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网游小说 > 侯府小哑女 > 第1049章 番外(终)全文阅读

第1049章 番外(终)

下山的过程很不太平。

因为……

太上皇燕守战时不时要搞出点幺蛾子。

一会肚子疼,一会坐马车坐累了,一会饭食不合口味……

全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就是能耽误时间。

拖拖拉拉,走了两天还没回到建州城。

管事着急啊!

眼看三日之期就要到了,太上皇要是不出现,燕圣人自然不会对太上皇如何,但一定会收拾他们这群伺候的人。

真真是,想想都觉着很心酸。

格外心酸。

管事好话歹话说尽,也不能让太上皇改变心意。

咬咬牙,干脆说道:“不如今日别赶路,就歇在驿站。明儿燕圣人见不到太上皇,自会找过来。到时候,见了面,再好好说道说道。“

燕守战啧啧数声。

他指着管事,说道:“你的心肠太坏了,你这是谋害老夫啊!”

管事嘤嘤嘤,他也是被逼无奈啊!

燕守战长叹一声,“罢了,罢了,老夫何必同你计较。”

管事一听,顿时高兴起来。

“太上皇的意思是继续赶路,不住驿站?”

燕守战挥挥手,赶路,赶路!

大中午的,住什么驿站。

有那时间,都到了建州城。

今晚上就回府,他要吃椒麻鸡,要吃片皮鸭。

杀好的鸡,一定要用稻草熏一熏,就会显得特别香。饭都能多吃两碗。

……

父女见面,气氛并没有想象中的剑拔弩张。

相反,双方都很冷静克制。

燕云歌端着一杯茶,暖手。

她瞧着一直不说话的渣爹,轻声一笑。

“恭喜父亲!也不知这一胎是男孩还是女孩。”

燕守战尴尬得要死。

闺女要是骂他一句老不修,他反而能坦然接受。

听着‘恭喜’二字,就觉着脸颊发烫,不好意思啊!

这么大的年纪,还能有孩子,或许放在别人身上是一件喜事。

但是对于历经风雨,参与历史,子女众多,且闺女还做了皇帝的他来说,真算不上喜事。

当然,也算不上麻烦。

就是……

不该这样!

若是回到几个月前,一切恢复原状,那才是最好的状态。

他轻咳一声,“事已至此,老夫说什么都像是狡辩。你说怎么办吧。”

燕云歌面无表情,“那位歌姬,我见过了。肚子已经很大,下个月就该生了吧。如今,除了等她将孩子生下来,难道还有第二条路可走吗?

偌大的燕家,还没小气到容不下一个怀孕的歌姬。至于我,除却一开始的厌烦外,如今已是无所谓。”

“那今日会面,目的是?”

燕云歌笑了笑,“歌姬的身份,过往行踪,想必父亲已经调查清楚。如此说来,歌姬肚子里的孩子,身份上应该没有疑问。我也希望不存在身份疑问。孩子出生后,敢问父亲如何安排?”

“还要如何安排,不就是添一双筷子的事情。”

燕守战说得很轻松。

燕云歌笑而不语。

燕守战就开始有点心虚。

他左顾右盼,最后一巴掌拍着大腿,“老夫早就想好了,估摸着孩子还没成年,老夫已经不在人世。

无论是男孩女孩,以后就住在建州城,不回幽州,不去京城。就算老夫人不在了,孩子的亲娘还在。

给一笔资产,足够让孩子下半辈子无忧无虑。

老夫也不想给云同添麻烦,都是做爷爷的人,没空照顾刚出生的弟弟或是妹妹。”

燕云歌不置可否。

她只是问道:“后面的事情,都安排好了吗?”

燕守战重重点头,“放心,老夫有分寸。”

呵呵!

真有分寸,就不该这个年纪再搞出一个孩子。

燕云歌放下茶杯,“那就这样吧。我们会在建州城停留一两月,然后启程去江南过年。”

“就这样?你不是来兴师问罪?”

燕守战都惊呆了。

燕云歌笑了,“谁说我是来兴师问罪?歌姬下个月就要生了,难不成我还能将人打杀了吗?我又不是屠夫,更不是侩子手,干不出这种事情。”

燕守战顿时长舒一口气。

谢天谢地啊!

闺女还是明事理的人,没有找他麻烦。

燕云歌低头一笑。

冷静了数日,她也想开了。

任谁,身为子女摊上这种事情,想不开都是折磨自己。

唯有想开,放下,不去关注,不去参与,才是对自己的解脱。

老头子要闹腾,就让他闹腾去吧。

年龄大了,谁知道还能闹腾几年。就让他随心所欲生活,过个潇洒自在的晚年。

渣爹不是那种喜欢守着子女过的人。

他过去留在京城那么多年,主要还是因为母亲萧氏。

母亲萧氏离世,他继续留在京城的理由也没有了。

他天生就喜欢浪迹天涯,不喜欢儿女情长,更不喜欢家长里短。

关心小辈,都是为了打发时间,给自己找点事情干。

母亲萧氏一走,他的心也跟着走了。

所以,他还是离开了京城,跑到陌生的建州城花天酒地,醉生梦死,顺便弄大了歌姬的肚子。

等孩子出生,有他愁的。

老来子,老来子,看他怎么应付。

……

建州城的秋天很美,处处泛黄,看上去漫山遍野金灿灿,美不胜收。

最美的秋天,孩子出生了。

是个漂亮的小姑娘。

太上皇燕守战高兴坏了,咧着嘴哈哈大笑。

“闺女好,闺女好啊!”

他心头的石头落地,幸亏不是个小子。

真要是个小子,也是麻烦。

是给儿孙们添麻烦,给燕家添了位辈分极高的小祖宗,保不准几十年后会出什么幺蛾子。

歌姬见出生的是闺女,很明显是有些失望。

燕守战背着人,叮嘱她,“你得庆幸自己生的是闺女。你要是生了个小子,老夫立时三刻就弄死你。

妄想母凭子贵,坏了燕家如今大好局面,别说你给老夫生一个孩子,就算生十个小子,老夫也一样弄死你。

做人别那么贪心,你有如今造化,已经天大的幸事。

比起那些同为歌姬的人,你自己想想,你现在的处境是不是极好?

老夫也不问你,究竟用了什么办法,偷摸怀上孩子。老夫只希望你守着本分,做人别太贪心。

燕家人从不怕杀人。

即便是老夫亲生的孩子,该杀的时候,没有谁会手软。懂了吗?”

还在月子里头的歌姬,吓得面无血色,心都快跳出来。

一转眼……

太上皇燕守战又放声哈哈大笑,笑得极为开怀。

仿佛之前地威胁,就是一场梦,根本不存在。

但,歌姬牢牢记得他那杀气四溢的眼神。

那一刻,她以为自己要死了,活不了了。

她怕了!

也开始庆幸生的是个闺女。

后来,燕圣人派人给孩子送了礼物,她越发确认这一点。

她在想,如果她生的是个男孩,燕圣人会不会替燕王爷结果他们母子?

应该会吧!

从那以后,歌姬再也不敢有要生个男孩的念头。

……

冬天的时候,燕云歌一行人去了江南。

太上皇燕守战也跟着过去住了两月,直到过完年开春才回到建州城。

江南好风光。

燕云歌有些乐不思蜀,在江南一住就是一两年。

萧元嘉写了无数封信,撒泼打滚,装可怜,啥啥主意都用上了。

两位圣人,这对游山玩水都快忘记亲儿子的两口子,才依依不舍启程南下南疆都护府,去看望那个哭着要糖吃的小儿子萧元嘉。

书友们之前用的小书亭 www.xiaoshuting.org 已经挂了,现在基本上都在用\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

顺便,看望一下多年的老朋友凌长治。

几十年前那盘棋,还没下完。

这回一定要有一个圆满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