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次元小说 > 我组建了最强剑客集团 > 第283章 【叮!永世天赋·逆转之龙,发动!】【豹更8000】全文阅读

第283章 【叮!永世天赋·逆转之龙,发动!】【豹更8000】

青登从怀中抽出束袖带,将箱子里的刀统统绑到自己的后腰上。

哐当、哐当、哐当……全靠一根带子来维系平衡的9吧刀,随着青登的起立而摇摇晃晃、相互碰撞。

正当青登转身离去,已有一只脚踏出门框时,他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倏地停下脚步,扭过头来,凝睇身后的茅草屋。

没有任何像样的家具、肮脏的尘土、从墙壁和天花板的缝隙间透进来的冷风、远离人世的死一般的静谧……

橘隆之和小野寺就在这座摇摇欲坠的破屋里度过了无数个日日夜夜。

隐约间,在既空无一人也空无一物的屋子中,青登仿佛看见橘隆之和小野寺面对面地席地而坐。

他们在这里分享彼此的情报。

他们在这里探讨之后的行动计划。

他们终日与孤寂相伴。

他们时不时地露出怯意和倦容。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吧……青登心想。

在接下菊池千水的委托之前,在得知幻附淀的存在之前,橘隆之仅仅只是一介普普通通的奉行所定町回同心。

而小野寺在尚未结识橘隆之的时候,更是一个专管赌场、身家底子绝不干净的雅库扎。

他们以寥寥二人之力,在毫无背景、外援的情况下,对抗雄踞关东的清水一族和志在天下的法诛党……

在外人眼里,所谓的“蚍蜉撼树”,不外如此。

他们就像两头冒失的豪猪,在一条不知何处才是尽头的漆黑道路上跌跌撞撞。

他们不知道、也不可能知道自己能否抵达终点。

甚至连这条道路有没有所谓的“终点”,都是一个未知数。

身为清水一族的重要干部,明明只要别淌这趟浑水,就可以享尽普罗大众难以奢求的荣华富贵……小野寺会为此感到后悔吗?

在觉得疲惫、迷惘的时候,橘隆之会不会拔出自己定制的这些刀,阅览镌刻在刀身上的这行“恶鬼灭杀”,以此来激励自己呢?

很遗憾,青登无缘问询他们了。

但是,有一件事情,他是无比确信的。

橘隆之、小野寺、还有西野……他们全都坚守住了自己的道。

“现在,轮到我了。”

男人轻声说。

……

……

一阵轻微的响动,犹如雨滴洒落地面,打破了夜的静谧。

那是一阵马蹄声,自远而近,从郊外一路传向斗南町。

四腿翻动,马蹄生风,勐烈踩踏坚硬的路面。

响个不停的蹄音,在静逸的、夜色深沉的江户里,在霜冻的、一望无际的长街上,像一阵澎拜的浪潮,又像一阵凶勐的狂风暴雨。

在弦月的余晖下,人马的影子在黄土之上长长地伸展,就像是散落了一地的如箭般的银色光华。

青登直视前方,昂首挺胸。

虽然这算不上是什么理由……但青登的直觉告诉他:如果不在今夜了结这一切的话,那在其今后的余生里,都将再无机会彻底根除幻附淀,同时也再无机会杀死罗刹。

这是一场他无论如何都不愿错过的战斗。

这是一场他宁可害左那子哭泣也要去直面的战斗。

他攥紧马缰,不再逃避!

道路尽头,一条横贯青登视野的笔直黑线跳跃而起,紧接着是一个墨块般的黑点。

那是漫长的围墙,那是高耸的清水塔。

前方传来惊呼和嚎叫。

“什么声音?”

“怎么回事?”

“有人正骑马冲过来!”

青登不理会眼前的光景,不理会耳中的声音,他磕击马腹,将胯下马匹的速度催动至最极限,噼开疾风,一步步冲向江户的最黑暗处。

说来怪异,他现在觉得心情……无比的舒畅!

迥异于此前打算逃避时的那份轻松感!

我会斩碎所有的黑暗!

就用我的刀!

青登放下缰绳,站到马背上,腾跃而起并拔出刀。

同一时间,他感到一股熟悉的、但是又与往昔不甚相同的暖流,窜遍其全身上下。

紧接着,一道陌生的、此前从未听过的系统音,在他的脑海中响起:

【叮!永世天赋·逆转之龙,发动!】

彭!

人与刀坠落而下,清水邸的大门应声破裂!成百上千的门板碎片洋洋洒洒地高高扬起,哗哗啦啦地掉落满地。

“大、大门被砍碎了!”

“来人啊!来人啊!有不明人士闯过大门了!”

“妈的!你是什么人?报上名来!”

便在这乱成一团之中,一道不紧不慢的男声幽幽地响起——。以此道男声的主人为中心的四周,瞬间变得无比寂静。

高声叫嚷的雅库扎。

面露惊慌的普通杂役。

没错,不分身份的现场所有人,都变了脸色。

原本愤怒、疑惑、嚣张的神色便是逐渐的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恐惧之色。

因为每个人都听到了那个男人所说的话:

“天然理心流,”

“橘青登。”

报上家门的刹那,青登跨步挺身,挥刀横砍身前之敌的胸膛。

刀刃的锋利度丝毫未被锈迹拖累,刀身入肉后的手感顺畅得如丝如滑。

“啊——呃!”

这人捂着变得开阔许多的心胸,向后踉跄了几步,跌到地上,挣扎了两三下后便不再动弹。

他的惨叫声,划破寂静的四周。

青登的身周再度变得无比嘈杂。

“是仁王!仁王来了!”

“他真的打上门来了!”

“不要怕!一起上!”

罗刹是为了迷惑青登,顺便打击削弱青登的名声,才授命清水荣一放出话去,邀请青登会猎于清水邸,并将大量战力、物资集中到清水邸里。

事实上,清水一族的雅库扎们也好,普通的江户市民也罢,绝大部分人都不认为青登敢接下这封战帖。

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情吗?

经过清水荣一的广泛动员,目前群集在清水邸内的雅库扎,少说也有三百人。

除了恐怖的人力优势之外,他们还有着不可忽视的装备优势。

打刀、胁差、短枪、弓箭、护具……各类装备,一应俱全。

如此恐怖的阵仗……试问天下,谁人敢闯?

仁王再怎么厉害,他也只有一颗脑袋、两只手臂、两条腿。

大半年前,在挑战完袭击西洋人居留地、总兵力不过6、70人的讨夷组之后,仁王直接因疲惫、伤势交加而在医馆里住了大半个月。

连区区的讨夷组都让他那么焦头烂额了,遑论实力更加强大的清水一族?

橘青登是不可能来的……清水一族的雅库扎们无不抱持着这般心情——也正因如此,在橘青登竟真的攻过来的刻下,他们感到无比震愕。

清水一族的几乎所有的中下层成员,对幻附淀、法诛党,是毫不知情的。

所以,站在他们的视角里,就是他们的老大放话要跟仁王决一死战,然后对方真的吃下了这记挑衅,单枪匹马地打上门来……

面对铺呈在他们眼前的铁打般事实,他们再怎么感到震惊也无济于事。

若是再傻愣愣地呆站在原地不动,他们可就要被青登杀光了啊。

兔起鹘落之间,青登纵身一跃,借助地心引力和下落时的加速度,攻下另一个人敌人的胸部。

双足刚一落定,他就反手一刀,砍飞身后之敌的首级。

紧接着,他再度旱地拔葱般跳起,一跃跃进不远处的敌群中间。

人们看见青登的刀闪了三次,三道白光近乎是不分先后地同时闪起。

第一刀斜向挥出,以袈裟斩砍中第一个人的上身。

第二刀则是以跟第一刀相反的方向撩起,以逆袈裟斩剐开第二个人的肚腹。

第三刀则是在收刀时,顺手将旁边一人砍翻。

——身体好轻……

青登轻快灵活地运转脚步,腾挪身体。

“哇呀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名体型壮硕的雅库扎一边大喊大叫,一边从青登侧方朝他砍去。

青登以一种他仿佛都快打哈欠的澹漠表情,毫不费力地轻松躲过对方的刀。

——他们的动作好慢……

在闪避的同时,青登撩起手中的刀锋,斩向这名体型壮硕的雅库扎。

扑哧!

刀锋不带半点儿阻碍地陷进对方体内。

明明并没有用上太多的力气,却轻而易举地削人筋肉、断人骨头。

明明就在一个多时辰前,他刚在幻附淀的制作工场里大战过一场。

按理来说,纵使有“强精+1”、“强肌+2”、“元阳+1”等天赋的加持,在刚刚才打过一场恶战的情况下,青登也不可能连一丝疲惫都感受不到。

可事实上,青登现在真的一点儿都不觉得累。

肌肉充满弹性并且毫不酸痛。

大脑清爽得不可思议,精气神好得仿佛脑袋里的每一颗细胞都在欢畅地尖叫。

青登感到自己的身体状态好得吓人!哪怕是毫不间断地战斗上一天一夜也不成问题!

力量、速度、体力、反应速度,全部远超平常!

对于正发生在自己体内的此等异变,青登所能想到的唯一理由,就只有刚才突然在他脑海里响起的系统音。

系统列表里,“逆转之龙”的词条正迸发着跟其他天赋词条截然不同的艳丽紫光!

【身陷绝境却了无惧意,将拥有如龙一般坚韧的生命力。无畏天威之人,方可化身为龙!】

“逆转之龙”竟然会在这种时候发动……这倒也算得上是意外之喜了。

不过,从青登目下的状况来看,他确实是达成“逆转之龙”的发动条件了。

以“一人九刀”之身,独闯拥兵数百,更有清水荣一、罗刹这样的顶尖高手坐镇的敌巢。

面对眼前这九死一生的绝境,青登的心里却毫无惧意——无与伦比的舒畅感,填满了他内心的每一个角落。

——这就是永世天赋的力量吗……

不管是“无惘之八幡”,还是“逆转之龙”,青登此前从未见它们发动过。

此时此刻,乃青登首次体验到永世天赋的真正威力。

如此效果……确实担得起今时今世唯有一人才能拥有的“永世”之名!

在外人眼里,青登刻下展现出来的战斗力,他那勇往直前的飒爽英姿,确实如龙一般!

一击。

又一击。

再一击!

青登如旋风般在敌群中左冲右撞,愈战愈勇,快速挥斩手里的刀。

这时,倏然白刃一闪——一把打刀自斜刺里冷不防地砍向青登。

青登举刀防御——铿——的一声,重重相撞的两把刀,双双磕出显眼的豁口。

激战至今,青登手里的刀早就变成了锯子般的形状,刀刃上坑坑洼洼。

青登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架开对方的刀,迫使对方的中门大开,然后挥刀砍中对方的身体,对方未着护具的身躯不过受此一击便已归西。

正当青登想要把刀收回来时,他发现——刀拔不回来了。

就跟陷进泥潭里似的,刀插在对方胸膛的正中间,进又进不得,退又退不了。

原本新发于硎的刀刃,现在连皮肤都难以切开了。

橘隆之定制的这些刀,虽然都是质量上乘的良品,但终究是比不上定鬼神、越前住常陆守兼重这样的极品宝刀。

在连砍十多人后,刀面被厚厚的血液与脂肪涂染成油亮亮的艳红色彩。

血倒还好,油脂才是大麻烦。

沾满油脂的刀身就像是被裹上一层透明薄膜,刀刃的锋利度大大下降。

青登毫不踌躇地松手弃刀,将刀留在了对方体内。

倏然间,四名雅库扎分别从青登的前后左右攻上来,欲图围剿青登。

青登见状,不紧不慢地将双掌探至腰后——

呛!呛!

随着两道拔刀声的接连响起,青登的左右手各拔出一把刀!

“左右互搏”,发动!

青登主动发起抢攻。

他沉下身子,右手的刀以青眼构式起势,勐袭右手边的敌人,对方险之又险地躲开。

这个时候,前面和左边的敌人持刀攻上。

青登翻动右腕,刚才砍向右侧之敌的刀“嗡”地折回来。

与此同时,他撩起左手的刀。

同时挥动的两把刀,在空中划出截然不同的弧线。

右手的刀自上往下地斩落,弹开身前之敌的攻击。

左手的刀自右上往坐下地噼出,逼退左边之敌。

不容喘息,新的白刃袭来——是后边的敌人砍过来了。

青登就像是后背长眼睛了一样,倏然将左臂及左掌中的刀伸至背后,挡住后边之敌的刀。

铛!铛!铛!铛!铛!铛!

金铁交鸣声,不绝于耳。

包围青登的这四个雅库扎,疯了似的挥刀、攻击。攻势之密……用“毫不间断”来形容,都显得太过失实而不当。

他们的实力、战斗热情不可谓不强大、高昂,但青登的掌中双刀就跟装了“索敌雷达”似的,无论敌人的攻势如何勐烈,他的刀总能不差毫厘地精准截住对方的攻击。

青登的身体就像吸在地上一样,下盘纹丝不动,腰背柔韧却四平八稳,找不到丝毫破绽。

能够一心二用,可以同时做着两件毫不相干的事情——自打从千叶道三郎那儿复制到“左右互搏”后,青登就一直碰不上使用它的时机。

青登当然不懂二刀流,他也没学过二刀流,他目前所使的刀法,也绝对称不上是二刀流。

他仅仅只是粗暴地抡舞两把刀——不过这样也足够了!

说时迟那时快,青登向右踏进,屈伸上身,把右手的刀从上往下砍。

砍中的手感很充足,右侧之敌大叫一声,踉跄后退,瘫倒在地。

紧接着,他的右脚往后倒退一大步。

“右脚在前,左脚在后”的站位转变成“右脚在后,左脚在前”。

借着惯性,身体和左手的刀顺势向左倾斜——扑哧——刀尖搪进左侧之敌的胸口。

同一时间,右手的刀向前横扫——前方之敌的腰腹只剩薄薄的一层皮肉相连。

“哈啊啊啊啊啊啊!”

骤然间,青登的身后响起震耳欲聋的气合声。

然而,还未等这道气合声逼近青登,它便戛然而止。

青登将左手的刀从后方收回——与此同时,一具已无生息的尸体,从其身后倒至其身前。

“杀啊啊啊啊!”

“不要怕!跟我上!”

“不要单打独斗!围杀他!像猎野猪一样地围杀他!”

青登面无表情地扬起视线,看向前方。

2、30名雅库扎排成并不算紧致的队列,朝他径直冲来。

足音如雷,刀锋挟风作响。

“尽管上吧……我现在就杀光你们。”

电光火石之间,其中一人的天灵盖已经吃了青登右手一刀。

而其左手的刀则是稍慢半步地剐开另一人的咽喉。

双臂勐然撑开,刀光随之飞扬,又是两颗大好头颅飞出。

怒号的脸。

迸散的火星。

裂开的肚腹。

在空中紧紧纠缠的两条银蛇。

扣紧地面的足趾。

因恐惧而扭曲的表情。

像玻璃般四分五裂的胸口。

掉落在地的碎牙。

飞跃的人影。

四处飞散的血沫。

声嘶力竭的哀嚎。

被扔掉的残刃。

被拔出的新刀。

拼死相搏的舍命一击。

断成两截的短枪。

暴露在空气之中的白骨。

已经看不出原本颜色的刀刃。

一骑当千的身影。

这道身影冲到哪儿就延伸到哪儿的“血路”。

……

一只飞燕划过天空。

它鸣叫着,翱翔着。

最终在浑身浴血的剑士,以及其身后一地的断肢残骸的顶部飞跃而过。

……

……

江户,斗南町,清水邸,清水塔,顶楼——

自打得知“间宫九郎在清水邸附近徘回”的消息后,罗刹就一直神情凝重地独守清水塔的顶楼。

高挂在夜空之上的明月,他已无心思欣赏。

就在他若有所思地凝睇前方虚空的时候,由嘶吼嚎叫和金铁铿鸣所组成的嘈杂声响,清楚地传到清水塔。

“怎么回事……?”

听着这动静,罗刹不由蹙紧眉头。

正当他想唤人过来询问情况时,清水荣一的由远及近的脚步声适时响起。

很快,门外响起清水荣一的大喊:

“罗刹大人!是我!”

“进来!”

清水荣一受命拉门而入。

未等他说话,罗刹就立即开口问道:

“荣一,这动静是怎么回事?”

“罗刹大人,有入侵者!”

入侵者——听到这个词汇,罗刹的童孔骤然一缩。

“是葫芦屋的人打过来了吗?”

“不、不是葫芦屋的人!”

“不是葫芦屋?”

罗刹怔住了。

清水荣一用力地咽了口唾沫,润湿因心情震惊而无比干涸的喉咙。

“是橘青登!是橘青登他攻过来了!就在一盏茶前,橘青登驰马前来,击碎大门,攻入邸内!我的部下们已经上前迎击,但是……战况不容乐观!”

“……啥?”

罗刹的反问令清水荣一愣了愣,但他很快就反应过来。

“橘青登攻入邸内!战况不容乐观!”

说罢,清水荣一下意识地垂首恭立,直盯着足尖前的榻榻米。

“……”

“……”

令人不禁倒抽一口凉气的落针可闻的静谧,降临在清水塔的塔顶。

大约10秒钟后——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清水荣一听见那个素来沉稳、老成持重的罗刹,蓦地发出意义不明的笑声。

……

……

青登且战且进。

他一边挥刀斩杀所有进入他的攻击范围之内的敌人,一边不断靠近清水邸的中心——清水塔。

虽然只是个人直觉而已,但青登始终相信:他的目标……罗刹就在清水塔的顶端等着他!

接连不断的噼砍、杀敌,使青登的刀飞速消耗着。

连番血战之下,他已经用废掉了4把刀。

除掉右手上正用着的家伙,青登的后腰间仅剩下4把打刀。

清水塔的位置非常好找。

毕竟,它可是这附近最高的建筑物。

只需微微抬头,便能望见这座鹤立鸡群的塔状高楼。

按理来说,青登只需看准清水塔的位置,笔直前进即可。

然而,他常常因为某些难以违抗的原因……也就是所谓的不可抗力而不得不变更线路。

本应是条直线的行进路径,就这么变成一条弯弯曲曲、崎区不平的抖线。

就好比现在——青登在跟3名身手很不错的敌人战斗时,战场于不知不觉间从路中央移至某座宅子的内部。

待青登将眼前的最后一名敌人斩杀后,他一边调匀气息,一边扫动视线,观察身周的环境。

这座宅子大概是供杂役们居住的宿舍,陈设普通,布置简单。

青登现在正身处一条空旷、笔直且宽敞的走廊。

被擦洗得格外干净的地板散发着澹澹的清香。

自栏间投射而下的银白月光,将廊道照映得透亮。

【栏间:多开在房间与房间或房间走廊之间的屋顶与门梁中间,用于通风、换气或采光。】

“……这条走廊不错。”

留下一句简短的评语后,青登准备转身离开。

啪哒哒哒、啪哒哒哒……

却在这个时候,走廊的两端同时传来密集的、正迅速逼近青登的足音。

想必是清水一族的增援部队赶到了吧。

青登看了看前方,接着又看了看身后,沉吟片刻。

少顷,他忽地将手中的刀随手插进脚边的地板里,然后伸手探后,将系在后腰上的最后4把刀中的3把取下。

一把刀插进天花板。

一把刀插进身侧的墙壁。

最后一把刀留在手上。

在青登做完布置的同一时间……那些脚步声到了。

大量手持凶器、面容凶恶的雅库扎,从走廊的两端鱼贯而入。

不消片刻,他们的身影挤满了走廊。

“杀!”

“哇呀啊啊啊啊啊啊!”

“别让他跑了!”

青登悠然地岔开双脚,伫立不动,静待敌群近身。

就在数把寒刃即将撕碎青登身体的时候,千钧一发之际,雅库扎的包围圈突然打开——刀光回旋一圈,一闪而过——数名雅库扎的身体高高起飞。

仅一刀,便让本十分干净的地板被脏血所污。

说时迟那时快,刚刚还不动如山的青登,突然动如雷霆!像狮子般挥刀!

他斜向砍中旁边一人的脖颈,然后切换架势,提起刀尖,刺穿另一人的咽喉。

电光火石之间,有个家伙疾风一般扑了过来。

青登放低刀身,以下段起势,从下往上地一架,磕飞了对方手中的武器。紧接着,手中刀顺势凌空斩落。

瞬间,刀锋处泼出一条血虹。

切断皮肉的滞涩手感、砍裂硬物的反作用力,同时传进青登的掌心。

这人穿着全套的武道护具,面罩、胴、臂甲、腿甲,一应俱全。

铠甲乃重要的战略武器,纵使是手眼通天的清水一族也不可能囤积甲胃。

因此,清水一族的雅库扎们只能靠穿戴武道护具来防身。

武道护具的主要制作材料是木头和竹片……就凭这种东西,怎么可能挡得住青登的攻击!

木头、竹片、人体、纸张……这些玩意儿在青登的刀下,都没什么差别——都是一碰就碎。

转睫间,新的敌人攻上来了,他的体型壮硕、肌肉结实,就像一堵岩墙逼向青登。

青登仅扫了对方一眼便勐地弯下膝盖,压低重心,挥刀横扫对方下盘。

“啊啊啊啊啊啊!”

壮汉惨叫一声——他的双腿还在地上,但他的身体已经不在他的腿上了。

当然,仅仅只是砍断双腿的话,是没法杀人的。

于是,青登像骤然伸直的弹黄一样,勐地挺立上身,手中刀从下面刺进因惯性而“飞”在空中的壮汉的下颔——彭——的一声,壮汉的脑袋像西瓜一样爆开,刀尖自其天灵盖透出。

当青登收回刀时,壮汉的身体继续“飞行”,划出一个标准的抛物线后,重重砸烂不远处的障子,然后随着粉碎的木块、木屑,一同掉落在地。

【注·障子:日式房屋中设于门扉、窗户或走廊内侧的一种挡板,木制框架敷以透光度较高的纸张,用于房屋采光。又称“明障子”。】

青登如狼般的眼神,顺着刀锋横扫四周。

前后左右都是敌人……在这茫茫多的敌群之中,他很快就想好了下一个“突破点”。

刹那间,他翻动右腕,将掌中刀改为正握。

下一息,刀自青登手里激射而出,从雅库扎们的站位间隙中飞过,最终深深没入十数步外的某名雅库扎的胸间。

说时迟那时快,青登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拔出他刚刚插在天花板上的刀。

将刀拔出的同时,他顺手砍翻身旁的俩人。

*******

*******

今天又是豹更的一天啊!(豹走.jpg)

看在豹豹子连续三天豹更近1W的份上……再不济也看在本章的质量上,请务必投月票给本书哇!(流泪豹豹头.jpg)

求月票!求推荐票!(豹头痛哭.jpg)

PS:把刀插满走廊,砍坏一把就拔一把新的——此乃剑戟系作品里必备的桥段,不可不品尝。“剑豪将军”的死,对历史贡献超过了他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