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三千六百五十九章 总有刁民背后中伤我!全文阅读

第三千六百五十九章 总有刁民背后中伤我!

****************************************************************************************

“言归正传,第二个变数就是我们教廷山,对吧。”

“没错,相比第一个变数,我觉得深渊魔神只要没有疯,一定会优先考虑用教廷山做点文章,而不是和七巨头合作。”

“可是它们现在没动静,不像要去找教廷山的样子啊。”我百思不得其解,忽然想到一种可能性:“会不会其实来了三头深渊魔神,其中一头隐藏起来去找教廷山了。”

“如果对方能一口气来三头,那七巨头该坐不住了,三魔神姑且不论,四魔王的话,三头深渊魔神已经足以威胁到实力较弱的安达利尔和督瑞尔了。”

乌格尔摇起了头:“而且最多只能允许两头深渊魔神短暂停留,这是泰瑞尔首领推算出来的结论,我不认为深渊魔神能够超脱泰瑞尔首领的认知,哪怕它们耍什么阴谋诡计。”

“比如说和贝利尔合作?”

“如果有贝利尔加入,确实有超出泰瑞尔首领的预料,但正如我刚才所说,深渊魔神只要没疯,就不会想着和七巨头与虎谋皮,关于教廷山的五年保护期,这种并非秘密的消息,它们不可能不清楚,就更不会选择和七巨头合作了。”

“但是还有一种可能性,就是七巨头对付你,深渊魔神对付我,不是可以完美绕过游戏规则?正好可以一箭双雕,如果真能实现,七巨头和深渊魔神到也不是没有合作的可能性。”

“没想到你还能想到这一点,看来之前的传闻有误。”

那可不是么,铁定有误了,我只不过是看起来傻而已,又不是真傻,就算真傻,关键时候也不会犯傻。

不,等等,问题不在这吧,乌格尔老大你快点告诉我,你听到的是什么传闻了?哪里传出来的?!我拆了它!

“是有这种可能性,不过督瑞尔首领也预料到了,所以除了瞬间传送离开的道具以外,还给了我其他底牌,确保不会因为四魔王的加入而乱掉阵脚。”

“为什么是四魔王,三魔神也有可能吧。”

“三魔神来了更好,届时泰瑞尔首领也能顺势介入。”

哦,好像还真是这样,五爷专业怼三魔神一万年呢,不过我还是不死心:“就算是四魔王来了也够呛吧。”

“贝利尔喜欢幕后操纵一切,万年来从未走出前台,不可能会为我这样一个【小小】的天使就打破原则,可以忽略不计,原罪魔王的话……比较特殊,我们有理由相信它也不会加入到这场乱战当中,只剩下安达利尔和督瑞尔,准确来说,最有可能插一脚的只有安达利尔一个。”

“为什么原罪魔王会比较特殊,你了解它吗?”听到小师妹,我心里一紧,忍不住问道。

“我知道的并不会比你知道的多多少,只知道它很可能并非十罪的继承者,或许和原罪之海有关联。”

“嗨,你们消息不是最灵通的么,怎么不好好搞懂原罪魔王的身份。”

“只要不主动燥热它,它的威胁不大,泰瑞尔首领是这么说的。”

“……”我忍不住嘴角抽了抽,可不是么,小师妹的零之魔王不是白叫的,到是怼自家的怪物很上心。

“其他底牌是什么?”

五爷到是没卖关子,直接了当的掏出一个看起来平平无奇的光球。

“这是啥?”我好奇的想伸手戳一戳,感觉又是神器的样子,就是不知道有什么功能。

“没啥,就是蕴含了泰瑞尔首领的普通一拳威力的封印道具。”

距离光球只有一厘米的手指顿时僵住,然后逃窜似的缩回去:“你怎么不早说。”

我惊魂未定,万一不小心触发了该怎么办?就算五爷想当光头,我也不想当怪人啊!

乌格尔忍不住笑了起来:“放心吧,没那么容易触发,一旦安达利尔插手,这张底牌就用得上了,虽然无法灭杀对方,但让对方受伤,短时间内无法卷土重来却没有丝毫问题。”

“万一被躲开了呢?”我想到牛头的鬼畜身法。

“这一拳,包含着泰瑞尔首领的意志,就算是三魔神也只能硬接,躲不了。”这一次,乌格尔语气认真,一字一句,自信无比。

“既然如此干嘛不搞个认真一拳,干脆把安达利尔之流干掉算了?”我忽然想到了摸鱼的好办法。

“首先,这样的一次性神器道具,制作艰难,就算是我们也不多,其次。”仿佛早料到我会这么说一样,乌格尔含笑比出了两个手指头。

“它最多就只能容下那么大的威力了。”

啧,果然没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我就知道了。

“既然有这样的底牌,那我们干脆用来对付巴罗格魔神好了,伤了它不就结束了么?”

“吴凡长老……”

乌格尔的眼神渐渐幽怨:“神器来之不易,您能帮我们省一省么?”

这时候,我多想财大气粗的拍打胸膛:“不用省,我买了。”

贫穷,使我留下辛勤的泪水,好吧,不就是多扛几天么,我这不是担心出变数么?

“而且,你就不好奇蜘蛛和牛头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我不想好奇。”我拨浪鼓的摇着头:“不是不好奇,只是比起教廷山,比起大家的安危,这点好奇实在算不了什么。”

“看来是我误会你了,在大是大非面前,吴凡长老的行事风格却是稳重无比。”乌格尔再次感叹。

“乌格尔大人,你能跟我说说,你是从哪里,从谁口中听来这些消息的吗?”我眼神幽幽,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哪怕是绿林酒吧也能拆给你看。

“艾德鲁那,听说了不少有关于你的事迹,他可是我们天堂有名的八卦。”乌格尔卖友求荣也是溜的很,都不带喘口气,犹豫一下,然而听到这个名字,我愣了愣,差点哇一声哭出来。

惹不起,拆不起,我还能怎么办?

我只能欺负你家孙女了,反正这些事迹也是那抖m天使告诉你的吧,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桀桀桀桀!

“咳咳,言归正传。”

“我也觉得老是跑题不大好。”乌格尔点点头,但看他的意思,是想把跑题的锅都扣到我头上?没等我抗议,他就一本正经的分析起来。

“回到刚才的话题,我背后站着天堂,身上不可能没有底牌,相信这一点和我们纠缠了数万年的深渊魔神心里更加清楚,所以我还是倾向于它们会打教廷山的主意,而不是和七巨头合作。”

“但至今为止它们毫无动静。”

“我也觉得奇怪,这肯定有什么阴谋在这里。”

“你确认蜘蛛魔神真的没有利用它的能力悄悄去找教廷山?”

“它的八条腿不是还在这吗?”

“你说,它的腿能分裂出来,那其他部位呢?”原本只是开个玩笑活跃一下气氛,没想到乌格尔的脸色陡然一变。

“糟了,或许有这种可能性,我和蜘蛛打交道了好几千年,只见过它把八条腿分裂出来,久而久之形成惯性思维,从未想过它还能不能分裂其他部分,或者有其他搜索的能力从未展现出来过,或许我们正是疏忽了这一点!”

“现在想到了也不迟,也不迟,虽然我没法联系上教廷山,但能感觉到教廷山现在还安然无恙,没有被它们找到,来得及想对策。”我表面镇定,心里开始慌得一笔。

然后,我和乌格尔大眼瞪小眼。

“乌格尔大人,你到是想个办法啊。”我终于忍不住开口,求大佬大发神威。

“你就不能想办法?”

“我笨啊,酒吧里人人都这么说!”

这一手镇住了乌格尔,他完全没想到我堂堂一个四翼强者竟然如此无节操,看来艾德鲁告诉他的还不够多,哼哼哼。

或许我不是魔神里面最笨的一个,但我绝对是魔神里面最无节操的一个,事情就是酱紫。

“说实话,我也没办法。”震惊过后,乌格尔无奈说道。

“我们只能眼睁睁看着蜘蛛魔神找到教廷山?”

“要不……你分裂点什么去阻止它?”

“真没办法?”其实我还真会魔法分身来着,再不济还能把乌鸦召唤回来,但是你确定这样做有用?

乌格尔给出了答案:“真没办法,我们连它到底还隐藏着什么能力,怎么去找教廷山都还不了解,就算你真的能分裂出两个三个,也不知道该怎么阻止它。”

这番话说的有理有据,我无奈的低下头,就算内心再怎么焦急,也无济于事了。

“放心吧,答案很快就会揭晓了。”

“怎么,乌格尔大人你想到办法了。”我眼前一亮。

“不,我的意思是说,蜘蛛和牛头的回归日期不会远了,如果它们不想无功而返,白来一趟,那么这两天就该有所动作了,到时候它们打的什么算盘,自然会一清二楚。”

嗨,那种时候黄花菜估计都凉了,我还以为大佬临场发挥,想到了什么好办法。

或许是和我一起久了,沾染上了乌鸦嘴属性,紧接下来的第二天,果然如乌格尔所料,意外发生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