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黜龙 > 第九十三章 荷戈行(17)全文阅读

第九十三章 荷戈行(17)

夜半时分,徐大郎已经离开,城内也进入到了一种奇怪的半动员状态——主体战斗人员已经开始休息,但相当多的后勤人员却在辛苦准备接下来的行军保障。

炊烟鸟鸟,接连成片,虽是夜间,却也在两轮弯月的映照下清晰可见。满城香气,配合着果木秋风,也同样让人微醺。

而待最后一批人散去,张行和白有思却没有折入室内,而是在月下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

“这样不好吧?”

“什么?”

“不用徐大郎的姐姐来看一眼雄天王吗?”

“人家刚刚死了丈夫,总得给人时间,雄天王也说东征结束后再讲。”

“我是说她要是不愿意如何?”

“要是不愿意自然没这事……我没说这个意思吗?”

“没有……但似乎又有点这个意思,你太理所当然了。”

“那是我少说话了,也是满脑子都是事情,东征的,内政的,人事的,经济的,大局的,小略的,太散乱了……不过从我本心上来讲,事情重点根本不在于此,而在于替徐世英挽回尊严……”

“挽回尊严……?”

“他这事做的,从表面上来说让人无话可讲,从我这个上头的一层来看下来更无话可说,但私底下,还是会有人说他无情无义……而咱们这般做了,不管成不成,都显得是他是早就多考虑了一层,给自己姐姐预备好了后路,其他人便都不好议论了。”

“原来如此,这一层反而是我欠考虑了。”

“不过说实话,从徐大郎姐姐那里来说,远嫁之后也明显是依附夫家的居多,不如换个帮内的,少受气,也能团结帮内,而且徐大郎骨子里是个不老实的,得让雄天王这样的治治他……反倒是她若是坚持守寡,我却以为此风不可涨。”

“想多了……哪里有人要坚持守寡的?”白有思立即驳斥。“三郎,你有些想法是极对的,但有些想法就显得很奇怪。”

张行一声不吭,直接抬头向上。

“你在想什么?”白有思察觉到了异样。

“我在想三辉四御。”张行指着头顶双月,莫名转移了话题,恰恰验证了白有思刚刚的吐槽。“我一直在想一些事情,今天刚刚接着你的话稍有醒悟……你说,这世间这数千年来,君臣纲纪这种东西越来越严,到底是怎么来的?”

“不知道。”白有思认真思考。“但这个本属理所当然吧?因为天下要一统,要一统就跟你之前说的那个词一样,要集权。既要集权,就要君臣纲纪,要父子纲纪,要夫妇……宗族……不过,为什么没有人直接喊出来这些呢?”

“因为在反复,在实验。”张行叹了口气。“正所谓,凡事必有初,什么都要讲一个源头和路线。而天下人也都不蠢,也都会思索和讨论。

“为什么要天下一统?因为不统一就要杀得血流成河……那是最最糟的情状,所以必须要一统,反反复复都要一统,于是有了百族争霸,有了巫妖人三族争雄,有了白帝独霸,有了祖帝再东征,有了唐皇继业,有了大魏再起……一次比一次接近一统。

“而天下一统,正如你所言就要集权,每一代人主与他周围豪杰,都视集权为理所当然,这一点也无多余话说。便是你师父所在的三一正教,也在有意无意扫清了大一统的人心阻碍,推动集权。

“但集权是有毛病的,权在手便要堕落。上万年,也就四位至尊,而且四位至尊的德行也在外不在内,在全不在细;南唐一度也有大一统局面,却因为皇室权重,皇家内乱导致天下崩坏,世族名门也趁势崛起;而世族名门崛起反而在江东摆了几百年的坏榜样,明告着天下人他们主事使天下更糟糕;人心因此有了反思,所以到了便有了关陇一脉,以及如今皇帝独夫一人,握有天下权柄,可即便如此,依旧造祸天下,免不了让人又起心思。”

白有思安静听对方说完,怔了许久:“就没有一个好法子吗?”

“注定无的。”张行难得斩钉截铁般的在对方面前下结论。“只能一代代吸取上代人教训,一面要集权中央,统一四海,免得一次次血流成河;一面则要考虑一旦集权,迟早要归于一人、一族,导致当今圣人这般状况,所以要防范……这两者便是天下思潮之主流,相对相抗,相辅相成,纠缠而起。”

白有思若有所思。

“不说这个了,这个一说就没完。”张行见状,忽然有些烦躁,便再问了其他事宜。“你收养孤儿的事情怎么样?”

“事情很顺利,但我本人却很触动。”白有思回过神来,依旧有些茫然。“我跟你说过吧?我在太白峰上,不是没见过收养的孤儿,但这么多人,背后父母全都是那般轻易断送了性命,着实让人惊惶,战事中死的、遭灾死的,我还能理解,可那些穷死的,困死的,怎么都找不到出路憋死的,或者找到出路忽然就死的……你是故意让我处置这个事情的吗?”

“不是,只是你提到你在雁门让人收养了卖身的孤儿,才想到让你处置此事。”张行不以为然道。“至于说触动,这个世道,你又是从最高层下来的,想要触动,哪里不能触动?你又不是李四郎那般没良心的……”

话到这里,张行忽然住嘴,因为一直在旁边并排端坐的白有思忽然折身过来,侧卧在了他的双膝上。

“怎么了?”停了片刻,感觉对方撤去身上护体真气,且呼吸明显,张行一面也撤去自己那微弱还未成型的护体真气,一面不禁主动开口询问。“你这般小儿女姿态委实少见。”

“没什么。”白有思躺在对方怀中轻声以对。“我只是在想,你又经历了什么,才能对这些事情这般看澹?”

“我没经历过多少。”张行停顿片刻,坦诚以对。“只是平素想的多一点,遇到事情心硬一点,捱过去罢了……正所谓触动归触动,可既然心里明白事情的根源在哪里,总该放下去做事的。”

白有思想了一想,就在对方膝上言道:“咱们俩其实都变了好多……我开始胡思乱想了,你开始做事了。”

张行也想了一想,然后忽然问了一句:“李定呢?那厮在干吗?”

“管他呢!”白有思没好气道,却是不再吭声。“一晚上能提两次!”

张行讪讪而笑。

一夜无话,翌日,也就从七月中旬的第一日开始,到第二日为止,黜龙帮全军陆续发动。

因为连续的驻防、移防、进军、招降、整编,各部的具体数字其实很难计量清楚,但毫无疑问,暂时扔下顾虑,在张行的严密军令要求全力东进的黜龙军绝对是实力惊人的。之前谢鸣鹤听到的五万之众是没有的,但此番突然启动的部队总数绝对超过了四万,包括知道自己妹妹跑了樊豹都没敢耽搁,放开一切折回去的他愣是在当日下午便急匆匆率部出了章丘,倾巢向东而去。

他很清楚,这是最好的转变降将身份的方式。

一时间,黜龙帮大军自齐郡、鲁郡、琅琊郡诸城蜂拥东进,分成了不下七八路,所谓“战线”也自大河至泰山山麓绵延两百里,直接压入登州境内,并在短时间内迅速收束、集结,不顾一切往登州西部名城临淄而去。

这种情况下,登州的三大义军完全失措,沿途的驻扎部队更是来不及得到任何军令,只能自行判断。但是,这种情况下,这些下面的义军小股部队又能如何判断呢?

156n.com

无外乎战、降、逃罢了。

而黜龙军展示的决心也让这些义军为之沮丧,因为抵抗的话,真的会如传闻中那样被冠上劫掠百姓的罪名开除出义军身份,然后消灭掉的。而降了的,也依旧要“依法”处置,只不过明显比上一个阶段的军令宽大了许多。

这种情况下,谣言和夸大迅速随着三部义军的溃兵在整个登州弥漫开来,登州西部的义军,主要是知世军和平原军,更是迅速陷入到了闻风而逃的境地。

也就是这种情况下,张行几乎是兵不血刃的在七月十三日抵达了临淄城下,并在第二天上午,也就是约定的时间内,汇集了几乎绝大部分东进主力。

此时的临淄城下,集合了一位黜龙帮左翼大龙头张行,白有思、雄伯南、单通海、王叔勇、徐世英、程知理、牛达等七位大头领,外加王振、周行范、贾越、阎庆、丁盛映、夏侯宁远、郭敬恪、程名起、房彦释、翟宽、左才相、贾务根、樊豹、王雄诞、贾闰士等等近二十位领兵头领。

甚至,不在军令中,但听闻消息刚刚从后方转来的翟谦、张金树、柳周臣、黄俊汉、马平儿等头领也在汇集中。

这个阵容和这个兵力,张行可以再打一次历山之战!

但是很可惜,东境已经没了另一个张须果,凑出来鱼白枚、张长恭、樊虎等阵容跟他再打一场了。

“不降?”

刚刚建立起的军寨中,“黜”字旗下,来不及起夯土将台、只在空地上威风八面的张行诧异以对。

“是。”

郭敬恪小心汇报。

“为什么?”张行诚恳来问。

郭敬恪哪里知道这些?他不过是徐大郎的先锋队伍,来的快些,别人都还在安营扎寨他就已经收拾妥当了,负责外围游弋和一些临时任务罢了。

“应该是担心被执行军法。”程大郎在旁认真解释道。“守城的徐平朗本来就是东境知名盗匪,肯定没少劫掠,而我们在之前法度严密……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他如今算是渤海军中仅次于高士通的大山头,拉不下脸。”

“那你亲自去一趟,告诉他,那是登州之前的规矩,进登州我们现在改规矩了,可以交粮食、军械充罪,当然也可以交城池来充足,只要他献城,我许他全身而退。”张行坐在原地,如是吩咐。

程大郎怔了一下,但也不推辞,而是一拱手,便直接去了。

接下来,便是重新叫门……看得出来,程大郎脚伤回复的不错,远远便能看到他轻松腾跃上了挺高的城墙。

没有将台,其他人只是学着张大龙头搬着小马扎或做或立等在那里,有的看城头,有的看张行,有的看天上云彩,有的看地上蚂蚁,而此时,周围军队还在辛苦搭建军寨。

大约去了半个时辰,程大郎方才折回。

“怎么说?”低头看蚂蚁的张行打起精神来问。

“有点麻烦。”程大郎叹口气。“说了好大一通,他最后的意思是,希望龙头能许他率部投降,再给他个大头领的位置。”

“大头领?”张行面无表情,认真追问。

旁边几十号人,包括单通海和王振在内,不下五六个人笑了出来。

“是。”程大郎也有些尴尬。“他说他城里就有五千人,周边几个县加起来过万,而且知道后方内情,登州城里也有熟人……”

张行点点头,略显不耐:“所以就是大头领?”

“是。”程大郎明智的住了嘴。

“诸位以为呢?”张行环顾四面,音量微微提升。“许不许啊?”

“怎么不要个龙头?”单通海冷笑不止。“中翼大龙头还空着呢!”

其余人也多冷笑,或者冷脸,并无人真正开口。

张行想了一想,朝着程大郎认真再问:“程大头领,你说他哪来的这个自信?”

程大郎也想了一想,恳切来对:“没见识!龙头,谁不是经历了之后才晓得利害?老程我也曾没见识过!这种人太多了,你别放心上,不值得。”

“所以,他不是在虚晃着讨价还价,而是真的想要这个条件?”张行追问不及。

“应该是。”程知理点头应声。

“你知道他现在城里什么地方吗?”张行忽然问了一个奇怪的问题。

“就在县衙大堂……”程大郎回首一指。

“那好。”张行点点头,然后勐地扭头看向了白有思。“请白大头领和雄天王一起,让程大头领领头带路,带着此间其余六位凝丹高手一起进城,将此人擒下,就在此地明正典刑……我就不去了,我这人修为不行,一个多月了,护体真气都把持不稳,省得丢脸……我在这里等大家回来。”

包括白有思和程知理在内,周围人齐齐愣了一下,但很快就面色精彩了起来。

还能这样?

或者说,已经可以这样了吗?

PS:感谢小黑老爷的上盟。

顺便给大家请个假,算是不可抗力……就今天下午阅文在北京有个官方活动,然后晚上可能也回不来,明天上午还有一个更重要的,所以基本上下一更肯定是要鸽了,望大家谅解。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