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重生香江之大亨时代 > 第二百零六章 终战全文阅读

第二百零六章 终战

“阿荣,怎么了?霍大亨临走前和你说了什么?”

雷觉华见雷蕴荣在门口和霍大亨聊了两句就站在那里怔怔出神上前问道。

“没什么爸,霍大亨就是告诉我一定不要缺席了。”

“你是不是觉得我退休了脑子就不好使了?拿这么蹩脚的借口搪塞我?说说吧,说不定我可以给你分析分析。”

雷蕴荣叹了口气苦笑道:

“其实也没什么,最后临走前霍大亨告诉我这次的国庆庆典,李超人也专门受到了邀请。”

“这不是很正常的事吗?李超人不说现在因为和你争夺和记黄埔这件事情而名震香江,就是在此之前也是个小有名气的人物。”

“这我当然知道,只是霍大亨在临走前就专门和我提到李超人而没有提其他人,我觉得他肯定有什么深意。”

“你是觉得他这是在给李超人做说客,想让你放弃和他争夺和记黄埔公司?但是这也不对啊,如果他真的是说客的话,他也没必要这样和你打哑谜直接和你说就行了。”

“爸,我当然知道霍大老不可能给李超人充当说客,他们的交情还没有好到那个份上,他也没必要趟这谭浑水。”

“我是觉得可能大陆那边是想表达什么意思,毕竟霍大亨都可以说得上是大陆在香江富豪圈的代言人。而且以他的身份,没必要仅仅是邀请我们北上而亲自过来。”

“阿荣,你是觉得北方那边在干涉你和李超人争夺和记黄埔这件事?”

雷蕴荣点点头说道:

“没错,爸你说会不会是李超人请动北边充当说客劝说我放弃,毕竟李超人之前几次也去了京城好几次,和那边的关系也不错。”

“这不可能,虽然你们这件事情闹出很大风波,但毕竟只是商业行为,人家要管理诺大一个国家千头万绪怎么会有时间和精力来掺合你这一件小事。”

“再说了,虽然李超人和大陆的关系不错,但是我们雷家通过这几年的交流,和大陆的关系也不差,更何况现在我们雷家的实力可不是此时的李超人可比的,大陆那边也不会这么傻,宁愿明知道这样做会得罪你还这样做。”

“那霍大亨最后专门和我提及李超人也会出席庆典是什么意思?”

“这就是我为什么不太愿意参与政治的原因,说话总是不说明白一点,绕来绕去猜来猜去。”

雷蕴荣可以说出道就处于高位,然后地位更是越来越高,几乎没有谁和他说话让他去猜到的,只有他说话让其他人猜的份。

现在霍大亨说得这样云里雾里,让雷蕴荣很不适应。

又或者说,是自己想多了?

雷觉华见雷蕴荣还在为这件事烦恼,接着说道:

“阿荣,其实你不要把事情想得这么复杂,先不要去考虑大陆那边是怎么想的,而是先考虑一下你自己是怎么想的。”

看着雷蕴荣略微有点疑惑的目光,雷觉华接着说道:

“假设大陆真的希望你能以和为贵,劝说你放弃和李超人争夺和记黄埔,你会答应吗?”

雷蕴荣略微迟疑了一下就摇头道:

“不会!”

虽然雷蕴荣心向大陆,但是也不是圣母,他会以自己的方式去和北边相处,而不是一直无脑地牺牲自己的利益。

“既然如此的话你又有什么好纠结的呢?不管霍大亨他临走前和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你只需要按照自己的计划走下去就行了。你现在在这件事情上投入了这么大的资金和精力,不管如何,我也不赞成你放弃。”

“我明白了爸。”

雷蕴荣也是一时之间想岔了,心中总是潜意识地认为要站到北方这一边。但是就算是自己有这个态度也不能表现得太过谄媚,说实话,如果你表现得太过听话的话人家可能还会怀疑你是不是别有用心,或者人家压根就不会珍惜你的这一份好意。

看到雷蕴荣这松缓下来的神情,雷觉华笑着说道:

“那你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了?”

“当然,彻底把和记黄埔拿下。”

“阿荣,你可不要大意了,今天李超人又从汇丰银行贷款了八亿港元的现金,这场收购战你们还有的打。”

汇丰贷款给李超人这件事他们虽然没有大张旗鼓,但也没有遮遮掩掩,不少人和媒体都知道,其实这也是汇丰银行在向外界表明自己的一个态度:

身正不怕影子斜,汇丰和李超人之间没有什么内幕交易。

在外面舆情汹汹的时刻,汇丰居然还这么刚地将钱贷给李超人,也是不惧外面的流言蜚语。

“我知道的爸,虽然这会让事情更棘手一些,我相信最后的胜利一定是属于我。”

“你有这个自信就行,那我也拭目以待。”

雷觉华说完就回房间休息了,不过等雷蕴荣洗漱完来到书房想处理一些事情的时候,桌子上的电话却突然响了起来。

雷蕴荣刚接起电话,里面就传来一个激动的声音:

“艾伦,搞定了!”

“真的?”

“当然,我们刚签完合同,墨迹未干,我就忍不住打电话告诉你这个好消息。”

“好!太好了,这次辛苦你了。”

雷蕴荣和电话对面的人又聊了两句就挂断了电话,嘴角不住地上扬。

有了这个好消息,那么之前棘手的问题就将不再是问题了。

雷蕴荣现在也没有心情继续呆在书房里,转身回房去抱着老婆睡觉去。

第二天,雷蕴荣难得地睡到自然醒,整理一番来到九龙证券的时候,时间已经来到了上午十点。

不同于雷蕴荣一脸的轻松,此时的罗章看起来却有点着急。

“雷生,你终于来了?”

“老罗,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让你这么着急。”雷蕴荣轻笑道。

罗章看雷蕴荣现在还能笑得出来,不由苦笑道:

“雷生,今天上午一早,长江实业的人就过来通知我们,明天上午十点召开长江实业的董事会,请你准时参加。”

“不就是参加董事会吗?我们拥有百分之二十多的股份,自动就能成为长江实业的董事,他们要召开董事会当然要通知我们。”

“但是雷生,李超人现在可是手握八亿港币的资金,他这次突然召开董事局会议目的不言而喻,肯定是要对付你。”

“他还有其他什么动作吗?”

“暂时没有发现,股市上也表现得很平静。”

“看来这个李超人也沉得住气,如果是其他人可能当天就迫不及待地有动作了。”

“雷生,李超人这样的表现反而说明他可能已经做好了准备,这次的长江实业的董事会可能对我们非常的不利。”

“不要紧,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不过就在这时,罗章办公室里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罗章刚接起来就将话筒递给了雷蕴荣,迎着他疑惑的目光小声说道:

“是韦理。”

雷蕴荣接过电话说道:

“现在打电话过来有什么事。”

“刚刚李超人提议在明天下午召开和记黄埔的董事局会议,等会就会有人过去通知你们。”

“明天下午?”

“没错,就是明天下午。”

“既然有人会通知你打电话过来干嘛?”

“如果仅仅是因为这件事我当然我不会联系你们,我还了解到一件事情可能雷生你会感兴趣。”

“什么事情你说。”

“雷生,李超人召开董事会可能是想像你之前想的那样,通过定向增发来获得更多的股权,所以这次董事会你要最好准备。”

“我知道了,还有吗?”

“这次我难得地看到李超人信心满满,他应该可能想通过明天的董事会彻底解决这次的和记黄埔收购事宜,所以他应该做了万全的准备,雷生你得想想对策。”

雷蕴荣感觉韦理对明天召开的和记黄埔董事会表现得比自己还要着急,其实也是,在李超人正式入主和黄之日,就是他韦理下台之时。

他一下台,李超人到底会不会拿捏他可能韦理也不确定。

“你放心,我自有安排,你继续帮我打探消息,最后肯定让你安然无恙。”

挂断韦理的电话以后,雷蕴荣笑着对罗章说道:

“刚刚我还说李超人忍得住,没想到他更急切。居然想在一天之内彻底解决我们。”

“雷生,韦理打电话过来说了什么事情?”

“明天下午,和记黄埔也会召开董事局会议。”

“李超人野心这么大?也就八亿港币的资金就让他这么飘了?”

“不知道,也有可能他还准备了什么其他的底牌只是我们不知道。不过我也不知道究竟是谁给他的勇气,让他敢这么小瞧我们。”

“既然他选好了日子,那我们也在明天彻底解决他!”

“雷生,现在还是李超人占据更大的优势。”罗章有点迟疑地说道。

“我知道,不过你放心,明天我自有安排。”

雷蕴荣看罗章还是有点不太信的模样,他也没有解释太多,而是接着问道:

“现在我们手里有多少和记黄埔公司的股份了?”

“百分之二十点八!”

“长江实业呢?”

“百分之二十五点二!”

“很好,看来这几天的效果不错。不过既然明天要开董事会的话,你等一下就发布一个公告,暂停邀约收购长实股票。”

“好的雷生。”

“对了,明天上午的长江实业董事会就由你代表我去吧。”

“雷生你不去?”

“下午和记黄埔的董事局会议我再参加。”

长实的董事会明显就是找虐的,雷蕴荣疯了才会去看李超人的脸色。

“那那雷生,你有什么需要安排的吗?”

“没有,你只要对于我们的利益据理力争就行。”

当天上午,长江实业和九龙证券接连发布公告。

长江实业宣布在明天也就是一月二十七日,召开新一次董事局会议。

九龙证券在长江实业发布公告之后不久,宣布暂停公开邀约收购长实股票。

两家公司这样一前一后地作出动作,让所有人都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

再结合昨天李超人拿到巨额资金,大家隐隐觉得明天的董事会可能会是一个关键的转折点,所以各家媒体也有点闻风而动,准备明天去长实公司楼下蹲着,以便拿到第一手消息。

第二天,长江实业公司楼下第一次守了那么多的记者,以前长实公司虽然规模不小,但李超人比较低调所以很少有媒体过来。

但是让这些媒体记者大失所望的是,他们并没有看见雷蕴荣这位大老过来,仅仅只来了九龙证券的总经理罗章。

虽然罗章是代表雷蕴荣的,但是他身上的看点那里比得上雷蕴荣?

李超人见到雷蕴荣没来也有点诧异,他不相信自己这次召开董事会的目的雷蕴荣不知道。

但他还是只安排罗章这个下属过来,要么是有万全的把握,要么是打算放弃了。毕竟自己在长江实业的优势可不是在和黄公司可以比拟的。

长实公司楼下门口的记者没有等待太久,才一个小时不到,他们就看见雷蕴荣的代表罗章怒发冲冠脸色通红,气冲冲地走了出来。

雅文吧

大家都还没反应过来,罗章就已经坐上车扬长而去了。

这些记者虽然没有采访到罗章,但是看他的表情就知道肯定是吃了大亏,在者说了,还可以去采访李超人这个当事人。

另一边,罗章气愤难填的回到办公室,对着雷蕴荣说道:

“李超人太无耻了,他居然也是定向增发股票,然后将最大的份额留给了自己,我们只分配到了一小部分。”

“他增发了多少股票?”

“增发了四千万股,约占总股本的百分之二十。”

“它给我们留出了多少份额?”

“不到百分之五,到我们可是长江实业的第二大股东!”

“算了别生气了,既然如此的话,这次的增资扩股我们九龙证券就不参与了,让他们稀释我们的股份吧。”

“雷生,这样的话我们对于长江实业的动作就彻底失败了。”

“怎么说失败了呢?我们抄李超人的后路本来就是为了和记黄埔,只要我们能把和记黄埔拿下,那我们仔长江实业的失败就不是失败。”

“雷生,今天下午和黄的董事会你有把握?”

“当然。”

这时罗章有点反应过来了,问道:

“雷生,你是不是昨天就有计划在长江实业上暂避锋芒?”

“没错。”

“那雷生你怎么不通知我一声,这样我就不会在董事会上和李超人那一伙人争的面红耳赤了。”

“老罗,我也不是故意的,如果我告诉你的话我怕你的演技不过关被李超人给识破了,在你不知情的情况下所外露的反应才是最真实的。”

“虽然我有了万全的把握,但是我还是不想在下午的和黄董事局会议有什么意外。”

“雷生,下午的和黄会议真的能后把李超人搞定?”

“如果没有意外的会应该可以,李超人总以为自己他安排好了一切,我就让他认为最不可能出现意外的地方给他一个大大的惊喜!”

虽然今天被雷蕴荣利用了一番,但是现在看到雷蕴荣这样信心满满的样子,罗章也心里也丝毫不恼,而是有点期待下午快点到来。

这次和记黄埔的争夺虽然耗时没有多久,但是确实挺费精力的,大家你来我往几回合,也是时候结束了。

下午,罗章亲自充当小跟班跟在雷蕴荣身后。

当来到和记大厦的时候,那些媒体记者再次云集。

他们一看到雷蕴荣过来,就像是鲨鱼闻到血腥味一样,迅速地扑了过来。

上午长实董事会雷蕴荣没有到场,但是不久之后,长江实业向交易所提交停牌申请,宣布将定向增发四千万长实股票。

而这些股票大部分被李超人给吃了,所以一跃让他的股份超过百分之四十,成为了绝对的大股东,而且可以随时将自己的股份提升到百分之四十九点九,成为控股股东。

再加上李超人是长实集团创始人,董事局主席,所以雷蕴荣针对长江实业的计划可以说彻底失败了。

所以他们很想看看雷蕴荣什么反应,或者看看他什么表情。

“雷生,对于长江实业公司的事情你怎么看待呢?”

“雷生,今天的和黄董事会会不会终结最后的悬念?李超人会不会成为最后的赢家?”

“…………”

对于记者对自己的普遍不看好,雷蕴荣也不在意。按照现在这样的声势,李超人看起来确实有点气吞万里如虎的感觉,毕竟两家公司接连开董事会,肯定是有了绝对的把握。

再加上上午已经赢了,雷蕴荣看起来也没有什么动作,所以下午看起来雷蕴荣应该也是输多赢少。

雷蕴荣没有理会这些记者,在保镖和保安的开路下,顺利进入和记大厦。

还是坐在熟悉的会议室里,还是同样有那些人,但是一些人的心情却大不一样。

李超人上次虽然胸有成竹,但是却还是表现得很低调,但是今天却表现得意气风发,笑容一直挂在脸上。

雷蕴荣则和上次一样心情放松,上次最后他是被耍得团团转,但这次,他看到李超人的笑容,他也跟着笑了起来。

韦理的变化最大,上次开会的时候他还是董事会主席,和黄大班,也是自带一股气势的。

但现在他虽然还是和记黄埔的大班,但是表现得反而像个小老弟,没有多少存在感。

沉弼上次面无表情现在还是面无表情,只不过今天他的眉头一直微皱着,似乎有什么烦心的事情。

“雷生,我还以为下午的董事会你又不来参加呢!”

“怎么会,上午老罗回来向我讲了李生你的潇洒的英姿,不由地让我非常的神往,所以下午的和记黄埔董事会我必须亲自过来,亲眼看看李超人是怎样的风采。”

雷蕴荣丝毫没有理会他话中的嘲讽,反而是很客气地嘲讽回去。

“雷生你的嘴皮子还是这么熘。”

“李生,就算我的嘴皮子再熘也不及你的手段万一啊。”

“雷生你的手段才是厉害,都已经将手伸到我的家里去了。”

“现在李生你的家不是好好的吗?”

“雷生,我们就不要再耍嘴皮子了,今天就让我们彻底解决关于和记黄埔公司的主导权问题。”

“好啊,这件事情耗费了我们太多的精力了,是时候彻底解决了。”

说完雷蕴荣就不再多话,坐回自己的椅子上。

韦理见两位大老消停下来,也宣布这次会议的开始。

其实也没有什么好讲的,今天的董事会就是雷蕴荣和李超人的舞台,主要也是看这两个人表演。

李超人没有多少废话,直接说道:

“现在我们和记黄埔债台高筑,每年的利息就需要一两亿港币,这严重阻碍了公司的发展。所以我提议,给公司提供八亿港币的资金,用于偿还债务以及公司的发展。”

雷蕴荣听到李超人搞出如此巨额的融资,没有丝毫的惊讶,笑着问道:

“李生是想把这八亿融资全部吃掉吗?”

“如果雷生不介意的话我当然没问题。”

“李生你总共就从汇丰银行贷款了八亿港币,融资长江实业就用了一半多,你哪来这么多钱吃下这八亿融资?”

“这就不劳你操心了。”

在贷款还没到手的时候,李超人就在想着这笔钱该怎么用。

首先保证长江实业这是母庸置疑的,但是雷蕴荣现在将股价生生拔高了近一倍,这就消耗了他不少的资金。

所以为了和记黄埔董事会的万无一失,他找来了后世香江四大家族的另外三个,邀请他们共同出资,参与这次和黄的融资。

虽然这样做可能会让雷蕴荣不爽,但是这是商业行为,再加上和记黄埔这块肥肉的诱惑,他们也就答应了李超人的请求。

鲨胆彤三人总共凑了五亿港币,再加上李超人手中的三亿多港币,总共近九亿港币的资金。

李超人从来没有打过这样的富裕仗,当然得一仗订乾坤。

“如果我不答应呢?”

“雷生如果不答应的话,可以一起参与这次的融资。不过由于考虑到长江实业有更丰富的地产开发经验和营销经验,同时也有丰富的人才储备,所以我认为,这次的融资我们长江实业可以出资七亿港币,这样也有助于两家公司的合作。”

“李生的胃口还真是大,一下子就要吃下一大半。”

八亿港币此时快占和记黄埔总市值的百分之二十了,如果李超人拿下其中七亿的融资额度,加强他现在本就有的近百分之二十六的股份,那他到时候手里就有近百分之四十的股份了,再加上汇丰手机还有的百分之四的优先股,基本上可以完全控制和记黄埔了。

“那雷生你的意见呢?”

“我觉得这样分配不合适,还是我们两家平分为好,我又不是出不起钱。”

“雷生,这个分配方桉已经定下了,你就只需表明自己的态度就行。”

“那我不同意。”

这时韦理说道:“既然有异议的话就举手表决吧。”

“我同意李生的分配方桉!”韦理说完立马举起了右手。

“我同意。”

“我同意。”

“我也同意。”

“…………”

看着雷蕴荣像上次那样还是孤零零的一个人,李超人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刚想举手表明自己的态度,耳边却突然响起一个声音。

“我不同意!”

李超人循声望去,半举的右手僵在半空,脸上的笑容也瞬间凝固。

PS:还有一章没写完,明天上午更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