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规则怪谈:我在猛诡世界里封神 > 第三十八章 走不出的记忆全文阅读

第三十八章 走不出的记忆

或许是害怕女生的家人因为手机摔坏的事闹到学校,或许纯粹正义地维护着校规。

教导主任愤怒地训斥了女生,从手机延伸到她对老师的态度,最后先下手为强地高声宣布:“带手机来学校本来就是违规的!学校不开除你就不错了!”

女生压根没在听教导主任说话,也没有给予半句回应,她平静地扶起了自己的桌子,拿起被浸在水中,湿了一小半的书。

放在书包里的平安符彻底湿了,就连里面写着美好祝愿的油墨也全糊在纸上。

被珍而重之、一笔一划书写成的“席玉”二字散开,根本看不清原本的笔迹。

“喂!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教导主任气得脸红脖子粗:“目无尊长!给我滚到外面罚站!”

女生歪了歪了头,像安抚那些受害者家属一样安抚地拍了拍教导主任的肩膀。

“在忙,稍后聊。”

举起板凳,没有一句多余的废话和挑衅,女生动作凌厉地一凳砸向其中一个男生的脑袋,又在另一个男生没有反应过来时掐住他的脖子,狠狠地按住他往墙上连撞数下。

猛击前额会让人暂时失去反抗能力,她力道控制得很好,验不出什么伤。

女生冷静地想,又很谨慎地挑选了两个部位踹了几脚,她看着躺在地上如烂泥般痛呼的两个男生,歪头露出了一个甜笑。

“好了,老师,您想和我说什么?”

席玉抱臂站在教室外,心里对这场景半点波澜也无。

坐在角落能得个清净,那些所谓的孤立排挤她根本不在意,正好她也没空参加那些过家家似得团体活动。

要不是被那怪物翻动了记忆,她早就把这件事给忘了。

继续往前走,记忆里的时间似乎转到了下午,当年的席玉懒洋洋地坐在操场的台阶上看案件记录。

市局重案组常年缺人,席玉算半个编外人员,作为一个处于凶案食物链底层的女高中生,她基本不会引起任何人的警惕。

“喂,你离她远点,听说前几天夏铭和汪木洋就是被她打进医院的。”

“长得还挺漂亮的嘛,听说她是孤儿,那她哪来的钱上学、该不会是......嘿嘿,也不知道能不能点到她。”

几个男生一边换上篮球鞋,一边发出心照不宣的戏谑笑声。

“诶诶诶,你们在说什么啊?”

又有人凑了过来。

“就是三班的席玉啊,据说生活费都是靠出去卖换来的。”

这个年纪的男生对带点擦边颜色的传闻总是格外热衷和激动,明明上一秒还是无厘头的臆测,下一秒就能信誓旦旦地告诉身边的朋友。

席玉记得这件事,似乎是有点麻烦,因为当时的她并没有听见这番谈话,理清案情打算离开时,便见这群男生猥琐地围住自己,比出了几个下流的手势。

那个案子紧急,她急着走,也没来得及做什么,隔天之后,她出去卖这个毫无证据的谣言便传遍了整个学校。

想起了一些不太愉快的经历,只不过父母在生前对她的教导和爱意让席玉不太在乎这些陌生人的言论。

脚步顿了顿,席玉向下一个记忆点前进。

是傍晚。

那一天,席玉一放学就被叫进了教导主任办公室,里面站着气势汹汹的夏铭二人和他们的家长。

“我们含江一中怎么会有你这种不知廉耻的学生!”

刚踏进办公室,席玉就险些被教导主任丢过来的东西砸到。

“老师,能不能麻烦您稍微带点脑子,不要听风就是雨,脖子上面多少也装点东西好吗?”

教导主任停了停,更生气地拍着桌:“你自己干的脏事自己还不承认!好,这件事不算,你殴打同学,目无校规,这总不能抵赖了吧!”

“对!克死父母不算还要来学校晦气人!真是扫把星!”

“老师,我可不想孩子和这种危险分子在一起上学!”

“对,老师,谁知道她身上有没有什么脏病!万一传染怎么办?”

被一群人围着骂,席玉自己倒不太在意,横竖教室有监控,谁先动手一目了然,加之这些捕风捉影的造谣也不可能对她造成任何影响。

况且那些人再怎么针对她也不可能更进一步了,打架席玉没怕过谁,说到底,她身份特殊,要是真在含江市受了什么大欺负,那市局也别查案了,干脆搬走算了。

比较让席玉在意的是,在场诸人的影子都在围着指责她时隐隐拉长扭曲,和她现在于岳山中学里看见的一模一样。

当初有这回事吗?

白事店要她看的难道就是这个?

含江会成为诡异降临的第一个地点,或许,不是偶然?

席玉垂眸沉思着,终于走到了与走廊一般无二的黑夜。

过于简单了吧?

当面看了大半各种意义上不太友好的过去,席玉却没什么反应,本应该出现的负面情绪就像被谁拿走了一样。

黑夜里,临近高考的席玉救下了一个被小混混殴打的男孩,她让男孩报警,可男孩却拿着她的手机头也不回地逃跑了。

熟悉的刑警为了救私自跑到连环凶杀案案发街道拍视频的汪木洋牺牲,汪木洋一家人却因为擦伤而要求警队给予赔偿。

刚刚到刑警队的女警主动替高中男生成为人质,却在最后关头被他推向绑匪。

......

怎么还没走到尽头呢?

席玉的脚步越来越沉,那些在之前被刻意淡忘、假装小事一桩的记忆和与之相关的负面情绪重新如附骨之疽般缠绕着她。

肩膀上不知趴了什么东西,正在源源不断地重新提醒她自己当年的痛苦,质问她经历了这些之后,怎么还敢心安理得地去考警校。

你真的能保护谁吗?

你真的愿意保护他们吗?

浓到极致的黑暗里蕴生出猩红的血丝,那些血丝蔓延在席玉的每一寸记忆里,将那些状似无所谓的表皮残忍地扒开。

眼前不再是正常的道路,而是同伴的尸体,耳边一会儿是父母殷切的教导,一会儿是那些被保护者的谩骂。

一直这样走下去,真的有意义吗?

席玉迷迷糊糊地想起小月,又想起被困在井中和李府的柳婉......

三道血色身影随之从背包里飘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