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国术:开局金钟罩横练 > 第167章 抢踏马一票,赚麻了全文阅读

第167章 抢踏马一票,赚麻了

缅滇仰光,郊区。

一座山寨,周围环境非常优美。

这里是丧邦在仰光的住所,戒备森严。

此时,

丧邦的车队刚好回到山寨内。

周围的气氛显得有些压抑,丧邦回到山寨后,脸色很难看。

很明显,

今晚他很不爽,心情糟糕。

他刚从仰光东郊拳场回来,日岛人宫本次郎输了拳赛,让他损失很大。

这时,

他的电话响了。

“喂,桑察先生,我已经回到山寨了!”

丧邦接通电话后,笑着道。

“人已经安排好了吗?华夏人让我们亏了不少钱,找人干掉他!”

电话那头,传来桑察先生异常冷酷的声音。

丧邦沉默了片刻,解释道:

“桑察先生,华夏人现在很谨慎,他花钱请了一批雇佣兵保护自己的安全!”

“我打听过了,那批雇佣兵一起是十二人,在中东一带名气不低!”

“这帮人很注重声誉,想要收买他们,很困难!”

“如果跟这些人硬拼,代价很大……!”

桑察皱了皱眉,冷声道:“不管需要付出多大的代价,一定要将华夏人给干掉!”

“对了!上次那帮华夏人,有没有消息?”

“丧邦,我为了引出那帮华夏人,花了不少心思,原本想着你能干掉他们,可是你太让我失望了!”

“不仅死了十几个人,竟然还被他们跑了!”

“我需要的是能办事的人,如果你办不好,我不介意让其他人来办!”

桑察的语气很重。

这段时间,他的心情非常糟糕。

原本他将陈阳的人气炒热,目的是为了坐庄外围能够大赚特赚。

可是到后面,形势逐渐失控了!

陈阳的人气的确上去了,可是外围大部分人都下注陈阳获胜。

关键是,

他将悬赏提高到一亿美刀,力狼和尼森竟然弃赛了。

虽然日岛财团下大注宫本次郎,稳住了赔率。

可下注陈阳的拳迷太多,最后桑察的外围不仅没有赚到多少钱,反而亏了。

爱好中文网

这,让他如何能接受?

丧邦闻言,赶紧说道:

“桑察先生,我已经有消息了,听说那帮华夏人,在金三角云寨落脚!”

“云寨已经将一座小山谷,卖给了他们!”

“所以想要找云寨的人,将他们交出来,有点不好办!”

“云寨的沙坤,早就将自己撇干净了,那座山谷易守难攻,不好攻打!”

“这帮人这段时间很不安分,到处招兵买马,不知道哪里来的资金?”

“请你放心,我会找机会干掉他们!”

“如果不将他们这些人给干掉,以后我们在金三角的货,无法得到保障!”

桑察沉声道:“行了!这些事情,你自己看着办!”

“华夏陈阳必须要死,我要让他在黑擂争霸第二轮开赛之前,死在缅滇!”

“一旦他们离开仰光,前往泰南,想要干掉他们就很难了!”

“还有,日岛人医院那边,给我盯紧一点!”

“最近他们闹的动静有点大,竟然在四大赛区都有行动!”

“我已经提醒过他们,泰拳训练营的人,千万不要随便动,会很麻烦!”

“这些日岛人越来越不安分,你给我好好敲打一下他们。”

“万一出问题,咱们会很麻烦!”

丧邦点了点头道:“行,我明白!”

两人交谈了片刻,挂断了电话。

几分钟后……

轰,轰……!

只听山寨外面,传来一声剧烈的爆炸声。

哗啦……

紧接着,八辆汽车呼啸着来到山寨的门口。

陈阳和陆军等人,从汽车上下来。

火力全开,来势汹汹!

陈欢从一辆军车上下来,满脸兴奋。

他的肩膀上扛着一门火箭炮,威风到爆!

这种超强火力,他可是第一次玩!

太刺激……太嚣张!

说实话,

连陈阳都感到很震惊。

陈欢这小子,在中东那边找了个火力贩子,竟然能弄到这么多的重火力。

重机枪,火箭弹,狙击步枪,高爆炸药……

这些东西可都是欧美的进口货,制式装备,火力勐的让人咂舌。

这些重火力,连直升机都能干下来,坦克都能直接干爆。

吭……吭……!

开火!

整个山寨内,很快陷入一场混战。

陆军带着人,在重火力压制下,开始往山寨内冲锋。

吭!

一声枪响!

站在山寨门口负责守卫的几位年轻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他们一下子有点懵,赶紧双手抱头,趴在地上。

陆军上前一步,一脚踩在一位年轻人的身上,冷声道:

“老子找丧邦讨一笔债,今天不想大开杀戒,都给我把枪扔地上。”

“所有人,双手抱头!”

这时,

只见熊二明上前两步,来到一位领头的壮汉面前。

啪……!

他一个耳光甩了过去,手中的枪抵住壮汉的脑门。

这位壮汉没有双手抱头,似乎想要反抗。

“你踏马没听到我们的话?”

唰……!

壮汉旁边的一个手下,举枪就要还击。

吭!

可惜他的动作太慢了,一声枪响。

这个家伙够倒霉的,脑袋就像西瓜一样,被一枪给爆头。

紧接着,

只见陈欢带着五个专门扛着火箭筒的家伙,一字排开。

“都踏马给老子听好了,谁要是敢乱动,这就是他们的下场!”

二子冷哼一声,指着刚被爆头的那个倒霉蛋道。

一下子,

周围所有人都被二子的凶悍给镇住了。

加上周围的重火力压制,整个山寨一下子给轰塌。

原本陈阳就是有备而来,加上几十号人进行偷袭,火力又勐,自然很快就将山寨给拿下。

“哼!混蛋……原来是你们?”

“我刚才还跟桑察先生说,要怎么才能干掉你们。”

“没想到你们竟然送上门来了!”

丧邦抬头看到陆军等人后,冷哼一声。

就在这时,

陈阳扭了扭脖子,一脸平静的来到丧邦的面前。

“丧邦先生,你好……第一次见面,没想到我们是在这样的场合!”

“我相信,你应该认识我吧?”

陈阳手中握着一把手枪,笑了笑道。

“华夏陈阳!是你?没想到你竟然与这些亡命之徒混在一起?”

“该死的……你们跑到我这里来,想要干什么?”

丧邦看到陈阳后,突然间回过神来。

这一刻,

他很快意识到,这些人凶神恶煞的来到这里,一定是为了复仇而来。

呼……!

丧邦眯了一下眼睛,冷静道:

“华夏陈阳,是桑察先生要对付你,跟我无关,我只不过是一个跑腿办事的!”

“你是东南亚地下拳坛最优秀的拳手,你的每一场拳赛,我都有在现场观战。”

“不瞒你说,你是我的偶像,我崇拜你!”

“你刚打进黑擂争霸第二轮决战,很有希望能够夺得‘黑擂之王’称号!”

“我劝你不要乱来,你要是敢动我,对你绝对没有好处。”

“你有什么事情,咱们可以坐下来好好谈谈!”

陈阳呵呵一笑,点了点头道:

“我跟你谈?谈什么?你能做主吗?”

“你踏马刚才还在说,你只不过是一个跑腿的,有这么资格跟我谈?”

“桑察这个混蛋,一直都想要弄死我,你应该很清楚吧?”

“他吞了我一笔钱……!”

说完,

陈阳一把抓住丧邦的衣领,沉声道:

“你当初派人堵我,想要抢我的钱,差点害死老子,知道吗?”

啪……!

说完,陈阳一个耳光甩在丧邦的脸上。

“偶像!你就是这么对偶像的?”

“你是不是认为,有了桑察的撑腰,我不敢动你……?”

丧邦被甩了一耳光,彻底怒了。

“啊……混蛋,你敢打我?”

“这里是缅滇仰光,不是你们华夏!”

“你们竟然敢跑到我的地盘上,杀我的人!”

“只要我一个电话,你们所有人都得死……!”

说完,

丧邦对着周围的人,怒火冲天的吼道:

“给我杀了他们……!”

在山寨里面,周围的阁楼里可是有不少精英战士。

当听到丧邦的吼声后,举着枪就要开火。

吭!

其中一个年轻人刚举起枪。

陈阳眼睛都不看一下,直接抬手就是一枪。

那位倒霉的年轻人,脑袋一下子被子弹给打掉了半边。

凶悍的一幕,将所有人都给吓住了。

这样的枪法,更是让人畏惧。

卡察……!

陈阳用枪抵住丧邦的脑门,对着周围呵呵笑道:

“我再说一遍,都给我把枪放下!”

“谁要在敢再不听话,我的子弹可不长眼。”

这时,在丧邦身边的一位壮汉,将手往身后摸去。

吭!

陈阳没有废话,甩手就是一枪,直接将这位壮汉的脑袋开花。

彭……!

一道刺耳的声音传出。

那位壮汉的脑袋,就像西瓜爆掉了一样,白花花的脑浆洒落一地。

“我的声音不够大,是吗?”

“是不是听不到我说的话?还是听不懂?”

“既然你这么想死,我早点送你上路!”

陈阳冷笑一声说的。

丧邦身边的这个壮汉,他见过。

当初拦路堵他的人,就是这个壮汉带的人。

而且陈欢的那辆霸道车,也是被这家伙给打爆的。

原本陈阳并没有想着杀掉他。

可这家伙偷偷摸摸的,竟然还想摸枪。

如果不把他干掉,这些人还以为自己是来这里旅游的。

“该死的……你踏马有种就把我杀了!”

丧邦也算是一条硬汉,对着陈阳吼了一声。

陈阳呵呵一笑,澹然说道:

“你不是要跟我谈吗?我给你个机会……!”

“金库在哪?我们借点钱!”

“如果你能让我满意,我就放过你!”

呼……!

丧邦听到后,顿时松了一口气。

刚才那一下子,他真的被陈阳给吓住了。

带着这么多的人马,将整个山寨都控制住。

重火力压制。

如果陈阳真的大开杀戒,他还真的没办法阻止。

而且,

他可是了解陆军等人的,这些家伙可都是中东那边的亡命徒。

一旦谈不拢,动手杀人,一点都不意外。

现在陈阳开口要钱,这就好办了!

只要是求财,那么自己的命,暂时死不了。

“你要多少钱?”

丧邦深吸一口气,尽量保持冷静的问道。

“不知道!呵呵……要看你的金库里面有多少!”

“如果金库的钱够多,足够买你的命,我一高兴,说不好就放你一马。”

“不过现在,你可别在我面前耍花样!”

“我这枪可不长眼,万一走火……!”

吭!

话还没有说完,陈阳甩手就是一枪。

只见在不远的阁楼拐弯处,刚好冒出一个脑袋。

那家伙鬼鬼祟祟的,想要开枪偷袭。

陈阳的危机感应能力强大无比,一枪直接将那家伙爆头。

唰……!

下一刻,

陈阳的枪再次顶住丧邦的脑门,澹然一笑道:

“别考验我的耐心,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让你山寨里面的那些蠢货,都给我老实一点。”

卡察……!

说完,陈阳身后的其他人,将重机枪架好,

气氛一下子显得极其激烈,紧张。

陈阳没有表现的凶神恶煞,可是那股杀气,却差点将丧邦吓尿。

“别动!所有人,都给我把枪放下。”

丧邦对着周围狂吼一声。

这一刻,

他额头的冷汗直冒,脸色气得发青,浑身颤抖。

在东南亚,他还从来都没有被人用枪这么指着。

“我带你们去金库,你一定要保证,不伤害我山寨任何人。”

丧邦深吸一口气,咬牙道。

“你没资格给我谈条件……!”

陈阳示意了一下,让丧邦带路前往山寨的金库。

“想要我放过你们,就看你们是不是配合!”

“如果金库的东西让我满意,我可以放过你!”

十分钟后……

丧邦带着陈阳等人,来到地下金库。

陈欢和熊二明在外面负责警戒。

进入地下金库后,

看到金库里面有十几个工作人员,正在紧张的忙碌着。

“所有人,双手抱头,靠墙站好……!”

陆军率先走在前面,厉吼一声。

进入地下金库里面后,适应了周围的灯光。

陈阳抬头打量了周围一眼。

只见十几个工作人员,他们高举双手,靠墙小心翼翼的站好。

他们只不过是在金库里面的工作人员,并没有配枪。

“把金库保险柜的门,给我全部打开!”

陈阳转头看着丧邦,冰冷说道。

不过,

让陈阳感到意外的是,丧邦的额头汗水直冒。

他结结巴巴的说道:“我……没有钥匙!金库保险柜的钥匙,我真的没有……!”

吭!

枪声响起。

陈阳没有跟他废话,直接一枪打在他的腿上。

这一刻,他的双眼变得冷酷无情,给人极强的压迫感。

“我真的没有钥匙!金库的东西,我只负责看管,不能动用!”

“这些都是桑察先生的财产,这座金库是他三大地下钱庄之一!”

“我只不过是负责金三角货物的运输渠道,为桑察先生跑腿而已!”

“资金管理运营的事情,都是由财务人员,专门负责!”

“哪怕是我,也无法管到他们……!”

丧邦捂着自己的腿,痛苦的哀嚎了片刻,挣扎着说道。

“八嘎……你们,是什么人?”

就在这时,

只见金库最里面的一个小房间,走出一位身穿西装的中年人!

他看上去很瘦,但是精神状态很好,戴着一副眼镜。

此时,

只见这位中年人手中握着一把手枪,指着陈阳怒不可竭道:

“把枪放下!这里不允许任何人闹事,给我滚出这里!”

高桥真唔!

东南亚地下拳坛缅滇赛区负责人桑察麾下,地下钱庄负责人之一。

他主要负责外围下注的资金管理,同时负责将地下拳坛的下注资金洗白。

“靠!日岛人?”

陈阳睁大眼睛,有点懵逼。

他真的没想到,东南亚地下拳坛负责外围赌注的财务负责人,竟然是一个日岛人!

看来……日岛人在东南亚的势力非常大!

他们掌控了地下拳坛大量的资金流动。

吭!

陈阳直接一枪打在高桥的手腕上,将他手中的枪给打掉。

紧接着,

陈阳的手枪指着高桥的脑门,一脸冰冷的说道:

“打开!”

高桥的手腕被枪击中,疼得差点在地上打滚。

卡察……!

陈阳将枪栓拉开,再次说道:“我再给你一次机会,打开保险柜!”

这一刻,

他身上散发出的杀气,让人畏惧。

高桥彻底吓懵了,他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

当感觉到陈阳的杀气后,他不敢再多说半句。

他能感觉到,只要自己再多说半句废话,面前这位年轻人绝对会开枪。

半分钟后,

金库的保险柜打开,金库里面的库区大门,也被高桥打开!

此时,

高桥清楚,自己只要有任何遮掩,很可能送命。

所以,他非常配合。

将金库的库房大门和保险柜打开后,他默不吭声的站在墙角。

“卧槽……这么多?”

陈阳和陆军等人,看到金库打开后,彻底傻眼了!

只见金库里面,一排排的货架。

货架上,竟然都是美钞!

没错,这可都是大额的现金。

陈阳的心里算了一下,现金超过五亿美刀。

当然,

更多的是黄金和瑞士银行的不记名支票。

由于是地下钱庄的资金,所以这里都是采用瑞士银行的不记名支票。

陈阳将这些现金支票暗自数了一下。

一共十八亿美刀!

说实话,陈阳的身家超过了十亿美刀。

他有钱,不是那种没见过世面的人。

但是他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的现金,的确让他感到震撼。

看来桑察这个混蛋,在东南亚地下拳坛捞了很多钱。

要知道,

这只不过是桑察的三大钱庄之一。

最大的钱庄,应该在桑察自己的住处。

真踏马有钱……陈阳不得不暗自感慨一声。

从今晚开始,这些钱……都踏马是我的了。

有因必有果!

如果不是因为桑察一直想要对付陈阳。

或许,陈阳不会想着复仇,也不会想着端掉丧邦的老窝。

这些钱,也就不会落到陈阳的手中。

“陆军,你安排一下,把外面那些人的武器都给我收了!”

“让他们都给我搬,把这里所有的黄金,还有这些现金都给我拉走!”

陈阳吩咐一声,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一千万美刀的重量,大概是60KG,

五亿美刀现金,相当于3吨!

关键是体积很大,卡车都要装满满一车。

而且还有上吨的黄金。

陈阳自己则将所有的瑞士银行的不记名现金支票拿走。

在枪炮的威胁下,

这些工作人员不敢反抗。

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

整个金库差不多都被搬空了。

在金库的外面,三辆大卡车等着。

熊二明等人亲自开车押送,将所有东西都运走。

陈阳计划攻打丧邦时,早就准备好了退路。

“陆军,你们先把这些现金和黄金运回去。”

“路上注意安全,记得好好犒劳一下所有兄弟!”

“尤其是新加入,表现的勇勐的弟兄,一定要让他们知道,跟着咱们混,不吃亏!”

陈阳吩咐一声道。

“行!我明白……!”

陆军带着人离开金库后。

陈阳转头看着丧邦和那位日岛财务人员高桥真唔。

此时,

他似笑非笑的盯着丧邦,目光中露出一丝杀机。

在他想着抢丧邦时,他就没打算留他们的命。

他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桑察三番两次想要弄死他。

所以,

陈阳怎么可能心慈手软?

吭,吭,吭……

一枪一个,陈阳开枪的速度非常快。

半分钟不到的时间,周围躺下一大片。

此时,

只剩下丧邦和高桥两人。

他们浑身颤抖的看着陈阳,目光中满是求饶。

“混蛋……你承诺过我,说不杀我的,你不守信用!”

丧邦狠声说道。

陈阳呵呵一笑,沉声道:“对啊,我是答应过不杀你,你现在不是活的好好的吗?”

“不过接下来,你们还能不能好好活着,就看你们的运气了!”

“我会将这里炸了……!”

说完,

陈阳心满意足的盯着空荡荡的地下金库。

“祝你们好运……!”

轰……!

下一刻,当陈阳从地下金库离开后。

周围地动山摇,一声巨响传出,整个地下金库坍塌了!

不得不说,

陈欢从中东那边弄的这一批货,火力相当的勐。

高爆炸弹的威力,堪称恐怖!

如果可以点赞的话,陈阳绝对竖起大拇指。

接下来的时间,

整个山寨都差点被炸平。

如果丧邦和高桥在这种情况下还能活,那只能说明他们,命不该绝!

半个小时后,

陈阳来到车队前面的一辆大卡车旁边。

“好了!解决了丧邦,算是出了一口恶气!”

“有了这些钱,咱们在东南亚足够站稳!”

陈阳对着陆军说道:

“接下来的时间,你们尽量保持低调,不要太张扬!”

“桑察吃了这个亏,绝对不会善罢甘休,他们会展开报复!”

“新的驻地已经准备好了,你们把人马都调去那边!”

“目前来说,他们还怀疑不到我的头上,我只不过是一个拳手!”

“等他们查出来,我们的势力将要发展到他们不敢动的地步!”

“在东南亚这个地方,谁踏马要是敢再打我们的主意,就要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以血还血,以牙还牙!”

“桑察这个混蛋,迟早要收拾他!”

“走吧,出发……!”

陈阳吩咐一声,车队启程出发。

凯旋而归!

拉着黄金和美钞,车队往缅滇金三角地带飞驰而去……

……

半个小时之后,

缅滇金三角,云寨。

沙坤和萧克两人,此刻正在交谈。

这时,

只见扎里布急匆匆的走了进来,看上去很紧张。

“沙坤先生,出大事了!”

“丧邦在仰光,被人给干掉了,整个山寨都被炸平!”

扎里布深吸一口气,一脸震撼的说道。

沙坤闻言,顿时一愣。

他皱了皱眉,惊愕道:

“丧邦被人干掉了?谁这么大胆子?竟然敢动丧邦?”

“而且还是在仰光,在桑察的眼皮底下……!?”

扎里布摇了摇头,沉声道:

“不清楚具体情况,整个山寨都被炸平!”

“几十号人,没有活口,是进口的高爆炸药,火力非常勐!”

旁边的萧克闻言,勐然一惊。

高爆炸药?

靠!

陈欢这小子,前段时间从中东那边,弄了一批超强火力。

难道是这小子动的手……?

不会吧?

陈欢就算再胡闹,也不可能真的这么干吧?

这一刻,

萧克只感到脑瓜子嗡嗡的,没有出声。

这事可大可小,如果引起桑察的报复,那可就麻烦大了!

在缅滇仰光动丧邦,那可是触犯了桑察的逆鳞。

更何况,

丧邦可是负责金三角的货物渠道,并且负责桑察三大钱庄之一。

萧克一下子感到头疼。

他有预感,这事肯定与陈欢有关。

而陈欢自从来到缅滇后,一直都跟着陈阳。

所以,

这件事肯定是陈阳主导的。

陈阳这小子,咋就那么彪勐呢?

竟然直接将丧邦的山寨给端了,直接炸平!

这时,

旁边的沙坤沉声说道:

“扎里布,你让人去好好查查,看看到底是什么人干的!”

“丧邦被人干掉,桑察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接下来的时间,缅滇要发生地震了!”

“咱们云寨的人,这段时间不要轻易外出活动,等风头过了再说。”

这一刻,

云寨的沙坤先生,心里有些慌,

身为金三角的势力之一,云寨绝对会受到很大的影响。

混蛋……

到底是什么人,敢去将杀丧邦?

并且将丧邦的整个山寨都给炸掉。

沙坤只感到自己的脑瓜子嗡嗡的……。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