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脑海带着一扇门 > 第830章,未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全文阅读

第830章,未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

周小川带着人来到供销总社。

看着覃大宝身上还有一些屎尿,眉头皱了一下,对着赵大鹏说道:“去保卫科弄点热水过来,让他去厕所洗个澡。你们身上弄脏的也去弄点热水洗洗。”

赵大鹏闻言不满的说道:“他老爹都能弄农场去,这种人还给他弄热水洗澡,太便宜他了。”

“就是,我不信以前他对待那些人能好到哪里去。”

刘伟在旁边也附和了一句。

周小川没好气瞪了两个人一眼,“让你们去就去,哪有那么多废话,这还没审呢,冻死了怎么办?”

赵大鹏耸耸肩,跑去保卫科拿了一些热水瓶过来。

顺便从保卫科借了几套军大衣。

随后几个人推着覃大宝,带着那些银元、黄金进了厕所。

覃大宝全程什么话都没有说,让干什么就干什么,一点也不抵抗。也没有逃跑的想法。

周小川和陶苗苗两个没有弄脏衣服,就在外面的等候着。

陶苗苗给周小川倒了一杯热水,递给了他,随后问道:“队长,晚上是连夜审,还是交给保卫科的人等明天再审问?”

听到他的话,周小川想了一下,“一会看看吧!”

陶苗苗点点头,双手捂着热水杯在旁边喝着。

过了一会,几个人都洗好出来了。

来到审讯室,周小川看着坐在那里不说话的覃大宝,“覃大宝同志,有没有什么想说的?是你自己交代还是怎么弄?”

对方没有说话,在那里沉默着。

等了好一会,见他还是不说话,周小川点点头,“行吧,不说算了,你晚上自己在这里好好想一下,明天再说吧!”

说完,对着陶苗苗说道:“去让保卫科的人过来看着他,哦对了,看看他们那里有没有吃的,有的话弄点吃的过来给他。”

也没有拿什么话来威胁他。

陶苗苗闻言答应了一声,转身就准备去保卫科。

“等一下!”

突然,一直不说话的覃大宝说了一句话。

本来要离开的陶苗苗停下了脚步扭头看了过来。

随后大家将目光都放了覃大宝身上。

“我能不能和你单独谈谈?”

覃大宝没有去管其他人的目光,而是看向了刚刚站起来要走的周小川。

看着覃大宝平静的目光,周小川想了一下点点头,随后看向了其他几个人,“行,那你们先出去等一会。”

几个人闻言便出了审讯室,顺便将门给带上了。

周小川见几个人离开,将目光重新放在了覃大宝身上。

“说吧!”

本以为覃大宝会说求饶或者贿赂他的话。

可是覃大宝只是平静的说道:“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周小川闻言想了一下,便明白,估计和他那个儿子有关。

没有说话,而是静静的看着他。

果然。

覃大宝一脸平静的说道:“我藏东西的时候,郑秀秀不知道,所以这件事和他无关,我家里有一些钱和票,能不能把那些东西给郑秀秀?放心好了,那些东西都是我这些年工资存的钱。”

周小川没有答应,而是问道:“后悔吗?”

听到他的问话,覃大宝沉默了一下,“后悔,也不后悔!”

看到他疑惑的表情,覃大宝笑了笑,“你要是说这些银元和黄金,我没有后悔过,前几年你经历过吧?”

不等周小川点头,他自顾自的说道:“那几年够苦了吧?我家老家是河南的,那你知道28年前的事情吗?”

眼神中带着回忆说道:

“那时候我还小,只有13岁!”

“我爹兄弟姐妹5个,只剩下我爹和有个当兵的小姑,我本来也是兄弟姐妹7个,只剩下我还活着。”

“你知道吗?我们村的保长,就是因为有30块大洋和一根大黄鱼,从当兵的那里换了1斗粮食,他们全家都活下来了。”

“你说,我有错吗?”

“42年的时候,你经历过兄弟姐妹吃观音土被活活撑死,却无能为力的那种感受吗?”

“42年的时候,你经历过半夜去乱葬岗找腐肉吃的感受吗?”

“42年的时候,那时候吃着饭都能看到指甲盖,你经历过吗?”

(加上42年有点影响阅读体验,没办法。)

…………

“你没有!”

“可是我有!”

覃大宝红着眼睛对着周小川吼了一声。

“轰……”

大门勐地被打开,赵大鹏几个人赶忙冲了进来,见两个人都安稳的坐着。

赵大鹏迟疑的看向了周小川,“队长……”

周小川摇了摇头,“没事,你们出去吧!”

“哦!”

几人闻言又悄悄的退了出来。

屋里重新恢复了平静,不过周小川的心里却是不能平静。

有句话说的对:未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

不过覃大宝整死了不少人,这也是事实。

经过刚刚的事情,覃大宝恢复了平静,对着周小川笑了笑:“我说这些,不是求你放过我,只是在唠叨而已。你要说后悔,其实我最后悔的就是当年脑袋一热将我爹送到农场去了。”

说完一脸平静的说道:“给我几张纸和笔,晚上我会将我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写出来,也不用你们审问了。包括那些被我陷害进去的人。”

说完,掏出一个钥匙放在了桌子上。

周小川点点头,将审讯用的信筏和自己的钢笔放在了桌子上。

站起身来,出去将陶苗苗从保卫科拿来的两个窝窝头放在了覃大宝的桌子上。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对着覃大宝说道:“你这样的情况,最多在农场待个几年,出来了还能一家团聚。孩子还是要有个爸爸的。”

时间差不多到改开左右吧!

说完,拿着钥匙转身便离开了审讯室。

覃大宝听到周小川的话,沉默了。

很久以后,他突然露出笑容,拿起桌子上的窝窝头使劲的咬了一口。

另一只手,拿起钢笔,在信筏上停顿了好一会,这才开始慢慢的写了起来。

…………

周小川出了审讯室的门口,缓缓的松了口气。

看向茫然的几人,他对着几个人说道:“大鹏,去叫保卫科的人晚上过来看着覃大宝,剩下的人回去吧!天也不早了,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

其他几个人点点头,便走出了出去。

赵大鹏去保卫科叫人,其他几个人骑着车先离开了。

周小川将陶苗苗送了回去,随后直接来了覃大宝的家门口。

也没有进去,将里面的钱、票、腊肉、咸鱼和粮食都给拿了出来,提着放在了郑寡妇的门口。

“冬冬冬……”

轻轻敲了敲房门,没一会郑寡妇过来开门。

见到是周小川,脸色一变。

刚要说话,周小川指着地上的一堆东西,“这些东西是覃大宝给你的,这是钥匙。”

说完,将钥匙塞给她,便转身离开了。

郑寡妇看着地上的东西,又看了看周小川离开的背影,迟疑说道:“覃大宝……他……怎么样?”

周小川顿了一下,头也不回的说道:“估计要去农场待几年。”

说完,推着车便离开了。

郑寡妇看着他离开了以后,发了一会愣,随后反应过来,将东西搬回了屋子里。

晚上回到家里,杨月梅还没睡觉在那里勾毛衣。

她抬起头来,见是周小川回来了,便问了一句,“今天怎么这么晚,又有事情?”

“嗯,有点事耽搁了。”

将植绒帽摘下来,给放在了脸盆架子顶上挂着。

“哦,吃饭了没?没吃的话,锅里温的有饭,你去吃点吧!”

周小川闻言去厨房盛了一碗菜肉粥,坐在堂屋的八仙桌上便吃了起来。

吃着饭,他想到了今天覃大宝说的话,便好奇的问道:“娘,四二年不是闹饥荒了吗?我们这边有没有受到影响?”

杨月梅眼睛盯着手里的毛衣线,头也不抬的说道:“怎么可能没影响!不过我们这边没有河N那边严重,和前几年差不多吧!吃树皮啃草根顶了一年撑过来了。不过靠近河N那边的地方也挺严重的,饿死了不少人。那时候我和你爹还没结婚呢!”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yeguoyuedu.com 安卓苹果均可。】

说道一半,她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其实你姥姥家以前也是河N那边逃荒过来的!”

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她以前还说运气好,四二年以前就逃出来了,不然的话还不知道能不能活到这个时候呢!”

说完,奇怪的看向了他,“怎么了?问这个干嘛?”

“哦,没事啊,就随便问问!有点好奇!”

周小川笑了笑,夹了个咸鸭蛋的蛋黄放进菜粥里,唏哩呼噜的扒拉了起来。

杨月梅点点头,继续勾她的毛衣。

吃完饭,将饭碗送回厨房,回来洗洗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第二天早上,来到供销社的时候里面已经来了不少人。

都在那里议论纷纷的说着什么。

主要还是在说覃大宝的事情。

周小川闻言没有说什么,这种事情需要交给牛组长来处理。

虽然覃大宝只是个水产公司的主任,但是毕竟是供销总的下属公司,主任的级别不算太低了。

而且还是独立公司。

他们一个纠察队的小队可没有资格给覃大宝定罪,只能收集素材,判决的话还是需要牛组长和总社里的政工科来决定。

想到这里,他对着旁边陶苗苗说道:“覃大宝怎么样了?”

“哦,刘伟去审讯室了,一会就会回来吧!”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