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次元小说 > 这就是爱情公寓 > 第七十章丶标题娘度假去了!!本章过渡!全文阅读

第七十章丶标题娘度假去了!!本章过渡!

“马上派对就开始了,你们参不参加?”子乔将关谷糊弄过去,看看时间,看向天逸和芽芽。

“唔……”芽芽双手抱胸,看了看天逸。

“算了……就不打搅你泡小妹妹了。”天逸微笑着将芽芽揽进怀里,揉了揉芽芽的头发。

“……”子乔愣住了,“你们不会要去告诉他们吧?”

“如果你没有处理好的话……”天逸想了想,认真地点了下头,“我会站在正义的角度给予你制裁的!”

“诶??”缩在天逸怀里的芽芽听到了天逸的回答,瞪大了双眼,盯着天逸。

“嘿嘿……”天逸尴尬一笑,将芽芽抱得更紧了。

“我想去买新游戏……”芽芽倚在天逸怀里,脸上带着一丝甜美的笑容。

“请问,今天的‘终极飞行棋派对’是在这里举行吗?”一个软软的略显羞涩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天逸和芽芽扭头看向门外。

“……”一位身着超短裙白色短袖的女孩,有些拘谨地站在门口。

“啊!jinx!”子乔朝着门口挥手示意了一下,“我在这儿!”

“小布!”jinx快步走进3602,搂抱住了子乔的手臂。

“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女朋友,jinx。”子乔一改刚刚的气场,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冠,冲着天逸二人温柔一笑,“是附近艺术学院刚刚实习的美术老师。”

“!!”芽芽瞅了瞅这位看起来刚刚大一的小妹妹,带着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看向子乔,“你……确定这是实习的美术老师……不是刚刚升学的小妹妹?”

“当然不是……”子乔义正辞严地摆出了事实,“我怎么可能会对那些未成年的小屁孩感兴趣?严格算起来……jinx比你大了近一岁呢好吧?”

“是吗?”芽芽微微皱眉,“可是她看起来比我小诶!子乔你……真的对少女或者萝莉之类的无感吗?”

“拜托!”子乔摇摇头,“你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能不能对比一下你自己的外貌特征?”

“我觉得我长得很成熟啊……”芽芽微微一愣,有些弱弱地解释道。

“成熟?”子乔冷哼一声,“你穿个高中校服都能去高三听课了,你和我讲成熟?”

“……”芽芽被子乔噎了一口,随后想了想,开始反击,“那我上次刚来找天逸的时候,你为啥要找我搭讪啊?”

“嗯嗯?”jinx听到芽芽不屑地声音,一脸怪异地看向子乔。

“……”子乔讪笑了一下,朝着天逸使着眼色。

【“对手的火力越来越强了!”身着迷彩服的子乔瘫倒在掩护上,无数子弹从头顶飞过,子乔掏出呼叫机,“请求总部火力支援!”】

“唉……”天逸长叹一口气,“对了……你们刚刚说……什么派对?”

“终极飞行棋派对!”子乔听了天逸的话眼睛一亮,一边重复着派对的名字,一边从怀里掏出了一盒飞行棋。

“!!”芽芽仿佛看到了天敌,花容失色,立刻站起身来,拉住了天逸的手,一边将天逸往外拉,一边轻声嘀咕道,“又玩这种一点意思都没有的飞行棋,吕子乔太无聊了!”

【“咻~”“轰!!”子乔震惊地看着在敌方阵营里炸开的巨大火花。“滋滋……滋……目标已被我方间谍摧毁……”子乔手里攥着的呼叫机传来了断断续续的消息。】

“拜拜~”子乔抓着飞行棋,冲着二人摆了摆手。

……

……

演唱会散场,

“子乔又骗我!”关谷从体育馆里一脸不忿地走出来,“那个‘离开地球表面’和异世界一点关系都没有!”

www.huanyuanshenqi.com

“行了关谷,你又不是不知道子乔这满嘴跑火车的性子。”小贤拍了拍关谷的肩膀,“你就别生他的气啦。”

“看在他这次生病的份上饶他一命,如果有下次……呵”关谷冷着脸,“我一定让他……切腹自尽!”

“行了,展博,你开我车送他们回去吧。”小贤将夏利的钥匙交到了关谷手里,“虽然小了点,不过五个人还是能塞得下的。”

“那……曾老师你呢??”展博接过了小贤的钥匙疑惑地问道。

“我快到直播时间了,”小贤看了看手表,嗯……还有三个小时,确实快到了不是吗?

“电视台刚好有车在这儿,我待会直接蹭他们的车回电台直播。”小贤解释道,“也不用再麻烦天逸他们再过来接一次了。”

“行吧,你自己注意安全。”一菲点点头,率先拉开了夏利的副驾驶门。

“一菲,你这是在……关心我?”小贤脸上带着贱兮兮的笑容问道。

“你别恶心我了!”一菲惊出了一身鸡皮疙瘩。

“嘿嘿嘿嘿……”小贤的贱笑从一旁传来。

……

已经将派对残留物处理好的子乔,瘫倒在沙发上,回味着刚刚派对上jinx兴奋时送给自己的香吻。

“嘿嘿,”子乔脸上露出了一抹奇怪的笑容。

“嗷呜呜……”被几个女孩蹂躏了近俩小时的小狼,生无可恋地趴在小沙发上呜咽着。

“子乔,我们回来了!”关谷推开了3602的门发现了神奇的一幕……

子乔瘫在沙发上,脸上挂着舒爽的怪异笑容。

在另一边的短沙发上,小狼虚落地趴在上面,生无可恋地吐着舌头,呜咽着。

“!!”关谷迈进房间的脚停在半空中,一脸震惊地看着子乔,小声地问向一边同样愣住的美嘉,“子乔以前有……那啥的癖好吗?”

“我怎么知道!”美嘉眨了下眼睛,难道……子乔以前的生理问题都是……咦……

关谷看到美嘉露出了嫌弃的表情,顿时大惊,“真有?!”

“啊?”关谷的声音惊醒了回味的子乔,子乔扭头看到了门口二人仿佛在看动物园里猴子一般的眼神,“美嘉,关谷?你们回来啦?”

“你到底在家对小狼干了什么?”关谷冲到子乔面前质问道。

“哈?”子乔一脸懵逼。

“为什么……小狼会变成这个样子?”美嘉抬起小狼的一条腿,松开“啪叽”狗腿拍在了沙发上,“你难道真的在家对小狼做了那种事情??”

“……”子乔透过美嘉和关谷的言行,忽然反应过来,脸色忽然变得很难看,“靠!你们有点常识好不好?!我堂堂头戴三叉束发紫金冠,体挂西川红锦百花袍,身披兽面吞头连环铠,腰系勒甲玲珑狮蛮带,坐下嘶风赤兔马的吕小布会做这种变态到极致的事情?”

“很有可能。”美嘉煞有介事地点点头。

“对了,子乔,你感冒好点了吗?”关谷忽然想起了正事。

“感冒……”子乔点点头,猛地吸了吸鼻子,“好多了。”

“等等……”正在撸狗的美嘉,忽然疑惑地抬起脑袋。

“怎么了?”

“小狼身上怎么有一股奇怪的香味啊?”美嘉又低头在小狼身上嗅了嗅,然后抬起头,看向子乔。

“问你们一个问题啊!”一菲拿着一个录音机,推开阳台门走了进来,“一头驴能驼百斤粮食,两头驴能驼两百斤粮食,而我只带了三头驴,就运回了四百斤粮食……这是为什么?”

“……”美嘉抱着小狼愣住了,眨了眨眼睛,“你这是从哪儿听来的题目啊?”

“咳咳……”一菲轻咳一声,打开了手里的录音机,“情人的泪,一滴就醉;多情的心,一揉就碎;爱情这杯酒,谁喝都得醉……今天的故事就说到这里,感谢收听你的月亮我的心,我是曾小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