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灰塔的黎明 > 第八百零八章 满目疮痍全文阅读

第八百零八章 满目疮痍

塑能学派的建筑风格跟他们的行事方式并不搭调。

黎明过后又经过大概一到两个小时,起司和剑七离开旅店前往塑能学派,寻找那个无言者的线索。这也是起司在万法造访过的第四个学派了,同时也是眼下风头最盛的学派。

毕竟塑能学派代表着的和自然元素有关的魔法,在大部分时候都是最符合对魔法的想象的。

这其实无可厚非,不论是什么流派的法术,大体上对一个施法者能力巨大的展现都是对自然伟力的掌控。

说到底,个体生命在自然面前永远是渺小的,所以哪怕只能短暂的,非常有限的掌控它们,都可以成为令人敬仰甚至崇拜的对象。

而塑能学派,就是省略了中间本应繁复的过程,直接追求对自然元素掌控这一结果的魔法派系,塑能学派的施法者哪怕只是学徒,对元素的影响力都可以达到肉眼可见的程度,这足以让他们变成最像法师的法师。

但和通常意义上驱使元素的法师不同,塑能学派的建筑风格呈现出统一的色系,白色。那些石柱,浮雕包括喷泉和周围的座椅,全部都是用白色的岩石制成,纯粹而不单调,简约而高雅。

虽然塑能学派的许多建筑和图腾学派一样颇为简单,甚至一些作为教师的场地只是用间隔相当的石柱和围栏圈起来,连屋顶都没有的圆形空场,但它丝毫不会让人感到野蛮或原始,反而比金碧辉煌之所更加透露出文明的气息。能看到的智慧,这或许是用来形容此处比较合适的修辞。

“看起来他们也遇到了麻烦。”剑七拄着铁棍说道。

在他的视线延伸之处,原本立在路边的白色石柱因为黎明时的震荡而倒下,柱子断裂成很多截,顶端更是因为受力最大而变的粉碎,原本精致的雕刻都变成了一地的狼藉,迸发出的碎片甚至飞溅到了二人所站的路口。

类似的倒塌顺着主干道看进去比比皆是,整齐竖立在道路两旁的装饰现在反倒成为了摧毁道路功能的罪魁祸首,就算没有齐根倒下,也有不少从中部断裂的石柱。只是不知道这是因为塑能学派建筑特点的原因,还是整个万法都正在经历类似的状况。

不过想来像生命学派那样整体建筑风格趋于宏大和规整的区域应该会遭受更小的冲击,建筑的庞大程度虽然与其抗震能力不成绝对正比,但普遍来说更大的建筑就意味着更稳固的地基和更牢靠的承重结构。

“震动发生在山体的下部,越靠近山顶,受到的影响会越强烈。道理就像是你甩动一根软绳,手里握着的部分其实摆动幅度不大,但扩散到顶部却会变作距离饿的震荡。有趣的是,所有法师都住在山腰以上的区域,如果那震动真是他们自己搞出来的,我都不知道该这算是无私还是愚蠢。”

起司看着眼前就算狼藉却还是带着一丝美感的景象,轻声说道。其实这个问题的答案他是大概知道的,无外乎是代价,震动所造成的损失和它带来的收益哪个更多,哪个更重要。

“可能都有吧。好歹这里是教学区,清晨不会有许多人,地震造成的当多是财物损失。”剑七轻微皱着眉头,跟着灰袍沿着布满碎石的大道前进着。

他们渐渐能听到人声,应该在学派属地的更深处,想来是地震发生时本就在这里的人。毕竟饶是再勤奋的学徒,现在应当也知道不是按时上课的时候。

“庆典之前,你觉得他们能把这里收拾好吗?”起司三两步跳上一根倒塌的石柱,从上方掠过石料的断面,踩着一块零落的雕花落回到地上。

“你与他们都是术士,现在却来问我能不能收拾好?那在下只能说,若是普普通通的凡人,靠着肩拉手抗,就算加之骡马帮助,恐怕也要个把月才能将这里清空。至于恢复原貌,在下毕竟不是做石料生意的,算不出个大概。但若是他们能用铁轨之类的机械辅助工作,肯定会比这个时间要短上不少。”

“是这个道理。但我估计这座城市里能用作工程的机械应当也不会太多,工具的制造仍是以适度为宜,这世上没有那么多山城,就算有,万法也不会出售自己的建筑工具,他们必然不会造太多。”

起司和剑七就这么有一搭无一搭的聊着,塑能学派的占地并不大,至少没有生命和图腾两个学派大。这也不奇怪,生命毕竟是正三角三个学派中的顶点学派,图腾又是六大学派里历史最久的,它们二者拥有更好也更大的行政区域无可厚非。

而随着二人的深入,一些被成年法师带着的学徒们开始出现在废墟的缝隙中。他们是清扫工作的第一批进行者,目的在于初步疏通主要道路上的堵塞,不过对于那些过于沉重的部分便无能为力,只能等着后续处理。

起司注意到,这些法师和学徒的装束也和这里的整体风格类似,以白色为主,夹杂着蓝色和其它颜色的点缀,和他们在代表本学派与其它学派并列时穿着的法袍并不相同。这可能是类似学院制服之类的东西,是基于某些理念的内部着装。

这也能让他们快速的分辨出学派内外的来者,不必走近了细看对方身上的徽记。当然,这种分辨在起司他们面前是没意义的,因为他们的装束本就不同。

“两位请慢来,敢问你们是?”带着五六个学徒的男性法师注意到了装束异常,神态也异常的两人,隔着一段碎石便开口大声问道。

“我们两人是来观礼的,也想参观万法的六大学派,今日预定要来贵派。但没想到清晨一阵摇晃,居然影响了这么许多。”

起司说起这段话来流畅,而且将语气神态表现的真真切切,一点都没有从前对谎言的不适应。倒不是说他学会了撒谎,而是他懂得了,有时候适当的掩饰更容易拉近距离。

biquge.name

男法师点点头,“唉,说得对啊。谁能想到呢?典礼之前居然还出了这种事,真是奇怪。恐怕两位的预定要更改一下了,学派现在这样,既没法接待客人,也不好给人参观。”

这也是预料之中的情况,起司也早就准备好了应对的话术,可还不等他开口,剑七却一步冲出,两步越过碎石,直接来到那位法师身边,接着亮出了铁棒。

“咔嚓,轰!”

说时迟那时快,几乎是铁棒竖起来的一瞬间,法师斜后方一座本还算完整的石柱突然朝下方倒塌,阴影刚好将那名法师覆盖在内。

寻剑者的铁棒一段抵着地面,越过法师肩头,抵住了那根石柱,而后石柱的中段自顾自的粉碎,失去了整体的石块也从铁棒的顶端滑落,无力的落到了路上。

“还请,容我等二人帮忙一二。”

“啊啊…好。”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