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古代小说 > 不二臣 > 第395章 兵器(一)全文阅读

第395章 兵器(一)

前方人流如织,摩肩接踵,无邪转眼便被人群淹没。

小七慢了一步跟上去,无邪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没奈何,小七避到路旁,垫着脚朝前看。

她方才分明听见了,无邪追上去之前,喊了一声“斩厄”。

那个名字,绝非寻常。

小七虽然从未见过斩厄,但从很多人嘴里听说过他的事。斩厄是个身量很高,身形壮硕的青年,这样的人走在人群里,便如鹤立鸡群。

他若是真的在这里,一定很容易被人看见。

小七仰着头,眺望远处。人流洪水一般,不断地涌过来。她进不得,也退不了,被困在原地难以动弹。

墨十娘也离开了河岸边。

“小七!”

她们被人群分隔在两侧,就像隔着银河一样无法会合。

小七在嘈杂间听见她的声音,费力地伸长手臂,向她挥了挥。也不知墨十娘瞧见了没有,她们马上就被人群推挤着,分得更开了。

天下明明还谈不上太平,但今夜到处都是人。

战事似乎真的就要结束了。

小七顺着人流,慢慢地往前走。

不知无邪追去了哪里。

他看见的人,当真是斩厄?从他们离开京城起,斩厄就不见影踪。到现在,斗转星移,已是三载。

斩厄如果活着,怎么会等到现在才来洛邑?

可他要是死了,那无邪看见的是什么?

偏偏今天是七月半。

小七屏住呼吸,在人群里快步穿行。挤挤挨挨的人,终究会散,她不能站在原地不动。

让墨十娘来找她,可比她回头去找墨十娘要快得多。

更何况,无邪看起来不太对劲。

他方才那个样子,怕是根本没有思量。

“唧唧、唧唧——”

道旁不断传来虫鸣,不知是躲在草丛里,还是在树上,声音随着天色变暗越来越清晰响亮。

河面上的灯,也慢慢都灭了。

这个时候,无邪已经追出很远。

路上的人影,从寥寥变成只剩一人。

他追得更紧了。

“斩厄”两个字,凝固在舌尖,想喊喊不出。夜风吹过来,冷却了他发烫的思绪。

眼前的人,的确很像斩厄。

身形,模样,都分毫不差。

可穿衣打扮,还有那头束起来的发,都似陌生人。

是因为三年不见,斩厄的喜好也改变了吗?

还是说,这人只是斩厄流落在外的孪生兄弟?毕竟,他们都是孤儿出身,谁晓得他们有没有兄弟。

无邪张开了嘴:“斩厄……”

他们已经离得很近,但走在前面的男人像是没有听见般,头也不回地加快了脚步。

转过弯,是座无人的小院。

无邪皱起眉头,想要伸手拉住前头的人。

“……”可男人微微一转身,刚好避开了他的手。

“斩厄!”无邪站定了不动。

风里传来纸钱燃烧的烟味。

男人还是沉默。

他看上去,要比记忆里的斩厄瘦得多。

难道真是自己认错了人?

还有这身衣裳,算什么?斩厄就是死了,变成鬼,也不会穿这种衣裳。但昏暗中,男人那副呆滞的神情,又莫名得眼熟。

无邪盯住他,问道:“你为何不说话?”

男人愣愣的,忽然张开了嘴。

里头黑洞洞的。

无邪倒吸一口凉气,下意识往后退了半步。

这人是个没有舌头的哑巴!

他不是不想说话,而是不能。

无邪勐地上前,抓住他的右手。袖子一捋,无邪将他的手臂翻到内侧。斩厄的手臂上,有一块暗红色的胎记。

“果然是你!”

月光下,那块暗红,像陈年的淤血。

无邪一把放开他的手,转而捧住他的脸道:“怎地越发傻了?这才多久,便连老子我也不认得了?”

香烛气味在风里盘旋。

若不是掌下的脸庞,散发出让人卷念的温暖,无邪真要以为自己撞见了斩厄的鬼魂。

“我就知道你不会死!”无邪用力揉了两下斩厄的脸,“这些年,你都在哪里?”

心中乱成一团,高兴、后悔、疑惑,交织在一起。

无邪有满肚子的话想要问他,但才问了两句,便惊醒般住了嘴。方才瞧见的那一幕,还印在脑海里。

是国师做的吧?

那个老头,一直都很残酷。

是以,人人都以为斩厄早就死了,只有他不肯相信。

国师能留下斩厄的命,实在万幸。

无邪想起前些天看到的那封信报,国师已经坠塔而亡。倘若斩厄一直在寻找逃脱的机会,那他的死,就是再好不过的机遇。

“罢了,你先同我回去,有什么话,咱们回头再说。”无邪松开斩厄,转而拍拍他的胸脯道,“主子见了你,一定也很高兴!”

无邪转过身,大步往前走,一边招呼斩厄跟上来:“快来!你都不知道,你不在的时候,府里变成了什么样。”

“主子他,明年就要当——”

忽然,一阵寒气,夜风似乎被撕裂了。

无邪呼吸一滞,侧过身,手持短刀,挡住了迎面而来的长剑。电光火石间,一直沉默不语,任由他捏来揉去的男人突然动了手。

“你在做什么?”

无邪抓着短刀的手指轻轻颤了下。

斩厄的力气,还是大得惊人。

这一剑噼下来,将他的手都震麻了。

“难不成,是想杀我?”

斩厄手下用力,面上没有一点表情。这木讷的样子,和过去也没有什么分别,但他的杀气,是真的。

无邪一个闪身,想要避开他。

然而,这一回紧追不舍的人变成了斩厄。

无邪大怒:“喂!你个混账东西!臭小子!当真不认得我?”

斩厄紧闭着嘴,虽然张开了也说不出话,但他就是能说,恐怕也不会说。月光下,他的眼神,毫无波澜。

手上的杀招,像另一个人使的。

无邪脱不开身。

比起斩厄,他的近身功夫,只能算是花拳绣腿。

按理说,离得这般近,短刀更好用,但他实在打得吃力。他和斩厄之间,何尝这样缠斗过?

“斩厄!”

“你到底在发什么疯?”

无邪渐渐气喘。

小院外,忽然传来个久违的熟悉声音。

“哈,不愧是无邪,竟然能同他打得有来有回。”讥诮的笑声和英俊的年轻人一道走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