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网游小说 > 笑傲江湖之游龙惊凤 > 78、江湖同道全文阅读

78、江湖同道

杨一清冷笑连连却是不说话,看的左冷禅心底发寒。

转首见恒山派根本没有退下来的架势,左冷禅厉声道:“恒山派弟子,还不都退下!”。他是五岳盟主,按照盟约,五岳剑派皆得听他号令。但此时恒山派众人心系令狐冲安慰,竟无一人收剑。

恒山派当着朝廷与群雄的面公然违抗盟主令,叫左冷禅一时下不来台,很是尴尬,心中更恨恒山派不识抬举。

令狐冲原本因震惊薛维与东方不败之事,白白失了先机。‘原来当初在黑木崖上,东方不败一口一声夫君,说得不是吕阳,而是薛纬?!难怪那时见到东方不败好生眼熟,像是在哪里见过!’

令狐冲心中苦笑不已,如今江湖上皆传东方不败已死,即便此刻他高呼眼前此人是东方不败,只怕也没一人相信。

现下恒山派与薛维剑拔弩张,朝廷也掺和进来,令狐冲对扶着他的仪琳道:“仪琳师妹,咱们先都把剑收起来。”

只是他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就听见下面群雄中有人高呼道:“恒山派是要造反了吧!”、“对啊、对啊,连五岳盟主的号令都不听了!”、“我看恒山派今天压根就是来搅局的!”

听到群雄的声讨声,恒山派众人显然有些惊慌失措,不由自主更是将手中的剑柄捏地死死的。

不戒和尚本就粗人,听得台下群雄叫骂,心头就像憋着口怒气,不出不快!满口粗话道:“他妈的,我们就搅局了,又怎么遭?!什么狗屁武林大会!”他声如洪钟,本就洪亮,再加上被人激怒,更是响亮了不少,在场群雄无不听得清清楚楚。

朱厚照与东方不败互视一眼,皆是心中冷笑。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恒山派经不戒和尚这么一吼,只怕连最后的退路都没了。

“狗屁武林大会?!”杨一清死咬住二字,冷嘲道,“本官是不是该以为你们恒山派在公然藐视朝廷,藐视皇上!”他话音越说越重,最后几个字更是咬牙切齿。目光凛冽万分的瞪向左冷禅,令其他四派门人瞬间从头凉到了脚,‘现在必须要撇清关系,否则反受其害!’四派门人不约而同心下均想。

‘令狐冲与恒山派一向不服自己,何不趁此机会将他们一举除掉。’左冷禅心头盘算,脑袋中快速计算着得失,‘可如今自己最大的对手是吕阳与薛纬,若是自己命门人除杀恒山派,势必会两败俱伤,倒时候嵩山派实力受损,自己争夺武林盟主,就是坐上了位置也会不稳!但是,若此时不争取朝廷的好感,盟主的位置恐怕根本不会落在自己头上!’

就在左冷禅左右摇摆,迟疑之际,吕阳抱拳出列对杨一清道:“我武林各派一向遵纪守法,都是爱国之士。然江湖门派林立,也难免会出些不肖之徒,我等正义之士岂能与他同流合污!”说罢扬手一呼,“各武林同道,恒山派自定闲师太辞世,令狐冲接任掌门以来,越来越乌烟瘴气,今日既然敢说出如此大逆不道之言,形同造反。我吕阳提议,将恒山派从江湖上除名!”吕阳口才了得,左饶右转,竟将不戒刚刚的无心之言,叩了顶‘造反’的大帽子。

此言一出,群雄见无论真心还是假意,登时一呼百应,吕阳声势一瞬间暴涨数倍。恒山派众人又急又气,令狐冲几次运气开口,终是因刚刚被朱厚照打成内伤,无法聚气凝神。

左冷禅见吕阳得势,哪肯让他得了风头,赶紧跳出来拱手道:“在下身为五岳盟主,却是约束门人不利,还请杨大人给在下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

五岳联盟其实内部结构松散,各派皆有掌门管理,每逢各派会面,也是以师兄弟相称。左冷禅此时说他约束门人不利,倒是明显自抬身份,好似五岳剑派合并为一,其他几派掌门的身份白白都比他矮了一截。但此时现场已经难以控制,其他三派掌门心下虽对他的说法不满,倒也一时无话。

“好!”杨一清冷冷道,“那本官就见识下左掌门的魄力吧!”

杨一清神色莫测,左冷禅也没心思计较,转首对群雄朗声道:“今日五岳剑派出现了恒山派这种不肖之徒,无君无父,我左冷禅痛心疾首,左某既然身为五岳盟主,就当清理门户!”他这话说的极有深意,死死扣住五岳剑派,便是把其他三派都绕了进去。

www.huanyuanshenqi.com

他这一声吼,嵩山派弟子立即响应,前仆后继飞身上比武台,瞬间与恒山弟子缠斗起来。其他三派也都有弟子劝着掌门道:“师傅,若是我们不出手,必会被朝廷打成乱党的。”、“是啊,恒山派辱骂皇上亲自批准的武林大会,形同辱骂皇上,罪在不赦,我们犯不着被他们搅进去!”。

吕阳的语言陷阱何其险恶,三大掌门如何不知。只是事到如今,似乎已无斡旋余地。天门道人与莫大先生一看,这说话的弟子都是自己最得意的徒弟,一时心中动摇,前思后想,最后默默点了点头。他们虽然不忍看恒山派灭门,但事关自己门派死生存亡,也由不得自己了。

其他三派都派弟子参与绞杀,宁中则焦急地看向岳不群,令狐冲虽被他们赶出师门,但自己跟他亲若母子,这怎叫她下的了手?!

岳不群垂着眼帘,谁也看不清他如今的神色,阴翳的眼神一闪而过,半响他抬起头来,叹息道:“华山众弟子听令!帮助其他三派师兄弟除去叛逆!”

听到爹爹竟然要杀令狐冲,岳灵珊顿时满眼泪水道:“爹爹,那可是大师兄啊!”

她话音刚落,“啪”的一声,岳不群一巴掌重重打在她脸上,狠狠道:“什么‘大师兄’,令狐冲早已被我华山派逐出门墙,如今他反叛谋逆,你想将我整个华山派都搭进去吗?!”

岳灵珊见爹爹说的如此严重,一时憋着嘴巴,呜咽不语。宁中则则知道,这话是丈夫在说给自己听。如果华山派此时不撇清关系,只怕事后会被朝廷迁怒。

岳不群一视各弟子,怒道:“众弟子,随我来!”

方生本对令狐冲心有好感,此时见他被四派围攻,急得直拿眼看着住持师兄方证,只盼他命自己上前帮忙。但方证手滑动着佛珠,却是不置一词。

一旁的武当掌门冲虚也不由得奇怪,这明显的武林自相残杀,为何少林不出来住持公道?!冲虚与方证多年的知己好友,他当热明白好友如此行事,必会有他的道理。就在刚才,方证还不着痕迹地拦住自己,让他不要参与。

方证默默念诵着佛经,别人不知,他却是心中亮堂,恒山派得罪的可是皇帝,当今的圣天子!仅仅这一条,恒山派的灭门之祸,已经上天注定了!

桃谷六仙在台下急得上蹿下跳,桃根仙道:“咱们到底帮不帮忙啊?!”

桃实仙最为胆小,有些害怕道:“令狐冲与薛纬交恶,我们帮他会不会~~~~~”

“但令狐冲是我们朋友,我们桃谷六仙乃英雄好汉,为朋友两面插刀又有何不对?!”桃叶仙反驳道。

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似地,其他几人登时叫道:“对,若是连朋友都不帮,就是姓薛的不说,我们也成了‘乌龟~~~~什么蛋了!’”六人一合计完,顿时也飞身上台,掺和进去。

令狐冲怎么也不敢相信,最后一剑刺入自己心窝的,竟然是自己崇拜多年的师傅。“师~~~傅~~~~”此刻他已经毫无力气地跌倒在血泊中,浑身抽搐。

岳不群一副悲天悯人地神色道:“我岳某此生最恨,就是养出了你这么个不忠不孝的东西!”

岳不群后来又说了些什么,令狐冲已经听不清楚了,他只听见一声又一声恒山派弟子凄惨的叫声,他看到仪琳正不顾生死的向自己这边扑过来,他看到小师妹在台下掩面哭泣。

‘我令狐冲在死前还能惹得你流泪,今生无憾!’默默望向另一边地任盈盈,她已经在混乱中被日月神教的人杀死。‘盈盈,我这就下来陪了你!’

打斗一开始,朱厚照便拉着东方不败退到一边看戏。桃谷六仙突然冲去帮令狐冲,倒是出乎朱厚照预料,不过仅凭六人,根本改变不了什么。

冷冷看着这五岳剑派自相残杀,面对这些虚伪的江湖人,朱厚照突然有一种想将他们全部都毁灭掉的冲动,但他很快抑制住自己,武术是中华的瑰宝,作为一个中国人,自己有义务将它完整的保留下来,而不是让后代仅仅只能通过历史文字来探寻武学的奥秘。

东方不败唇角勾起一抹冷笑,看向朱厚照时,眼神像是在说:‘是你的人干的吧?!’

其实当初日月神教残杀锦衣卫安插在各派的细作,并没有伤害到安排在各派的精英人群,这些人进入了各派的高层,成为了在本派说话极有分量的人物,就连刚才游说天门、莫大出手的弟子都是朱厚照的人。

朱厚照淡淡一笑,算是默认。当这场屠杀终于告一段落,朱厚照抱拳对在场所有的群雄道:“薛某此次来其实只为报仇,并无意争夺武林盟主之位。盟主之位意义重大,当由德行兼备之人担当,再此,在下愿意退出角逐。”说着又向杨一清等人一揖。

杨一清哪敢接受皇帝揖身,赶紧站起,错开方向道:“本次角逐,意在公平、公证与自愿,既然逍遥派掌门自动退出,那么盟主之位将在吕阳与左冷禅之间选出!”

后面的角逐已经跟自己无关,朱厚照也没兴趣再看下去。默默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岳灵珊突然有一种直觉,这将是自己与他们的最后一次见面。

吕阳最后夺得武林盟主的消息,还是朱厚照从杨一清的奏折中知道的,他笑着对东方不败道:“只希望吕阳能让这乌烟瘴气的武林门派整顿一新,扬我中华武术神彩!”

东方不败笃定道:“吕阳有将帅之才,他能够做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