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箓 > 第四百四十四章 入阁之宾全文阅读

第四百四十四章 入阁之宾

海市当中,除了潜龙阁之外,还有极星楼,西坊居,兰亭斋三个势力。

其中潜龙阁在东方,极星楼在北,西坊居在西,兰亭斋在南,分别掌管着百里浮槎上东西南北四面坊市,都是海市主人手下的一堂口。

这四大堂口,常年都在招收精华人物,以充当堂内的门客,给予俸禄,分派任务。

并且经过许道的打听,海市堂口比之鲛人岛这等岛屿势力,较好的一点在于它是个商会,并不怎么讲究门户之别,而是如同商人般重利、看重实际。

若是加入其中,刚开始只是门客,待遇也有亲疏之别,但是随着时日的推移,有机会得到四大堂主的看重,成为海市实打实的自己人,享受各般功法资粮,实属西海散修的一方胜地。

据坊间传闻,海市上本没有四大堂口的划分,其堂主也都不是海市中土生土长的道士,而是海市主人从西海各地网罗而来的厉害角色,只因为得了海市主人的看重,便成了海市中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大人物。

此四人不论修为,单单的地位就已经可和寻常的金丹道师等同,更别提享受海市多年的供奉,四人的修为皆是深不可知,手段远非寻常的道士能够想象。

拿招揽许道的潜龙阁来谈。

据传其阁主虽非金丹境界的修为,仅仅是炼罡期,但是其人并非是无法结成大丹,而是一直都压抑着修为,企图丹成上品。

并且潜龙阁阁主虽然不是金丹级别,但其底蕴深厚,最近便有一头金丹级别的大妖,投入了此人的麾下,充当爪牙。

一尊金丹级别的大妖愿意俯首听令,其人也胆敢收下作为爪牙,足以证明潜龙阁主的气度和手段皆是不凡。

至于极星楼等三处堂口,也都是各有底蕴,三位堂主和潜龙阁主不同,他们自身就已经是西海中成名多年的金丹尊者,威能莫测。

此四方堂口分管着海市的四面,除了共同打理,经营海市之外,在海市主人日渐深居简出的现在,还互相别着苗头,竞相招兵买马,以扩充各自在海市中的影响。

如此状况,许道一个初来乍到之人,并不好评说,但是对于他这等散修道士而言,却是很有利。

既然四大堂口进行着竞争,只要在西海中真是个人物,那么在四个地方都会得到看重,大有获得好处的空间。

不过许道在继续考察了数日之后,在本次海市将将要结束时,他还是赶到了“潜龙阁”的所在地。

其一席灰袍,面上戴着一方狐狸面具,袖着手,望着足有八层之高的潜龙阁,发现其仅仅比海市正中央的九层宝塔低一层。

许道的驻足旁观已经引得了楼阁中人的注意,但是并没有人来驱赶他,因为他身上筑基级别的法力明显不是好惹的。

fqxsw.org

只是也并没有人出阁来,特意的招揽他进去,筑基道士在此地并不算罕见。

许道已经在潜龙阁的附近转悠了数次,他自己便瞧见了不少道人亲自踏入了潜龙阁的门槛,然后又一脸阴郁的被楼中小厮给送了出来,连炼罡级别的他也瞧见了数个。

“看来想要加入这潜龙阁,自是有着一番考究,真个步入其中并非就是件容易的事情。”

许道的心中闪过念头:“不过这样也正好,门槛高些,更能证明担任门客,大有好处可得。如今我是一介散修,能入此等势力已经是最好的选择了。”

他对于自己能否加入潜龙阁,一点儿也不担忧。

其有着乐老的主动邀请和赠礼,只要其表现的符合对方的期待,不拉胯,加入其中自然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至于许道为何最终选了潜龙阁,而没有选择其他的三个堂口,也并非只是因为被乐老送了一礼,方便加入其中,也方便他俩日后好相见。

而是他在四处堂口中仔细分辨后,发现加入此楼对他的好处最大。

首先是潜龙阁的阁主还只是筑基级别,并非结成金丹,如此一来,许道即便是近距离的和对方接触,被对方亲自考究,一定程度上也能保住身上的秘密。

其次则是潜龙阁主,竟也是个意欲结成上等大丹的人物,单单其志气,此人便比其他三人高上不少,前途广大。

落在许道身上,则是潜龙阁主为了结成上等大丹,愿意在炼罡境界困守数十年,对方必然收集了不少有益于结成上等大丹的秘法、秘宝。

他若成为对方的门客,应当有所机会获得。

比如对方送给许道的玄阵宗传承,其中居然就有着一方“九品丹成阵法”。

可能对方之所以青睐许道,大大方方的将完整传承赐下,便是希望许道能够继承玄阵宗道统,达到足以布置“九品丹成阵”地步,最终辅助其结丹。

甚至许道还在心中猜想过,有可能拍卖会上的玄阵宗传承笔记,本就是一方鱼饵,用于引动西海中的仙道修士,探查人才,帮助其钻研玄阵宗的传承。

而许道,便是被对方引出的一条仙道人才。

不过即便真如此,对于许道而言也没有什么弊端,起码对方在瞧上他之后,没有胁迫逼迫,也没有先礼后兵。

这些时日里面,他一方面是在考察海市,另一方面也是在试探对方的耐心如何,会不会真个心甘情愿的让他带着玄阵宗传承离开。

让许道略微安心是,除了那一次深夜敲门之外,海市中便再没有人前来打搅他,即便他中途离开了海市一回,身后也没有人跟踪的迹象。

潜龙阁的如此举动,颇有千金市骨,纯粹结缘的古道人风度。

许道在心中思忖着,心思就此一定:“既然如此,那便投了这潜龙阁,寻个落脚之地。纵使之后有所退意,现在也能安生的先把煞气凝了。”

他不再犹豫,一甩袖袍,便从街边的茶摊上起身,往那恢宏精致的潜龙阁走去。

几十步的距离一晃而过,当许道踏过牌匾时,顿时感觉自身穿过了一层水膜似的,而水膜之内则是轻柔的灵气,灵气浓度在他看来虽然算不得浓郁,但是比起鲛人岛中灵谷的灵气浓度,高了不止十倍。

而且百里浮槎乃是横行于西海的一方移动木筏,和地脉并无半点相连,其上不可能有灵脉,只能靠阵法或符钱。单单此楼阁中的灵气浓度,便足以证明潜龙阁的底蕴不俗。

许道一进来,伺候在堂口边上的小厮中,便有一人快步迎了上来。

对方虽然不是筑基道士,但是修为也不俗,是个炼气后期道徒,法力已经积攒完毕,只差最后一步就可以突破到筑基境界。

“见过道长!小道见您在街边喝茶都喝半晌了,您可终于来了。”

其人真如小厮般,言语恭敬奉承:“若非阁中有规矩在,小道亲自便要邀请您进来,好在阁中饮茶。那路边摊上的茶水,怎能对得起您的身份。”

许道见小厮态度恭敬,正好他也需要个人来引导,便随手从袖中取了十枚符钱,递过去,说:“小哥有眼力,贫道久慕此阁,瑟缩不敢登门罢了。”

他并没有拿捏态度,颇是温和。

小厮见到符钱,连忙后退一步:“道长这可就折杀小道了,阁中有规矩在,小道给您端茶递水是必须的,哪能收您的宝钱。”

对方听见许道的言语,脸上的笑容又真诚了几分:“道长您这就说笑了,本阁大开门庭,只是不想扰了路过道长的清净,这才让我等站在门内,不可随意出门,这可不是故作清高。”

许道打量对方几眼,见对方的举动不似虚假,便笑了笑,将符钱收回了袖中。他拱了拱手,道:“既然如此,贫道初次来此,便劳烦小哥引导一番了。”

小厮连忙摆手:“哪的小哥,小道俗姓余,道长唤我‘小余’便是。”

两人言语了几番,余姓道徒便带着许道在潜龙阁中晃悠,许道也打量起四周,将阁中的景象一一收入眼内。

此阁布置的古香古色,精致而富有神韵,又恢宏大气,敞亮的很。

或许是因为海市即将结束,百里浮槎又将再度启程的缘故,颇是有道人存了加入海市的想法,楼中往来的道人不少,如许道这般初次登门的也是处处可见。

在余姓道徒的一番介绍之下,许道发现潜龙阁并非只是供那阁主招收门客的地方,阁楼本身便是一处供道人交易往来、互通有无的场所。

并且比之海市其他地方的交易场所,此处更有保障,能在楼中发布请求、接取任务的,即便不是本阁中人,也是和潜龙阁有些香火的人。

余姓道徒介绍到:“不知道长是想要加入本阁,还是只想在本阁寻求帮助。若是后者,道长得先去布告栏那边看看,记下几个任务,若是能够通过考较,便可在阁中寻求帮助了。”

许道听见,吩咐到:“带贫道过去看看。”

两人脚步挪动,很快就来到了一处宽阔的大堂,堂中竖着一面面精致的屏风,或是木制、或是纸制、或是金石质地。这些屏风便是余姓道徒口中的“布告栏”,上面浮动着一行行文字,并配有图画。

许道扫眼瞧了几下,发现上面的请求都有着标价,而标价所用的单位是“道功”,和他在白骨观、洱海道宫中一模一样,颇是让他感觉有些熟悉。

余姓道徒在一旁提醒到:“眼下海市大会就要结束,浮槎也将离开此地,一些外出的任务,道长应是来不及完成了。道长可以看看药草、灵材,以及炼药一类的任务,若是手上有,便可直接领了,过去交接了便是。”

许道听见,指了指屏风上颇是显眼的一栏:“若是不够格加入尔等,还可通过积攒道功,获取入阁的资格?”

他所指的是一则他人所打的广告,竟然是对方在夸耀自己,招揽客户,想要积攒足够的道功,成为入阁之宾。

余姓道徒点头回答:“道长所言正是。”

余姓道徒迟疑了一下,建议到:“不过道长面生,既是初次前来,不妨先去寮堂那边试试,看能否直接加入本阁?若是不成,再尝试积攒道功便是。”

其人笑了笑:“道长贵为筑基仙长,积攒道功也不难,但寮堂那边终归能免去不少杂事,若是能直接登阁,待遇也远比积攒道功要好。”

许道听见对方口中的“寮堂”二字,又是感觉熟悉,面上一笑,甩袖到:“那便依你所言,先去碰碰运气。”

“道长这边请!”余姓道徒得到吩咐,连忙恭敬的引导他往旁边走去。

穿过回廊之后,二人来到另外一方大堂,眼中所见的道人比布告栏那边少了些,但是这些道人一排一排的,竟排成了长队,缓缓的才移动几下。

许道带着余姓道徒来此,处于末尾,前方至少有着二十口人。

而且这还只是筑基道士这边,另外一边的队伍是炼气道徒层次,许道目中的排队人数过百,个个面色紧张,目中希冀不已。

堂中倒也有着椅凳,能供人一边排队,一边歇息,但并无多少人坐在上面,二十来个筑基道士也都是安生的站着,顶多旁边有小厮在周全的服侍。

余姓道徒抬眼打量了下堂口的人数,建议到:“近来人多,筑基的仙长也不少,小道估摸着这得有小半天的功夫,不如道长挑个座位坐坐。”

候着的二十来个筑基道士听见声音,睁眼打量了一下许道,顿时评头论足起来。

其中有人笑道:“你这小厮,如何让这位道友去凳子上沾染晦气,坐上头一回便有第二回,屁股生了根,回回都会不够格。”

原来潜龙阁中有传言,凳子是专门给落选之人准备的,俗称冷板凳,没人想坐。至于炼气道徒那边,更是顾忌着站着排队比较好,坐着等待有失尊重。

余姓道徒听见道士们的谈笑,顿时面色惶恐,冲许道摇头,示意自己并非此意,但他口中讷讷,也不敢说太多的话,免得触怒了已经在排队的道士。

许道并没有在意太多,他摇头失笑,诧异连这些筑基道士都小有迷信,颇是感觉潜龙阁中的筑基道士们,更加接地气了些。

排队的道士中多是谈笑,并无人口出恶言,也有性子不善的冷言到:“兀那道士,一起等着罢。”

许道充耳不闻,他抬头看了眼人数,知晓考较筑基道士并非是件容易的事情,费时颇多。而他已经在潜龙阁中走了一遭,熟悉一遍,懒得再按部就班。

许道就此从袖中取出了乐老赠礼所用的红绸缎,冲余姓道徒拱手道:

“不知阁中可有唤作乐老的道长,麻烦通报一声,行个方便。”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