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人道大圣 > 第707章 造了什么孽全文阅读

第707章 造了什么孽

出了皇天宗,黄粱一路北上。

越是前行,越是心头不安,冥冥之中,似有大难临头的感觉传来。

再看北方,似有血光冲天起,冤魂哀嚎生,数日间几次起卦卜算,所得无不是大灾大厄之卦象。

北方……到底发生了什么?

师尊坐化之前,明显是察觉到了一些东西,但那时候他老人家已是弥留之际,根本来不及跟自己细说,便撒手人寰而去。

若非如此,黄粱也不至于执意要往北方去一趟。

因为那个方向,也只有天壑这样的存在,能让自家师尊在意了。

与寻常龙腾界修士不同,黄粱这样出身霸主宗门的人物,多少知道一些隐秘。

天壑出现八百年,看似对龙腾界毫无影响,但实际上那种影响却是潜移默化的,在那种潜移默化的影响之下,龙腾界修士的上限不断地降低,从神海到真湖,从真湖到云河……

或许真的会有那么一天,龙腾界再无修士这个群体。

而早在天壑出现时候,皇天宗这边就曾有神海境卜过一卦,得一道千年已降,大祸临世卦象。

只可惜那位长辈也只来得及道出卦象,却来不及说更多东西,便一命呜呼。

不过八百年来,这道卦象却是一直随着皇天宗的传承流传了下来,每一代,也只有宗主和几位最顶尖的长老寥寥数人知晓。

算算时间,距离天壑出现至今,虽未至千年,却也勉强不差了,难道……已经到了印证那道卦象的时候?

若真如此,那对龙腾界来说,可是真正的灾厄。

然而时至今日,龙腾界修行界,也没人搞清楚,那莫名其妙出现的天壑到底是什么东西。

真要有灾难降临,龙腾界这边该如何抵挡?那卦象所示的灾难,到底又是什么呢?

所以他要去亲眼看一看,如此心里才能有数。

“嗯?”黄粱忽然扭头朝一个方向望去,只见那边一座凉亭内,有身穿青衫的男子端坐,手捧一卷书,认真研读,看的津津有味。

这一眼之下,天地间只剩下那青衫男子的身影,而黄粱的耳畔边更似是响起了朗朗诵读之音。

那身影在视野之中无限放大,浩然正气弥漫,耸如天人。

“那是……”

黄粱立刻变向,朝那凉亭所在飞去,待到近前,落下身形,恭恭敬敬行礼:“皇天宗黄粱,见过刘前辈。”

若是叫别的龙腾界修士见到这一幕,只怕要吓一跳。

皇天宗黄粱,那可是皇天宗的宗主,无论身份地位,乃至修为年纪,都算得上此界顶尖。

这世上能让他如此恭敬称呼一声前辈的,不用一个巴掌都能数过来。

而眼前手捧书卷的青衫男子,无疑算得上一个。

浩然书院,刘天一。

其在浩然书院的身份地位,等同于黄粱的师尊李飒。

黄粱还很年轻的时候,曾陪同李飒见过刘天一,哪怕时隔多年,也依然不敢忘怀,是以一眼就认出了对方的身份。

行礼时,黄粱心中思量,这位前辈据说也是寿元无几了,这么多年一直在浩然书院静心修养,这个时候却跑了出来,难不成……

“我与你师相交多年,年轻时还斗过几场,后各自引领皇天宗,浩然书院多年,也是谁也不服谁,不过终究是我赢了,他活的没我长,哈哈哈。”刘天一放下手中书卷,大笑一声,看起来颇为畅快。

黄粱面露不虞,沉声道:“前辈引我而来,便是要与我说这些?”

他这一路北上,没道理正好在这里碰到了刘天一,更没道理一下子就发现了刘天一,对方显然是刻意为之。

师尊已死,他自然不愿听到任何人的编排,哪怕出口之人是刘天一。

刘天一澹澹瞥他一眼,开口道:“无需介怀,其实对我和你师尊这样的人来说,死了未必就是坏事,有时候活着才是最痛苦的。”

修士修行一生,追求的是什么,无非就是更高的境界,更强的修为,攀登一座又一座高峰,看过一场又一场风景,无论李飒又或者刘天一,俱是龙腾界百年不出的天才,如他们这样的人物,成就本不该局限在云河境,可因为天地所限,却始终摸索不到更前方的道路。

如果不知前方有路,也就算了。

可前方确实是有路的,不但有路,而且还是一条很宽敞很绵长的道路。

对于一般的云河境而言,或许没有太多感触,可对李飒,对刘天一来说,这些年虽然活着,却活的很痛苦。

黄粱低眉,思量师尊这些年闭关不出,哪怕是自己这个亲传弟子,想要见他一面也不容易,纵见了面,他也没从师尊身上感受到任何快活,反而是浓浓的暮气和沉寂。

哪里不知刘天一并非是在安慰他。

心中敌意消散,黄粱低眉垂目:“前辈教训的是。”又开口问道:“前辈此次出关,莫非也是要北上?”

ranwena.net

刘天一颔首:“心有所感,非得去看一眼才能放心。”

“前辈察觉到什么了?”

这也是黄粱最为不解的地方,他知道如自家师尊,刘天一这样的人物,其实是承载了一部分龙腾界气运在身的,所以哪怕他们的修为跟其他修士一样被限制在了云河境,可真正实力要比所有云河境认知的都要强,也能感知到一些常人察觉不到的东西。

师尊坐化之前,明显有所察觉,刘天一又察觉到了什么?

“不好说……说不好!”刘天一摇头。

不好说是有些东西不能说,说不好是刘天一其实自己也没察觉到什么有用的东西,只是隐约感觉北方有一些异变。

黄粱一时间有些抓耳挠腮,暗想您这读书人怎么还跟我打机锋呢?

又不好再多问。

“那前辈在此,是在等我?”

“等你只是顺便,主要等一个老不死的。”刘天一回道。

“老不死的……”黄粱眼角跳一跳,能被刘天一称为老不死的,这世上除了自家师尊,恐怕也只有另外一个了。

难道……那位也出关了?

心中正这么想着,耳畔边就传来一个如晨钟暮鼓般的声音:“多年未见,居士还是老样子。”

那声音洪亮,却不震耳,让黄粱不由精神一震,抬头望去时,只见视野尽头一道消瘦身影漫步而来,初见还尚在远方,一眨眼,已至半程,再眨眼,对方便到了身前。

缩地成寸!

黄粱大骇,传闻这是修士到了真湖境才能修行的秘术,不曾想自己居然还有亲眼见识到的一天。

来者显然不可能是真湖境,但却依然修成了这秘术。

这些年纪高的吓人,承载了大气运的前辈们,一个个果然都是不得了的。

“见过大师!”黄粱赶紧行礼。

眼前这位枯瘦的彷佛只剩下皮包骨的光头和尚,论年纪可比他的师尊李飒还要年长许多,是整个龙腾界年纪最大的人了,这样的人物当面,他岂敢不敬。

一时唏嘘,平日里都是别人喊他前辈,对他行礼,今日倒好,在场三人,就属他年纪最小,辈分最低。

“我不信佛,可不是什么居士,老和尚别乱嚷嚷。”刘天一一脸嫌弃。

法华笑容可掬:“佛在心中,信与不信,又有什么关系?”转头看向黄粱:“你是李施主身边那个小童子吧?”

黄粱连忙道:“正是。”

法华颔首:“一晃已经一百多年了,李施主也登了极乐,可喜可贺。”

这有什么可喜可贺的,黄粱哭笑不得,只觉自己跟这两位前辈多少有些观念不合?

刘天一冷哼:“老和尚,出门之前,我给你算了一卦,如今再看,你印堂发黑,死气缠身,怕是活不久啦!出门之前给你的徒子徒孙们交代好后事没有?”

法华笑的更开心,两条长眉都在抖动:“若能如此,亦是老衲的福分,至于身后事……来时赤条条,去也赤条条,生前无憾,又何必管什么身后事?倒是居士你,既知此行凶险,又何必过来?”

刘天一嘿嘿一笑:“你这老不死的都能来,我为何不能来?”

法华叹息:“此界终究还是要有人照看的。”

“那也未必是我。”刘天一摆摆手:“儿孙自有儿孙福,操那么多心干什么?”

法华默然不语。

两人说话时,黄粱垂眉耷眼地站在一旁,如寒冬中没筑巢的鹌鹑……

插不了话,也不敢插话。

我怎么想起来要北上的?这是造了什么孽?

“走吧?还愣着干什么?”刘天一开口。

“走吧。”法华颔首。

然后两人一起把目光投向了站在一旁,眼观鼻鼻观心的黄粱。

黄粱一个激灵,立刻洞察了这两位老前辈的意思,连忙祭出自己的飞行灵器,往面前一抛,口上道:“两位前辈请!”

谁叫自己辈分最低呢?御器赶路这种事自己不做,难道还指望这两位做吗?

从来没想过,自己堂堂皇天宗宗主,有朝一日居然被人如此使唤,偏偏他还不敢有任何怨言。

流光催动,急速朝北方掠去。(未完待续)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