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网游小说 > 库洛牌的魔法使 > 九百九十九章 子夜修行-捷径(上)全文阅读

九百九十九章 子夜修行-捷径(上)

仍旧是无限开阔的演武场,上空不知多少浮岛的子夜幻境。

轰——!

魔能量庞大的让人惊颤,一道雷光一瞬穿过战场,能把事物直接化成灰烬,这换成A级也不一定能挡下的强大,

在‘誓言’锁定下,横跨上千米轰然撞上一张符纸!

符纸湮灭瞬间,符纹凭空放大,仿佛被这一击充能般笔画亮起,

然后竟然将这一击径直的反射了回去!

但是放出了这一击的漆黑身影并没有意外,他抬手直接上百米冰川,在雷光回射的路径上炸开,

砰——!!

数以吨计的沉重冰块直接被击穿炸开,漫天冰尘碎屑飘扬扩散!

抓住庞大魔能逸散混乱冲散双方感知,对方可能来不及反应的瞬间,

借由高空【幻牌】遮掩的夜鸦之眼,黑眸锁定方位,身形压低蓄力,【驱牌】在凹槽直接亮起,

夜器解放!喧嚣黑影一刹那呼啸冲出庞大冰尘,出现在守夜人幻影之上!

长度超过五米的银白长枪双手横握扬起,雷、波、冻、砂...将近十张牌的力量全数在凹槽内激活,

各种能力威能交织成光芒澎湃,朝着下方面容不清的老者砸去!

数万魔能下这一击势如开山裂地!

但是抬起被朦胧遮掩的面容,那名老者不闪不避,早就在他身边的符咒激活,几十张符纸纷飞的声音哗啦作响,

然后一个古体的‘镇’字从地面显现,

一股山岳般的压力怦然压下!!!

半空握着巨大银枪砸下的漆黑身影,动作瞬间就是一滞,但是他右眼灿金亮起,眼眶灼热中分析出伏击来源,

插一句,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心神已经快不足以再多控制能力,但他还是略微咬牙的攥紧枪柄,

一张凹槽中当做最终手段的空白卡牌亮起!

双手拎着幕布,浑身黑白格小丑服装的女性图案出现!

四周纷飞的符纸顿时不合理的消失,山岳般的压力不见,伏击解决,他顿时催动自己最强的一击,

弓身夭矫的月神狩猎解放出现,【击牌】化作箭矢,竭尽全力的拉开更多副弦射出能力凝聚一箭,

然后老者的身形化作一堆符纸。

诶!!???

黑眸在半秒间愕然睁大,接着随机心里冒出强烈的预警,但因为这短短的本能惊讶,

已经来不及了。

老者身躯飞散的符纸全数亮起,他之前用过的所有符咒,冰火风雷还有镇压、封印、召灵等等奇异能力全部重现,

像是符纸纷飞的风暴里,被种种力量压的动弹不得,

握着月神狩猎的方然只好无奈叹气的抬头仰望,看到那位守夜人夹着最后一张符咒,总感觉带着一股揶揄的苍笑,凛然开口:

“妖灵丧胆,精怪亡形!”

然后眼前一白,被秒回幻境入口。

视野恢复的看着眼前已经恢复原状,一望无际的演武场,这次没再迈出挑战的脚步,

方然看了一眼时间,虽然距离平时结束还有点时间,但也不够再‘讨教’一次了,他轻轻呼出了口气,

算了,今天就到这吧...

...

...

没到卯时,后夜的夜风宁静,

提前离开幻境所以可以晚一点睡,方然坐在他那栋小楼的屋顶,苍檐月夜,这一幕古朴玄幻美的像是仙家画卷。

来到子夜已经十多天了,从来的时候是十一月下旬,现在外面应该是十二月初了,

说实话,方然还真没想到自己会待这么多天。

只想着和守夜人长辈打个招呼以及致歉的他,根本没有想到会遇上天工与导师的‘命运’重铸计划和千面带他去的子夜幻境,

根本没想到,自己解决‘无限’负荷,和获得更高层次能力手段的契机,

竟然都在子夜。

只不过比起前者,‘命运’在天工与导师的协力下一切顺利,他每晚幻境之内的锻炼进展稍有困难...

抬起手拿出月神狩猎,方然看着自己这件华美异常的夜器,

它强大、强力、但难以掌控。

在来到子夜之前,对A级上位层面的战斗,方然几乎如同一张白纸一样一无所知,虽然通过‘挨揍’他现在了解了多少也还是个未知数,

但至少有一点很明确,

那就是一般的‘简单手段’对A级上位是没用的。

对一个能力甩出去动辄上百米范围的参加者而言,你想偷摸钉住人家的影子什么的,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在尝试这么干了一次,被幻境里的千面一通连招打得晕头转向后,

方然对这一点有了极其深刻的体会。

并越来越觉得当初在北极极夜,对还要超过A级上位这个层次的那位女王,打算用【雷牌】殊死一搏的自己,

简直就是一个把初生牛犊不怕虎体现到极致的新生代智障...

当然,方然最后还是找到个理由安慰自己,

当时他快不行了,脑子有点不太好使也是正常。

总之单纯激活能力,哪怕这一击的魔能量投入的再多,对A级上位的威胁也有限,有的甚至就没有,

简单的手段也就意味着,对方能轻而易举的找到应对或者躲开的方法,

换言之,想和A级上位一战,你必须要有他们无法轻易化解的力量。

而方然的这个力量,就是他此刻手上的月神狩猎,

模拟场景最后,勒瑰恩透过以太精灵帮他解放出了这件夜器最强大的形态,让方然有了可以发挥出‘无限’力量的手段。

原本他想着通过子夜幻境的特性,慢慢掌握那份力量,最终依靠自己拉开月神狩猎解放后的十二重弓弦,

但可能因为终究是看来的他人经验,

哪怕那个力量当时是诞生于自己身上,哪怕记住了当时每一处的魔能运转,

方然也没法像是当时一样再度拉开全部的弓弦。

他现在最多拉开三根副弦,

还是在子夜幻境不需要考虑负荷,并且屏息凝神的情况下,换成实战,就基本只能靠魔能量强行具现出一根,

而且还极有可能因为用出不熟悉的能力,被对手抓住破绽。

这里方然觉得自己必须要再吐槽一下,

幻境中实力全开的守夜人们实在是强的离谱,光是强也就算了,一个个的能力又都很变态,

不提今晚这位使用符咒、心机得一匹的前辈,即使看起来最不长于战斗的那位女性长辈,那个丹药的能力也让方然吃了不小的苦头。

“唉....原本还想至少摸到门路的...”

坐在如同仙山宗门的屋檐月下,方然看着手上的月神狩猎自言自语,然后将它收起,

子夜幻境确实神奇,和A级上位不断交手的经验让他受益匪浅,在战斗中的各个方面飞快成熟,

但最关键的‘磨炼更高层次力量’却收效甚微。

方然没指望达到勒瑰恩那种水平,他只希望能借着子夜幻境,让自己在解除负荷时,能不借助他人力量的射出那样一箭,

出于直觉,或者是一股紧迫感...

“果然别人至少十几年的程度,没有捷径可走的么...”

最后这么感叹一声,方然仰望着子夜高悬的明月,甩了下头,决定不再去想的睡觉,

他明天还要帮天工前辈放大一批铸造模具。

但是就在这时...

“呀,少年,还没睡么?”

眨眨眼愣住的闻声转头,方然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她穿着清雅的云白衣袖,间缀着精美异常的华盛红锦,

仿佛天作之合。

“又见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