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问剑 > 第一百八十七章 夜游(4K)全文阅读

第一百八十七章 夜游(4K)

“你吃的那些鱼,没事么?”

关安雁在纸上写道。

“无妨。”

李昂顿了一下,墨丝分身没有消化功能,鱼汤还是原模原样地存放在腹腔里,暂时没有异状。

他踏步走到窗边,透过窗户缝隙,能隐约看见村落街道上空无一人,雾气正从山林间飘荡过来,逐渐覆盖整座栖水村。

村中安静无声,连鸡鸣狗叫都听不见,死寂得可怕。

“不知道其他人在哪。”

李昂收回视线,他们这群人都随身携带着足够数天食用的干粮,还有符箓可以凝结空气中的水汽,哪怕在野外也可以支撑一段时间。

唯一的顾虑,就是潜伏在周围环境中的危险。

“等天亮之后再做打算吧。”

他摇了摇头,在纸上写道:“你先休息,今晚我守夜。”

关安雁点头,取出警戒符箓,贴在房间各个角落,然后便斜躺在床上,眯着眼睛半睡。

李昂则坐在桌前,思索着刚才看到的景象。

本应在三百年前消失的村落,呆板麻木的村民,自称有夜游症的夫妇,会发出哭声的黑鱼,以及最重要的,失踪不见的楚浩漫...

房间陷入寂静。

————

阴冷潮湿的隧道。

绝望无助的哀嚎。

湖水,水藻,渔网,刀刃加身...

纷繁杂乱的幻象充斥脑海,关安雁猛地从梦中惊醒,睁开双眼,凝视着卧室天花板。

‘又做噩梦了。’

这不算奇怪,她的灵识要比普通人强得多,天生就能看见一些不正常的、不应该存在的东西。

这种‘天赋’,让她在家族中备受歧视欺凌,但也让她得到鹿篱书院的青睐,得以在哪里上学,学会利用自己的天赋。

‘还是没有看清老师、师兄在哪里。’

关安雁默默想着,刚要从床上坐起来,就愕然发现自己的身体无法动弹。

意志与身躯,像是被强制分离一般,她能听见自己的心跳,感受到自己的呼吸,却无法挪动哪怕一根手指。

她不是念师,不能以念为力,只能转动唯一可控的眼珠。

房间里的符箓没有破坏痕迹,房门也未被撬开,而那位名为路飞的修士,依旧坐在桌前,脸上蒙着厚重围巾,看着身前烛火。

和前隋时期的普通乡村一样,卓文柏的家里没有照明油灯,只有蜡烛。

经过一段时间的燃烧,蜡烛渐渐变短,烛泪向四周流淌,在底部堆积。而烛火也飘摇起来,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微弱。

‘为什么,动不了...’

关安雁躺在床上,她拼命回忆着自己进入异变后的一切,她没有直接呼吸过雾气,没有吃过村子里的食物,饮用过的水也全是自带的。

不像是下毒。

她回忆思索着,耳中听见自己那越发强烈的心跳声,以及...

“吱呀。”

老旧木板被踩动的声音,从楼下传来,逐渐向上。

“吱呀,吱呀。”

规律的木板噪音,沿着楼梯来到楼上,不急不缓,令关安雁下意识地想到了小时候去过的祖宅。

踏,踏,踏。

沉闷脚步声在走廊外响起,缓慢靠近。

最终,在门外停住。

关安雁转动双眼,竭力向卧室房门望去。

谁?

她亲眼看着卓文柏夫妇,给这座房屋的正门上了密密麻麻的锁,并且紧闭窗户,外人不可能进得来。

难道是他们的夜游症发作,下意识地来到二楼?

关安雁凝视着卧室门内侧,那根横置着的、沉重厚实的木质门栓。这种门栓结构决定了房门只能从内部打开。

片刻,窸窸窣窣的声音在屋外响起,

一片扁平的、像是弯折狭长纸条般的白色东西,沿着狭窄门缝,伸了进来。

那是一根手指。

人的手指。

几乎没有厚度的狭长手指,缓缓上扬,弯曲,绕过门栓,将整根门栓勾住。

然后,抬起。

沙沙——

门栓摩擦着门板,徐徐上升,最终滑出凹槽,摔落在地,发出响声。

吱呀——

房门,打开了,

带起的风势,吹入房间,令桌上本就微弱的烛火终于彻底熄灭。

在火光消失的瞬间,关安雁看清了门外的东西。

那确实是卓文柏夫妇,他们穿着白衣,站在门外,整张脸庞如融化的蜡烛一般,向下耷拉着,挂在骨骼上,以至于扭曲的脸出现在了脖颈位置,正朝着屋内微笑。

刺骨寒意,瞬间席卷关安雁周身,

漆黑无光的环境中,响起了那沉重的脚步声。

踏,踏。

脚步声迈跨过门槛,迈入屋内。而被关安雁寄予厚望的符箓,全都静悄悄的,没有一张能够触发。

关安雁拼命转动眼珠,用尽一切办法让自己的身体动起来,却毫无作用,

脚步声越来越接近,她甚至可以听见,卓文柏夫妇那种脸皮前后摇晃、打在脖颈上的啪嗒声音。

yawenku.com

终于,脚步声来到了床前。

关安雁睁大着双眼,她什么也看不见,但就是有种冥冥中的直觉——卓文柏夫妇,朝自己伸出了扭曲苍白的手掌。

‘走开!!!’

强烈的情绪波动,令关安雁右手的两根手指抽搐了一下,她如同溺水者抓住稻草一般,看向自己右手,将双指交叉,不顾一切释放灵力。

嗡——

温润光芒,以双指为中心扩散开来,照亮了四周环境,照亮了如妖鬼般的卓文柏夫妇,也照亮了,坐在桌后的路飞。

墨丝分身骤然起身,双手如铁钩般牢牢抓住卓文柏夫妇的肩膀,将他们猛然掷出。

轰!!

卓文柏夫妇撞在门框上,但纸片般的身躯似乎并没有受到多大伤害,两人齐齐站起,脸皮上挂着黄昏时候的温和热情笑容。

“...”

墨丝分身沉默着踏步上前,双手陡然延长出一段距离,抓住了想要左右分开逃窜的卓文柏夫妇,将他们像甩面条一般,再一次摔在地上。

一下,两下,三下。

卓文柏夫妇遭受着痛打狂殴,终于像是耐受不住一般,身形化为水流,崩溃四溅,透过木板渗透下去。

墨丝分身依旧不依不饶,将那几块木板硬生生拆了下来,碾碎成末。

直至房间重归寂静,李昂才转过头,对关安雁低沉问道:“你没事吧。”

“没事...”

卓文柏夫妇消失后,逐渐可以控制身躯的关安雁,从床上坐了起来,点燃一张耐燃符箓,作为照明烛火,“刚才你...”

“和你一样,清醒着,但是动弹不了身躯。直到看见你释放的强光。”

李昂沉默了一下,看着走廊中出现的大洞,突然张嘴呕吐,将一点鱼汤吐了出来。

鱼汤还是和刚吃掉的时候一样,纯净洁白,

而冷掉的鱼肉依旧晶莹剔透。

“...”

李昂蹲在地上翻检着鱼肉,隐隐怀疑刚才就是这盆鱼汤令墨丝分身暂时失去控制,当即拿出一张醴凉符,贴在肚子上,将剩余鱼汤冷冻起来。

“卓文柏夫妇就算不是鬼怪,也是某种类似东西。”

李昂站起身来,对关安雁说道,“走吧,我们去探索村子。”

既然正面遭遇了袭击,那也就不用隐藏身份,李昂和关安雁带上符箓装备,走下楼梯,从卓文柏夫妇的房屋开始搜索。

整座房屋一切正常,一楼有大厅、厨房、夫妻二人的卧室、家中女儿的卧室,二楼是客房与杂物间。

从房间里找到的衣物样式来看,他们家女儿差不多十岁左右。

厨房里那口煮过鱼汤的锅,被洗过了,没看到有其他活着的鱼。

其他房间,没有值得注意的地方,也没有楚浩漫来过的痕迹。

李昂和关安雁商议一番,沿着房屋侧门,走了出去。

街上雾气弥漫,能见度颇低,两人并肩行走,举着火光符箓,缓慢前进。

村中寂静无声,看不到半个人影,李昂随意撬开一户人家房门,悄悄推门而入。

踏踏踏。

屋子里面来回响着脚步声,

这户人家的主人——李昂黄昏时看到过的一位农户,正面庞扭曲,拿着刀刃,脚尖点地,在屋子里游荡徘徊。

‘化为鬼怪了么...’

李昂思索片刻,在对方发现自己之前,关上木门,和关安雁打了个手势,退出了这间平房。

他们又去检查了其他几户人家,发现全都是这种情况,整座村子里的人,似乎都在夜晚变为了鬼怪。

“什么村子里的人或多或少都有夜游症,其实就是转化为鬼而已。白天做人,晚上做鬼。怪不得要紧闭房门不让外出。”

李昂环顾整片栖水坳,这片山区林林总总大概有上百座房屋,至少四五百人,如果全部都是卓文柏夫妇那种程度的鬼怪...

他们这支救援小队绝对扛不住。

关安雁轻声问道:“现在怎么办?”

“...先想办法找到其他人,再去寻找楚浩漫。”

李昂问道:“你身上的通讯烟火应该还有吧。”

“嗯。”

关安雁点了点头,从怀中取出通讯烟火,刚要使用,就被李昂制止,“去村外。烟火动静可能会惊醒村子里的这些‘村民’。”

“好。”

两人穿过雾气,来到村外山坡,正要使用烟火,就看见远方夜空中闪过极其微弱、不仔细看根本察觉不到的烟火光芒——已经有人提前用了。

“走。”

李昂见状立刻与关安雁奔向烟火所在地,在一处林间,找到了那位鹿篱书院的嵇星望,以及面色惨白的余永。

“你们怎么在这?其他人呢?”

李昂见状立刻问道。

嵇星望回答道:“我在那场大风地震之后,就来到了这片山区,发射通讯烟火后,遇到了余永余远兄弟。我们三人探索之际,余远被雾气里的什么东西直接拖走不见。”

“直接拖走?”

李昂惊诧道,嵇星望是鹿篱书院的修士,而余永余远则是岭南道的有名傀儡师,就算遇到了异类袭击,也应该至少能看到对方的长相。

“嗯。”

嵇星望缓缓点头道:“对方动作太快了,而且像是拥有智能,直接绕开了我布置下的警戒符箓。”

“...”

李昂沉默了一下,先是有一整座村落的鬼物,又是隐藏在雾中、能直接突袭拖走修士的异类,这次的救援之行可以说是开局不利。

“我们再在这里等一阵,可能有队伍里的其他人看到通讯烟火,朝这边赶过来。”

李昂大致和嵇星望、余永介绍了一番他在村里看到的情况,建议道,“如果等不到人,那我们就先去找余远,看看能不能把他救出来。”

救出来实际上只是个美化的说辞而已,

在异变里面被不知道什么形状的异类拖走,余远还活着的概率太低了,就算能找到也基本是为他收尸。

“不用找了,我兄弟他...已经死了。”

脸色苍白的余永沉默片刻,突然说道:“我能感觉到。双胞胎之间的感觉。”

他面露痛苦之色,抱着头喃喃道:“分尸。他已经被撕碎了。”

“...”

嵇星望张了张嘴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拍了拍余永的肩膀,聊以安慰。

这次行动是要救出他的学生楚浩漫的,但楚浩漫人影都没见到,队伍里就折了一个,其他人也生死未卜。

李昂对余远的死没有太大感触,问余永道:“你能感觉到他在哪里吗?”

余永平复了一下情绪,缓缓起身,指了一个方向,“似乎在...那个方向。”

四人当即动身出发,踏过茫茫雾气,来到了一处建筑物前。

这是,栖水村的祠堂。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