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我将埋葬众神 > 第一百二十八章:我来与你战全文阅读

第一百二十八章:我来与你战

林守溪的的选择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他今日似乎就是为了震惊众人而来的。

原本抱着要与林守溪做同门师兄妹想法的少女们也呆住了,她们的任性可以让她们稍稍改变家族的安排,但这里面似乎并不包括楚门。

但在大部分人眼中,如今的她与楚门皆堪称一穷二白,除非她回楚国继承家业,当那一国女帝,否则这局面就很难改变。

其他弟子拜师是为了学艺,他这拜师是为了什么呢?扶助贫弱?

陆仙子起身之后,崖台上瞬间剑拔弩张,这位陆仙子平日里虽轻佻不似神女,但她的脾气并不好,听到林守溪的选择之后,她总觉得自己被玩弄了。

“这是道门楼主的选择,对么?你们来这里只是演戏耍我们,是吗?”陆仙子眸光如剑,直视楚映婵,言语激烈。

“这与我师父无关。”楚映婵清冷开口,话语轻柔。

“是么?”陆仙子说:“若非楼主许诺了什么,他怎会作此抉择?”

楚映婵给不出回答。

林守溪看着咄咄逼人的陆仙子,又看着双手叠放膝上,娴静如青莲照水的楚映婵,他不由想起了巫家雨夜里与楚映婵初见时,她挽剑立于楼顶,如明月在天般的场景,彼时的她何其年轻气盛,一口名剑雪鹤将他与小禾压得无法抬头,如今却再不见半点锋芒。

“是我自己的选择。”林守溪说。

“你的选择?你是觉得这样的选择很与众不同,可以震惊四座,威力甚至不逊于你先前的一剑,是么?”陆仙子神色更冷,她单手握拳横于腰后,话语冷漠。

陆仙子摇了摇头,继续道:“孩子只是孩子,总会有许多热血上涌后的任性之选,但我还是你能够想清楚。方才我说将自己许配与你不过是玩笑话,你不必放在心上,我能给你的,远比你想象中更多。”

“我的选择是楚门。”林守溪再次重复。

场间的弟子受陆仙子的气势压迫,大都垂头不敢于,唯林守溪垂袖而立,直视云台,眸子静若渊潭。他非但没有半点犹豫,相反,这简单的话语还透出了一些不耐烦。

其余弟子皆不明白他的选择,唯有双思思知道内幕。

先前林守溪说楚映婵是他未婚妻的时候,她只当林守溪是在开玩笑,但她现在意识到,这很可能是真的!场间唯有他与楚仙子冷静自若,他们对视的瞳光看似冷漠,但她知道内情后再看,这无疑是另一种不属于干柴烈火的默契,这才是真正的情投意合,神仙眷侣呀……

也不知道林守溪的姐姐知不知道此事,自己先前贸然去与他说话可真是太唐突了。

从这位楚仙子的态度来看,她似乎也接受了此事……姐姐与妻子都是漂亮得人神共妒的美人,哪怕身为女孩子的她都不由感到羡慕。

虽说楚仙子年龄上要大一些,但仙凡有别,这与漫长的修道生涯相比,是完全可以忽略不计的。

“胡闹!”陆仙子犹不死心,“你可真的知道,这四年神山修行意味着什么?”

“陆仙子,算了,升云阁有升云阁的规矩,既然他执意要跟随楚仙子修行,就按规矩办事好了。”一位门主不愿见这争端发展下去,终于开口。

“规矩?”陆仙子冷笑:“人类修真者真正的规矩永远只有一条,那便是杀尽邪灵与龙尸,还大地以清宁,让我们无需龟缩于这巨城之内,真正步入天高海阔之地!我能感受到,这孩子对于我们来说意义非凡,耽误他就是在耽误全人族的时间,一千年了,我们已蜷缩在此千年了,千年光阴转瞬即逝,毁墙灭城之灾随时皆有可能复现,你们每日参禅打坐,坐而问道,可……真能安心么?”

陆仙子这番话令得许多人失语,他们原本以为这只是寻常的弟子争夺,却不能想竟能上升到这种层面,她是真心的么,还是只是一道冠冕堂皇的说辞呢?

林守溪相信她是真心的,他能听出这言语中的痛心与愤怒,甚至能猜到她也经历过悲惨的灾难,但他从不觉得自己是什么希望之火,现在的他连自己都无法照亮,又如何能照亮他人呢?

“我同意陆仙子的话。”背负苍红之剑的王先师再度开口,却是对陆仙子的认同。

“我也觉得陆仙子说得没错,我在这个少年身上看到了许多不一样的东西,它们就像是纠缠在一起的谜题,实在令人技痒……”另一位手捧水晶骷髅的仙人同样开口。

接着,越来越多的人开口附和,他们已在不知不觉间结成同盟,不允许这个神秘的少年拜入楚门之中。

包括林守溪在内,谁也没有想过,一场本该平淡无奇的拜师典礼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林守溪静静地听着他们的争吵与议论,没说什么,直到陆仙子再次将目光落到他的身上,询问他的决断。

未等林守溪回答,一个声音响起,似冰雪铸成的刀刃,将陆仙子激烈的言辞与质询的目光切断:

“你们问过我了吗?”楚映婵说。

冬日还未到来,秋风扫过升云阁的崖台,一袭素衣的楚映婵宛若虚无的雪影,在满座华美衣冠之间,她好似身披缟素的奔丧者,与其他人显得格格不入。

直至她此时开口,大家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他们始终将她忽视了,或者说,他们发自内心的觉得,一个元赤境的仙子,空有一副绝世的皮囊,并不存在与他们相争的资格。

林守溪也看向了她。

楚映婵在所有人的注视中立了起来,她虽不饰金银,却有着与生俱来的清贵,先前那份逆来顺受似的柔弱姿态也被秋风吹去,消失不见,转而化作了秋月的寒冷。

林守溪又想起了那个漆黑的,令人喘不过气的雨夜,许多人都忘了,这位楚映婵才是继楼主之后最天才的仙子,在过去的岁月里,她始终是仙楼中吞霜含雪的凛锋,尘埃能暂时蒙去剑上的锋芒,但终究一日会被拂去,绽出它与生俱来的光。

一年的徘徊与迷惘挫去了她太多锐气,直到此时此刻,林守溪才终于觉得,她回来了。

“与我走。”

楚映婵抬起衣袖,对着林守溪遥遥地伸出手,她的手指纤长美丽,在风中没有丝毫颤抖。

1200ksw.net

她坚定的话语令许多人心中一颤,三年前,她于绝壁险峰之间见神,三千雪鹤绕峰飞舞,晨光照其姿彩,朝霞容其面妆,过往风流已随着她的境界大跌而不为人道,直到此时,这段记忆被她唤来,许多人宛若幡然惊醒,看向她的目光已有不同。

楚映婵不思虑这些,她没有再将双手交叠小腹,故作雍容之态,她也垂下双袖,静立山崖,目视林守溪,平静道:

“你或许是我唯一的弟子,但只要入我门下,我会倾尽一切帮助你,你可以将我当成师长,也可以只将我当成朋友,大道的路途上尊卑没有意义,长幼亦无分别,我现在虽只有元赤,但我相信,终有一日,我会比他们所有人更强。为师……不会让你对今日的抉择感到后悔。”

楚映婵的话语在群山间回响,山风遇之消解,山叶遇之凋零,她也从迷惘中惊醒,话语透着前所未有的坚定,仿佛他与林守溪之间并不存在什么交易,有的只是同道者的约定。

“好。”

林守溪颔首,只简单地说了一个字。

不知为何,看到这样的楚映婵,他亦感到了一丝欣慰。

“漂亮话谁不会说?”陆仙子依旧不满,“你的心气觉悟但凡有你这身段一半的高傲,你又何至于整整一年停步不前?何况你现在连把像样的剑都没有,整日背负一柄黑铁戒尺做什么呢,仙楼的戴罪弟子么?”

“陆仙师,你想如何呢?”楚映婵看向了她。

“若这少年执意要拜你为师,我恐怕也无法阻拦,但我想与你邀战一场。”陆仙子下达了战书,“仙楼的弟子里,我始终觉得你是与楼主最不像的,比起你的天赋,楼主收你为徒最大的原因恐怕还是楚皇后,你一直想要摆脱你娘亲的影子,却始终活在她的庇护之下罢了。”

楚映婵沉默良久,却道:“你说得对。”

此言并非敷衍,她知道,陆仙子虽然严厉,但说的是实话。

“既然如此,应下我的邀战吧,我也会将境界压在元赤境,我真心想看一看,楚仙子到底有没有真正与众不同之处。”陆仙子说。

楚映婵没有立刻作答,其余门主却是听不下去了,“楚仙子终究是仙楼弟子,楼主这些年心系天下,居功至伟,你何必为难她的弟子呢?”

“仙楼弟子又如何?连白祝那小丫头都能在仙楼混个四师妹?”陆仙子不屑道。

这位陆仙子是云空山的名人,她性情无常,从来都是个令人又爱又恨的人,大家敬佩于她的坚韧不拔,又无奈于她的倔强任性。

“我答应你的邀战。”楚映婵认真道。

她不希望自己的小师妹被这般言语欺负。

“不要,不要!师尊说过,小师姐现在根基不稳,重塑道心才是第一重要的事,千万不能意气用事和人比试呀。”

正当此时,升云阁中传来了一个气愤而稚嫩的声音,这个声音与场间的争吵相比,显得格格不入。

说话的正是白祝。

陆仙子见到这小丫头也愣住了。升云阁戒备还算森严,这丫头是怎么混进来的?骑着她那小螺号飞过来的吗?不应该呀……他们怎会放这丫头过来捣乱?

只见白祝依旧是一身乖巧可爱的装束,两绺秀发贴着脸颊的曲线垂落,一双眼眸喷着气冲冲的火焰,她来到了这里,看到这个金冠白袍的坏仙子欺负自家楚楚师姐不说,竟还很瞧不起自己……这怎么可以呢?

“白祝不懂事就算了,小师姐可不能意气用事呀。”小白祝轻声开口,说。

楚映婵也没有想到白祝会突然出现,她轻声问:“你……你是怎么来的?”

“是慕姐姐寻了条无人的小径,带我溜进来的呀。”白祝飞快出卖了慕师靖。

“慕姐姐?她是谁?”陆仙子问。

“是我。”

声音并非来自崖台,而是来自于下方的弟子。

人群之中,一个黑衣少女不知何时出现的,她从后方走来,人群不自觉地为她分开了一条道路。

慕师靖走到了最前方,与林守溪并肩而立,嫩若新荷的少女望向崖台,黑白分明的瞳孔澄澈如镜。

今日发生了太多意外,许多弟子虽听说过这位林守溪还有个风华绝代的姐姐,但直到现在亲眼所见,才终于明白什么是风华,什么是绝代。

早在过去的世界里,林守溪与慕师靖虽没有真正的交集,但武林之中,关于他们谁才是天下第一早就争论得不可开交,甚至有人为此大打出手,造成了惨剧。她与林守溪立在一起时,他人的视线就再不会移至别处。

“你是怎么进来的?”陆仙子盯着黑裙少女精美绝伦的脸,冰冷发问。

“考试进来的。”慕师靖取出了一块木牌,这是她通过朝云阁测试的证明。

“什么?”陆仙子一愣,“考试昨日就已结束,谁坏了规矩,允你今日参加的?”

“规矩?”慕师靖淡淡笑道:“若我方才没有听错,陆仙子强抢弟子的时候可是很看不起规矩的呀,怎么到了我这里又变得这般遵守纪律了呢?”

陆仙子盯着她,神色阴晴不定。

慕师靖继续道:“而且我也没有坏规矩,朝云阁的规矩里本就有特例,对于真正的天才,神山向来是宽容的,这在过去就有先例,陆仙子若不记得了,可以去翻翻朝云阁的历史。”

很少有晚辈敢这般对陆仙子说话,她在盛怒之下竟笑了起来。

慕师靖不理会她的笑,她看向陆仙子,最后道:

“楚映婵是白祝的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她堕了境,境界不稳,难堪苦战,陆仙师若要战,我来与你战。”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