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都市情色游戏 > 第二十五章全文阅读

第二十五章

峪市。北区。

港务宿舍楼。101户

翟士伟让司机小于把车停在楼边。他独自走进了一楼的101户。已经好久没来看望自己的父亲了。翟士伟的母亲早已去世,父亲脑血栓瘫在床上。他雇了一个保姆照顾父亲。

一年多了,他只来看望过两次。

今天,他心里涌上了一股説不出的滋味。严老大出国了,这次虽然没有交待给他全权处理集团事务。但是,他认为自己把一切都做得很好了,登上启天集团老总的座位指日可待。可又不知为什么,总有种被一团失落的云雾笼罩着的感觉。从集团出来,本想回海韵别墅的,不知怎么,忽然,心血来潮的让小于把车开到了这里。

连他自己也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儿。以前,他总埋怨自己的父亲是个累赘,心里真巴不得他快点儿over了!

那个体态臃肿的保姆正在看电视。见他进来连忙站起身呲牙笑笑。

翟士伟走到床前,父亲正呆呆地望着天花板,歪斜的嘴角流着口水……

他闻倒了一股臭味,掀开被子,发现老人的下身长了许多褥疮。他把那个保姆劈头盖脸地臭骂了一顿。

他突发奇想,决定亲手给父亲洗个澡。保姆到洗手间弄好了洗澡水……

这是破天荒的第一次,翟士伟竟给老人亲手洗了个澡……

洗完澡。

老人被抬回床上,表情依然呆滞。但翟士伟却看到了老人眼里,那一丝闪动着慈爱的目光。

“爹!我应该常来看你。我早该来给你洗澡。你儿子我真不是个东西!”翟士伟脱口説出了这句话。

…………

峪市。市公安局。

会议室。

从鲁县风尘仆仆赶回来的刘科,摸着自己胡子拉碴的下巴望着王处。

“老刘,你们辛苦了。”王处也刚从警队回来:“我已经让丁科他们传讯了嫣红。正在审问。快説説你那边的情况。”

刘科把去翟士伟老家鲁县的经过汇报了一下。

这次去鲁县印证了刘科的猜测,鲁县是果品之乡,在鲁县公安局的协助下,从翟士伟的亲戚中,调查出了拥有三个果园的果农翟复生。他是翟士伟的堂叔,家里的确存有剧毒农药。

这种剧毒农药早就被国家有关部门严令禁用。翟复生是违法私自配制这种农药的,因为这种农药毒性大,杀果虫比较彻底。

根据翟复生的交待,从他家里搜出了配置这种剧毒农药的一个重要化学成分XTU。这种化学成分毒性很强,能通过非食形式,对接触到的人的身体产生隐秘作用……(此处删去32字)。仅用两滴就能致人于死地。

由于,受害者往往是两天后死亡,症状又酷似突发性心肌梗塞。所以,那些一般条件的医院不容易查出。

翟复生还交待了,不久前,翟士伟曾经来过鲁县,并要走了一小针管的XTU。自称是给自己别墅的小花园里的几棵果树用的。

广个告,【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竟然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我们从嫣红那里得知,柱子在死前曾到翟士伟那里喝过酒。那天深夜,是翟士伟的表弟将烂醉的柱子送回嫣红的住处的。第二天下午,柱子乘火车回了龚县田村。第三天凌晨,就突然生命垂危了,送到县医院没有抢救过来。县医院由于医疗条件水平的限制,没有查出疑点。最后,诊断为突发性心肌梗塞。”刘科吸着烟慢慢説着。

王处皱了皱眉头:“那么説,很可能,翟士伟和表弟是趁柱子喝醉后下的毒手?”

刘科点点头:“柱子曾因盗窃罪入狱三年,在狱中结识了飞蝎。后来,飞蝎越狱逃脱。翟士伟通过柱子重金雇用了飞蝎刺杀严一峻。结果,严一峻命大没死。贪财的柱子就顺理成章的扣住了佣金的另一半。而‘飞蝎’没有按预先安排的那样把严一峻的金表交给柱子,将金表卖给了‘黑子’。翟士伟见为制造抢劫杀人假象用的金表没追回来,担心暴露,就责备柱子太贪心,命令他赶快把另一半佣金赶快付给飞蝎,条件是必须追回那块金表。”

小成冲了一杯咖啡端给刘科。

他接过来喝了一口。继续説:“我们击毙‘飞蝎’以后,您让黄副处长对媒体发了个假消息,説嫌犯已经被抢救过来。翟士伟得知了这个事情后很慌张。不过,他很明白只要除掉柱子,自己就彻底安全了,这一点那盘录音带可以证实。所以,他使用XTU将柱子干掉。给人的假象是柱子突发心肌梗塞而亡的。他的手段很阴毒!”

王处听到这里,不停地点着头。

刘科深知翟士伟的狡猾和精细,他是不会留下那一小针管XTU的,从搜取物证入手几乎不太可能。所以,他建议先抓翟士伟的表弟,从他身上打开突破口。

王处思索了一下,马上部署了一科的人去抓翟士伟的表弟。并让丁科带领二科的人立即监视翟士伟。

…………

峪市。检察院。

反贪局局长办公室。

反贪局的几位领导正坐在办公室,盯着监视屏。

监视屏里,厉海明坐在审讯室里的一张破旧的木椅上,向前探着圆脑袋瓜,有些激动地説:“我的事情我都已经交待了。今天,我、我要揭发!我知道揭发是有立功表现的。其实,我早就想举报,只是还没来得及,就先被人家给举报了。”

检察人员点点头:“当然可以揭发。你想揭发谁?”

厉海明从外套的内衣角里,翻出一张叠得很小的纸块,站起身递到了办案人员的手里:“我们启天集团的另一个副总翟士伟,他利用手中掌管集团房地产的权利,跟他表弟一起,把集团的房产以极低的价格倒给他们在外面私设的公司。然后,再以市场价倒卖出去,从中牟利几百万。这是他们隐藏赃款的银行账号。他是以他的表弟媳狄冉凤的名义开的户头。前几天,翟士伟还亲自去这家银行取过五十万元呢。银行那里有他去取钱时候的录像带……”

一位年纪较大的检察人员打开那个小纸团,在桌面上展平,看了看。然后,迅速起身出了审讯室……

这个纸条很快被送到了正在反贪局办公室里的那几位领导手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