…………

峪市。北区。香百合洗浴城。

休息厅。

卢麟半躺在沙发长椅上,歪着头听躺在旁边长椅上的厉胖子説着。足浴小姐正在给他们做着足疗。

厉海明给他点燃一根香烟:“老卢,你再给市局的刘科打个电话吧。吃酒席不来,那过来洗个澡,总可以吧?”

“甭打了。他是不会来的。听他説你那事儿还没完那。再怎么説他也要回避的。”卢麟吸着烟説。

“我不光找他帮忙,上边的关系我也找了。这不是已经按嫖娼处理了嘛?罚款我也全缴清了。我大小也是启天集团的副总,就为这点事儿他也不至于避我如瘟神吧?”厉海明真得不太高兴。

广个告,【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竟然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他忽得又想起三天前被弄进局子里的那一出:“我他妈的真窝囊!哎,老卢我托你给打听的事儿,你可千万要帮忙。我就求你这一次了!”

卢麟沉思了一会儿,示意他附耳过来:“老厉,这可是违背我们位储户保密原则的。这样吧,明天你去那家银行找个小冯,就説我让你找他的。让他把那个叫狄冉凤的账户余额和账号提供给你。那个姓翟的到银行里取钱的录像带,我也让他给你弄出来了。可是,一旦有什么事的话,你千万不要把人家小冯给出卖了。不然的话,我可真跟你翻脸。”

“打死我,我也不可能出卖帮我忙的朋友。你就放心吧!太谢谢了。你不知道,我他妈的被姓翟的玩得好惨呐!不出这口气,我死都闭不上眼。”

…………

有个小伙子不知何时凑了过来,低声问:“老板,要耍耍嘛?刚来的小妞,漂亮着呢。”

厉海明轻声问了问:“老卢,进去舒坦舒坦?”

卢麟摇摇手,对着他的耳朵低声:“不玩。太脏了。我有几个相好的。你要去就去吧。我在这睡会儿。”

厉胖子想起前几天刘科数落自己的那几句话,心头直泛酸。于是,他哈哈一笑转头説:“今天不玩了。下次再説。”

小伙子不甘心,又説:“老板,人生在世就是图个快活,出来了就开开心嘛……”

“好了。你别多説了。不知道我性功能障碍呀?故意在这儿气我,是不?!”厉海明假装生气的样子。

小伙子一听,强憋着笑,立刻转身离开了。

…………

峪市。海韵别墅区。欧式小别墅。

二楼小客厅。

翟士伟让小于送他回别墅拿一份重要的文件。今晚,他仍要赶回市区。他在南区的旭东路,又给三奶嫣红搞了一套复式房。三奶刚回了龚县。

今晚,他约了集团里的一个情妇去那里搞搞。这个情妇的老公去杭苏市开会去了……

就在翟士伟装好文件、拿起西装,准备下楼的时候,他的表弟打来电话:“哥,告诉你个不太好的消息,这两天厉胖子在集团里到处打听嫣红的事儿。这件事他怎么知道的?”

“他娘的!这个混蛋!不守信用!”翟士伟火得头发都竖了起来:“我尽快搞到他的证据,你安排个妥当的人,给他捅到检院反贪局那里去。要实名举报,明白吧?!我再让他耍我,找死!”

…………

翟士伟挂上电话,冲楼下高喊:“小于!赶快上来!”

小于手里握着一卷报纸,跑了上来。

“小于,上次你説你的一个老同学是斯特犹尔公司的会计科长,我让你向他打听的事情,你问了吗?”翟士伟急切地问。

“是呀。问了。你再没提这事儿,我也就没跟您汇报。”

“混帐!我没再提,你就不能主动的跟我説了?你脖子上顶着个猪头啊?!”翟士伟把他手中的报纸一把夺过来,几下子撕得粉碎,又甩到小于的脸上……

等翟士伟平静下来。

小于摸着麻痛的脸説:“翟、翟总,对不起,是我错了。我同学説,他们公司这次给了厉胖子十万美元,后天就到帐了。是在华海路的建行分理处……”

翟士伟阴着脸:“消息可靠吗?”

“非常可靠!我让他把账号都提供过来了。”

“还不快给我!”

…………

小于微颤着手,从上衣的内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条地给了翟士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