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次元小说 > 诸天:从射雕开始无敌 > 第71章怕死而已全文阅读

第71章怕死而已

若说顾朝辞一声断喝,这些人只觉其内力深厚,可后面这句询问,虽是云澹风轻,但慑人之力,尤在那声断喝之上。

这帮人绝大多数,都是贪生怕死之辈,若真都有那位,扬言要将李莫愁,斩成十七八块的雄心壮志,十个李莫愁都撂这了。

可他们几乎都是一般心思,专等不要命的上前拼命,自己好捡现成便宜,如此一来,都是你观望我,我观望你,均是逡巡不前。

而今有些人,听了顾朝辞这声询问,不知怎的,突然福灵心至,或拽或劝自己亲近之人,就有三十多人,朝着谷口行去。

但这些人一走,顿时嘘声四起,其中一些人见此,更是羞愤,索性急忙分开人群,掩面疾奔。

但也有些人,很是从容,不疾不徐,走到了谷口后,也不直接离去,反而坐了下来。

身在谷中一些人,还有闲心,在为这些人扼腕叹息,只觉这些出谷之人,一辈子的江湖声名,算是彻底毁了。

竟被一个不知来历之人,一声询问,就吓得跑路了,呵呵……

毕竟出来混,贪生怕死这类事,大家不是不可以做,但你得讲究方式方法,不能直接做到明面上啊!

顾朝辞眼见自己这番善意,终究还是错付了。有很多人,并不领情……

嗯,准确的说,这帮留在谷内之人,自觉就算走了几十号人,还有二百人,这小子草鸡没名,内功再是了得,还能将他们这多人,给怎么了?

一人更是直接发笑道:“小子,你放着正经事不做,在这穷吼作甚?莫非吃饱了撑的慌,到这儿寻消遣来了。”

顾朝辞连那人看都没看,只是点了点头道:“诸位既然留在这里,想必都是辣手书生与这位姑娘的仇人了,你们肯定有人再猜,我到底是谁!

呵呵,也不用大伙费心了,且让你们瞧瞧,我的庐山真面目!”

说着便伸手,揭去了头上斗笠。

饶是群雄猜测对方年纪不大,可看见顾朝辞的长相,还是有人忍不住的发出惊呼。

只见他面目俊秀,剑眉入鬓,星眸生威,英气勃勃,虽只是一身青衣劲装,看起来也与李莫愁这等绝世美人,甚为般配。

饶是一些人,对李莫愁心中恨急,也不得不承认,这两人确是一对少年璧人。

这时就有人颤声叫道:“你……莫非……莫非就是辣手书生……”

顾朝辞双手背负,哈哈大笑,蓦地里脸色一变,厉喝道:“顾朝辞在此,谁人想报仇,就请上前来!”

他神目如电,在众人脸上一一扫射而过。这些人见他立在场上,双眉齐轩,渊渟岳峙,俨然一派宗师气象,浑视众人有如无物。和他目光接触之时,无不栗栗自危。

虽然这些人口口声声,说自己与‘辣手书生’有深仇大恨。

但见他神情冷森,再想起那些江湖传闻,尽感不寒而栗,别说上前报仇,就是连动,也不敢动上一动,生怕发出半点声音,就被人拿来当场立威了。

李莫愁心中念头,更是急转不停,眼见顾朝辞神威无两,只是报了一个名号,就震的数百人噤若寒蝉,顿觉自己或许对意中人,还是了解不够!

再看他那,并不十分高大的背影,却觉好似顶天立地,越看心里越是踏实。

心里不禁生出一个念头,若在他身边,好似世间无任何疑难之事了。

想着想着,心头砰砰直跳,俏脸已然热的滚烫。

不过她这幅姿态,顾朝辞自未发现,但穆念慈早已找了块石头,就坐在李莫愁旁边,对这一切都是尽收眼底,但笑吟吟的并不气恼。

因为她刚才也想通了,李莫愁为何要对她与顾朝辞,冷言冷语了。这其中关节,一经想通,自是对李莫愁好感大增了。

顾朝辞看向那姓相的老头,戟指怒斥道:“姓相的,你说你师兄一家为我所杀!

呵呵,若真是如此,他们一家也好不到哪去。我顾朝辞虽然杀人无算,但灭门这等狠绝之事,我素来只杀为金人作伥,欺压汉人的叛族败类,或者就是那些作恶多端,依仗权势,经常灭人满门的畜生!

你敢不敢说说,你师兄一家,姓甚名谁?他们都是什么人!”

姓相的老者老脸涨红,但想了想还是忍住了,不敢应声。

顾朝辞冷哼一声,又环顾四周,朗声道:“你们里面有些人,的确有亲人好友为我所杀,你们为其报仇,更是理所应当。

可一些人,我顾某人连听都没听过,却也赖在了我头上,他们都是什么人,也配我顾朝辞去杀上一遭?

诚然,有些人的确是,中了别人栽赃嫁祸之计,误以为是我所杀!

但其中一些人,最为可恨,明明都知道那些人,究竟因何而死。

或许是偷人家妻子,被人杀了,或者又是去做什么不要脸的事,为人所害,却也要故意按在“辣手书生”头上,这又是为什么?

呵呵,无非是自己往脸上贴金,让这些人,死的更有牌面一点罢了。

毕竟顾某人出道以来,所杀之人,都还算有点名头,不是一府霸主,就是江湖成名人物。

呵呵,那些无名鼠辈,我顾朝辞还不屑去杀,硬往我头上栽,他们也配?!”

众人听了这番话,都是默然半晌,因为他们不得不承认,人这话说的没错,他们其中有些人,的确知道自己亲朋好友,死的不是很光彩。

可“辣手书生”四处杀人,白道黑道均有涉及,那么安在他身上,就体面多了。嫁祸手段,也很简单,只需要在墙上,写上一行字“杀人者,顾朝辞也!”就够了。

具体是真是假,谁会真的去深入探究呢?

这时却有一人大声道:“阁下凭一言而定对错,还不是仗着自己武功盖世,至于孰是孰非,在你心里真的重要吗?

而且据你所言,那些被你灭门之人,都是死有余辜。但他的家人中,未必就没有无辜之人,那些幼童、老者莫非也是十恶不赦?你如此滥施杀戮,与那些所谓罪有应得之人,又有何异?”

顾朝辞笑着点了点头,朗声说道:“你说的不错!这是非对错,本就是世上最为难言之事。

可当今天下,异族当道,金国得了大宋半壁江山,想杀多少汉人便杀多少,你怎么不与他讲是非?

他们想要汉人妻女,伸手便要,汉人若敢反抗,他提刀便杀,他跟你讲是非么?

天下大事也不说了,就说这江湖上,一些黑道中人,打家劫舍,奸淫掳掠,杀人灭门,他们与你讲是非吗?”

我只不过杀了一些汉奸畜生,你又有何资格,跟我讲什么是非?

尔等为了江湖名望,哄聚一堂,难道没人怀疑过,所谓“辣手书生”非我一人,怎不去做点明辨是非之事?

又怎不去细细查访,究竟是何人,在冒名犯桉?”

这人又接口道:“阁下此言差矣,既然是你被人栽赃陷害,就应该自己去查明真相。而不是在这里,说几句话,就算对我等有个交代了!

顾朝辞闻得这话,颇有一番道德绑架的意思,不由循声看去,见是一个书生打扮的年轻人,冷笑道:“不识好歹的东西,你以为我是在对尔等交代?

你以为我在乎被人污蔑、栽赃?

你以为你在这里,驳斥我几句,就能大涨江湖声望?”

这人继续道:“怎么?在下难道说的不对?你武功再高,莫非还能将我等仁人志士,都给杀了不成,你这魔头……”

这人言犹未完,李莫愁霍然起身,上前几步,长剑一指对方,叱喝道:“你也配称仁人志士……”

顾朝辞却是一摆手,打断她的话头,看向穆念慈与李莫愁,嘴唇动了几动,好似没有任何声音发出。

但李穆两女,均是听的清清楚楚:“你们快撕下衣襟,紧紧塞在耳中,再用双手牢牢按住耳朵,再运转内功心法,事关性命!”

他这几句话,凝声成线,声音极低,旁人自然一无所觉。

穆念慈、李莫愁听他说得郑重,赶紧依言撕下衣襟,塞入耳中,再以双手按耳,默默运转内功心法。

顾朝辞眼神一瞥,眼见两女准备好了,突然间朝着人群,张口发啸,声若狂风怒号、龙吟虎啸。

离顾朝辞最近的数十人,他们登时只觉好似一股无形罡气,向自己涌来,想要躲避,已然不及,登时头晕眼花,手脚酸软,委顿在地,口中鲜血狂喷。

谷内飞鸟也登时展翅疾飞,可又当即掉下地来。拴在外围的马匹,更如疯了一般,甩蹄带缰,有些直接扯断缰绳,朝着谷外狂奔。可那谷口狭窄,只容两马并行,又能跑出几匹,马承受能力比好多人更强,但也没坚持多久,上百匹马互相拥挤,坚持一会,俱是四蹄瘫软,摔倒在地。

这本就是一个酒壶般的山谷,顾朝辞提足内力,施展从洪七公那里学来的一门“吟龙啸”,全力之下,那真如虎啸狮吼一般,只震得山谷鸣响,久久不绝。

这数百名武林豪杰,一听在耳中,无论远近、武功高低,先是错愕,又齐齐摔倒在地,瘫坐一团,七窍流血。

其中有些人,内力大为不弱,还想运内力和他啸声相抗;有的人也想要,伸手去按住耳朵,但平时很容易做到的动作,今天却是难如登天。

脸上肌肉不住抽动,神色极为痛苦,宛如身遭酷刑一般,但很快便一动不动了。

穆念慈、李莫愁虽已塞住了耳朵,听不见声音,但仍被顾朝辞这声长啸,震得心摇神驰,气血翻涌,脚下都有些站立不稳。

幸好二人内功根基,都甚为坚实,一般武林中的好手,都远远不如,总算没有摔倒。

顾朝辞见谷中躺了一地人马,都是悄无声息,显然已被震死,遂住口停啸。

对穆李二人打个手势,两人也取出了耳中布片,就听他幽幽道:“这世上万世不移的法则,就是弱肉强食,强存弱亡!

遇上自己无法匹敌的对手,连眼力见都没有,那就是自己找死了!”

穆念慈其实早都知道,顾朝辞对这些人动了杀心,眼见几百条性命就这么没了,心中虽是不忍,可也不能说他什么。毕竟他三番五次,给了这些人机会。

李莫愁见顾朝辞只是发出长啸,就让数百人尽皆倒地,各个七窍流血,显然心脉已被震断。

她平生哪见过,这等威势,纵然知道顾朝辞武功之高,世所罕见!

可见了对方这等神通,一时之间,竟不知说些什么才好。而今闻言,不禁问道:“你既然有把握对付他们,又何必与这些人,讨论什么是非对错?”

顾朝辞斜目凝视于她,心想:“这娘们比我还狠,听她的意思,只要能杀的了,就应该直接杀人才对?”

当即说道:“怎么?在你眼里,我就是一个杀人狂魔,只要遇上不如我的人,就应该什么都不说,直接就是杀杀杀!?”

李莫愁闻言一怔,就听他接着道:“上天有好生之德,但大家都是在闯江湖,博名望,我若不杀他们,他们就得杀我!

不同之处,只是我比他们武功高罢了!

讨论是非对错,也是让那些不知好歹之人,死而无怨。让一些懵懵懂懂,还以为真是我,杀了他们亲人的人,能在临死前知道真相,那么心里也能舒服些。

tsxsw.la

毕竟机会,我给了他们,他们硬要找死,又能怪得谁来?

刚才谷口肯定还有人没走,他们武功与这些人差不了多少,但有点眼力见,命就留下了!”

李莫愁点了点头道:“你这么一说,我就懂了,你倒真有一颗慈悲心。”

穆念慈看了李莫愁一眼,心想:“还真是情人眼里出西施了,这和慈悲有什么关系?辞哥那是想让那些,有眼力见的人,将他这番话,传扬出去。

言外之意,我手段虽狠,但跟魔头可不沾边!”

想着当即问道:“辞哥,你这一阵长啸,这里的人,恐怕都被震死了吧!

你这是什么功夫啊?我都不知道!”

顾朝辞看谷中人、马遍布,横七竖八,躺了一地,到现在也没有任何声息,长叹一声道:“唉,这门音波功,一旦施展不分敌我,不分轻重,我向不轻用。

至于这些人马,几乎没有活下来的可能了!就是有人侥幸能活下来,也会成了白痴疯子。

这门功夫叫做“吟龙啸”,学起来也不难,只要你内功修为到了,中气充沛,断喝、长啸震死这帮人,都属等闲。

这门功法也是师父教的,以后你内功修为到了,我就教你!我们走吧!”

穆念慈点了点头。

三人一出谷口,早已杳无人烟,显然那些本在谷口观望之人,都吓疯了,早跑的没人了。

至于马匹,也是一匹都不得用了,好在三人轻功了得,沿着大路步行,速度也不慢。

顾朝辞朝着李莫愁:“李姑娘,以后再有人骂我,你就不要管了,人生在世,不招人骂,皆是庸人!

你若因为我,出点什么差错,我又于心何安?再者说,尊师岂能不心疼?”

李莫愁强颜欢笑道:“我师父将我赶了出来,早已不管我啦!我一人闯荡江湖,逍遥自在,也挺好!”

顾朝辞压根没打算告诉李莫愁,林侍女对他有托付的意思。毕竟他也不是傻子,李莫愁对他好似生了情意,那么对待这种女人,只有不爱、方能不负,一旦招惹上,她的性子,什么事做不出来?

想他顾朝辞纵横江湖,若哪天被自己女人给弄死了,那岂非天大的笑话?

当日林侍女让他照拂一二,那就只能一二,再多那是不可能了。

故而也就不再多言,转身就与穆念慈说起了话。

穆念慈也看出了,自家情郎对李莫愁,颇有一种避之不及的意思,一时间还觉好笑。

李莫愁眼见顾朝辞和穆念慈,有说有笑的样子,心里酸酸的,心想:“自己倘若也能与顾朝辞并肩闯荡江湖,该是何等的逍遥自在。而现今自己却……”

想着想着,眼泪几欲流出,忙转头向路侧,强行忍住。

……

三人到了一座镇甸,寻了家客栈,掌柜见李莫愁与穆念慈,均是腰悬长剑,李莫愁又是浑身浴血,直吓得话也说不出来了。

顾朝辞好言抚慰道:“掌柜的,我兄妹三人遇上强盗,让我们杀了,你先给我们,准备两间上房,再拿些吃的来。”

掌柜的颤栗不已,一听这是敢杀人的主,急忙为三人,准备酒菜,嘴里又不停念叨“阿弥陀佛”,这里离少林寺也就一日路程,做酒楼客栈的,基本上都信点。

李莫愁看到掌柜神情,已明了几分,失笑道:“只可惜我没带换洗衣服,看来我得出去买几件了,就是不知得吓坏多少人了!”

穆念慈道:“李姐姐,你若不嫌弃,我倒有几套衣服,你先将就着换上吧。”

李莫愁也知自己和穆念慈高矮、胖瘦差相彷佛,若不看脸,真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笑道:“穆姐姐,你心眼可真好,难怪能遇上顾大哥,这等英雄人物!”

她说到这里,心头那股酸楚,直冲泪腺,忍了许久的泪水,哗地一下流了出来。

穆念慈大惊道:“怎么?我说错什么话了吗?”但心中电念一闪,已知其意。

顾朝辞摸了摸鼻尖,笑道:“她刚才被人围攻,一定是被吓着了!”

穆念慈先给了顾朝辞一个白眼,又笑道:“李姐姐,过去的事不要再想了。”

拉起她的手,便回房去换衣服了。

顾朝辞看着二人离去,也是叹了口气,半晌无言。

他也想过,倘若不知,李莫愁骨子里,是个什么人,就冲对方的美貌武功,他也有心上手,毕竟这个时代,有本事的三妻四妾才是常态,从一而终才是另类。

但越知道,越是不敢尝试。

这娘们,因为陆展元喜欢何沅君,就要弄死陆家一门,遇上姓何的,管你干什么,统统不放过!

若接受了这女人,以后沾花惹草之事,且先不提,毕竟这事,对他来说,概率不大,可她要是为了独占宠爱,对穆念慈下毒手呢?

这女人在这点上,可比黄蓉这个“小妖女”还要可怕。

顾朝辞一个人,在这思忖不停,过了一会,掌柜来叫方才停止思虑。

原来一桌酒席已然摆上了。

虽不过是些家常菜肴,乡间野味,但三人都饿极了,风卷残云般,吃的碗干盘净,顾朝辞将一壶酒,也喝得点滴不剩。

李莫愁这时情绪,也好了很多,看着顾朝辞,一双美眸都在发光,笑道:“这下我们可都成大肚儿汉了。”

穆念慈虽是在吃饭,那小眼神却是“嗖嗖”地将顾朝辞看个不停。

顾朝辞见她眼神古怪,欲待发问,已明其意,大是尴尬。

李莫愁一脸疑惑道:“穆姐姐,你天天守着他,还瞧不够怎地,他脸上又没长花儿?”

她说的澹然,但语气中颇有一股酸熘熘的意思。

顾朝辞感受最是明显,心下暗叹:“女人都是会演戏!”但他就在这装傻充愣,只拿了个空酒壶,装作喝酒的样子。

穆念慈笑道:“我是看看他的头,变成多大了?”

李莫愁毕竟从古墓出来不久,再是聪明,也有些不明所以,很是讶然道:“人的头还能大能小吗?”

但她这话一落地,再看顾朝辞那副样子,心想:“这莫非是什么隐语,与我有关?”

她想到这里,俏脸一红,起身道:“你们慢慢聊吧,我打了一架,累的很了,可得回房,好好休息会了!”

顾朝辞与穆念慈也就一起回房了。

嗯……

顾朝辞经常与穆念慈同屋而眠,他的借口很是高大上。什么修习内功,凶险万分,需要随时看护,亦或者他仇家太多,两人睡在一起,也安全等等。

穆念慈见他说的有理,自然也就同意了,后来眼见顾朝辞,真的很有君子之分,从来没有什么非分之举,也就习惯成自然了。

穆念慈刚一回屋,很是随意道:“李姑娘这人,也是很亲近人的,你怎么像是很怕她的样子?”

顾朝辞笑道:“你是女孩子,她当然亲近你!”

穆念慈摇了摇头,嗤笑道:“你一点都不老实,李姑娘的心思,你岂能不知?可是你与人拼杀,也从未怕过。但对她,我觉得你有种发自内心的恐惧!”

顾朝辞沉吟道:“唉,你说的也对,不是我不知道她的心思,我就是单纯怕死!”

“怕死?”

穆念慈笑着道:“没看出来,李姑娘才貌双绝,又如何能与死联系上?”

她见顾朝辞定定地看着自己,又叹道:“我是有些心疼她,我虽然爱你,却也不至于,想你想得能流泪。

今天你和李姑娘站在绝天谷,我心里生出一个想法,彷佛你们才是天生地设的一对。性格又像……”

顾朝辞揉了揉额头,很是气苦道:“你是诚心让我头痛不是?

我和她是一对?那晚上我们睡在一起时,你捅我两刀便了!”

穆念慈听他如此说,醋意登减,羊嗔道:“美的你,你纵然喜欢人家,人家还未必愿意,与我共侍一夫呢?

你还端起架来了!

人可不是我这种土命人,能受你的骗!”

顾朝辞知道再是贤惠的女人,一到这事上,也有不可理喻的趋向,也只得置之不理。

而今已到下午,顾朝辞也就没有急着离开,便住了一宿。

翌日清晨,三人吃过早饭后,顾朝辞出去,弄回了三匹马,便上路了,行到一处岔路口,李莫愁勒住马,问道:“你们意欲何往?”

顾朝辞很是诚恳道:“我们是要去江南”

李莫愁一听这话,心中顿凉,也是有些气苦难言。

她知道顾朝辞要去少林寺,这是穆念慈昨天告诉她的。

但没想到顾朝辞还说去江南,这是什么意思,已经很是清晰了。心中也生出了一阵恼意,心想:“你有了穆姐姐,本姑娘又岂能愿意与别人分享郎君!”

当即“嗯”了一声,很是澹然道:“那我们怕是不同路!”

穆念慈也是心中一紧,昨天她见李莫愁对自家郎君,情根深种的样子,有了些许不忍心,便开导了一番,还跟她说了,自家郎君要去哪里。

毕竟她吃醋是本能,不善妒这是品行。

但没告诉顾朝辞这事,而今听了这话,不由有些尴尬,知道李莫愁心里肯定又难受,当即问道:“李姐姐,你要到哪里去?”

李莫愁笑道:“我倒也没一定的方向,但这江湖浩瀚,我得四处历练一番。”

说着两腿一夹,策马疾驰,忽又回身道:“穆姐姐,若是有缘,我再送还你衣服。”

穆念慈道:“好!”

见李莫愁已跑远了,方才叹了口气,对顾朝辞说道:“辞哥,这下你伤了她的心了,我昨天告诉她,我们要去少林寺了!”

顾朝辞:“……”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