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剑中影之十大剑客 > 第1139章 狂笑现本真全文阅读

第1139章 狂笑现本真

人,总喜欢把自己的本性藏起来。因为人的本性,或多或少都暗藏着一些关于丑恶的东西。

人,就是这样奇怪。

或许,每一个人,都有些自带圣母体质。

当一个人看到别人丑恶的本质之时,总是会站在圣人的角度,去批判别人的丑恶。可是,这些人站在圣人角度去批判别人时,却根本没有反思过,其实自己内心暗藏的丑恶,可能比自己批判的人还要难以见人。

喜欢批判别人的人,往往比别人更加不堪。

真正的圣人,从不会轻易批判一个人。圣人都是大度的,是高尚的,也是低调的。面对丑恶,他们只会试着努力改变世间的丑恶,同时有极大的包容心,去包容世间万恶。

任逍遥只是知道,第五行、胡代伟已经找到狂笑月歌,并且最近就要赶回逍遥门,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狂笑月歌出现的时间。

狂笑月歌的大笑,突然间震响山谷。山谷顿时为之震动,而山顶上的人,也都在笑声之间显得有些异样。

狂笑月歌的笑声,显然十分怪异。

他并不像普通的音波功,会扰乱人的心智与气血,乃至给人造成内伤。狂笑月歌的笑声,却好像是一个精神药物,渐渐地唤起了每个人心底最深处的欲望。更为高明之外,他竟然没有让这崖顶之上的众多高手,有丝毫地觉察。

纵然是任逍遥这样的绝顶高手,此时听到这笑声,也好似梦回当年。当年自己意气风发,所向无敌,正是人生最巅峰。

当初,本以为他是江湖人生的开始,现在回来看,却似乎已经是巅峰。之后,遭遇大败之后,便再没有回到那个意气风发的样子,再接着逍遥门更加连遭大变,本派高手死伤殆尽,逍遥门的实力也是一落千丈。

“都怪我!人心不足蛇象吞!”任逍遥想起往日的起起落落,不由得心生感慨道。

这或许,也是他一生之中,永远也无法迈过的坎了。

人活一生,总会走错。只是一些小的过错,过了也就忘了。然而有些有些过错,却是人一生的永远的伤,因为这个错误的影响,会延续一生,直到死亡。任逍遥这一辈子几乎很少犯错,但是想要称霸江湖,便曾经是他心中最大的魔魇。

任逍遥的武功,即便在这一群绝世高手面前,也是最顶尖的。可是在狂笑月歌这极致的笑声之中,竟然也被勾起了往事伤痕,神情也是黯然失色。更可怕的是,他竟然完全没有觉得自己不对,而好像就只是回想往事。

任逍遥已经梦回当年,其他人自然也不会安然无恙。

唐慕公的神色,竟是悲伤之已。相比任逍遥的失落伤神。唐慕公则更加悲伤和怅然若失,似是被笑声勾起种种憾事。

“思继,为父没能照顾好中儿!为父对不起你!”原来,任逍遥这一生最大的憾事,竟然是唐思继一家。

原本,唐思继是唐慕公五个儿子之中,最被父亲欣赏的,而且也是惟一一个。唐思继死后,他的另外四个儿子,虽然也都是亲生,但是他自始至终,便没有从四个儿子之中,选取自己继承人的意思。他甚至宁愿在自己的孙子辈中挑选掌门继承人,也根本不打算扶持剩下的四个儿子。由此看来,自长子唐思继死后,唐慕公的对唐思天等唐门四侠,已经失望到了极致,这才会铤而走险,想要将自己的孙媳妇卫嫣,培养成自己未来的继承人。

人,在没有完选择余地之时,便会冒险作出一些让人意想不到的举动。

“天儿,你敢反我?”忽而,唐慕公看着唐慕相,神情竟然变得极其惊讶,而且还冲着自己的二弟唐慕相,叫着自己二儿子乳名。

“松百涛,兰儿人呢?你把她还给我?”不想正在此时,唐慕相的神智,竟也不是那般清楚,好似已经不认得大哥唐慕公,却将他看杨了当年自己的情敌松百涛。

当年,唐门三老,都同时喜欢上了一个江湖奇女子朱叶兰,不想朱叶兰却不上心三人,反而一心想跟三叠门的松百涛在一起。

因此,唐慕相等唐门三老,一直就将松百涛看起自己这一生情敌。他们三老都终身未娶,很大程度都是因为这件事情。

只是很奇怪,松百涛和三叠门,却都突然在江湖上,完全消失得无影无踪,至今已经差不多有四十年了。

从那以后,江湖奇女子朱叶兰,也一样消失江湖,唐门三老再也没有见过真人。

唐慕相说着,突然发出数枚暗器,竟是向自己的大哥唐慕公射出。

“逆子!你竟然敢向老子动手。”唐慕公,却还只认为唐慕相,是自己的二子唐思天。此时唐慕公见到唐思天向自己动手,他如何能气得过?唐慕公本来对唐思天就恨铁不成钢,现唐思天敢向自己动手,在他眼中无疑就是大逆不道。唐慕公越想越气,于是飞身便与唐慕公斗在一起。

两人都是唐门的顶尖高手,故而两人的手法,也几乎如此一辙。

唐慕相率先发出暗器,不想暗器还没袭到,却立马被唐慕公接住,又立时反射回来,同时自己也立时发出暗器,向唐慕相射去。

唐慕相也同样武功不弱,在唐门之中,他的武功仅次于大哥唐慕相,而且两人的武功,也是根本相差不远。唐慕相于是也以同样相似的手法,将那暗器拨回,再次反袭唐慕公。

两大暗器的高手,而且还是两兄弟,却居然在山顶大打出手,而且手法还都是一模一样。这两人手法一样,暗器也不落地,就在两大高手之间,往来回旋,速度一点不慢,却根本伤不着任何人。就好像两大高手,正在比试自己的暗器手法,看看谁更加高明。

唐慕公与唐慕相是亲兄弟,并且他们之间的关系一直很好。可是他们现在莫名其妙地打起来,却居然没有人感到意外,因为其他人的状态,显然也是不太好。

梅韵师太也是顶尖的武学高手,并且她的武功,甚至已经要与任逍遥和狂笑月歌抗衡了。然后她现在的长发飞扬,衣衫飘飞,全身好似充满了无上力量。并且,她的神情,已经极致癫狂,甚至比之前任何发疯之时,还要癫狂疯魇。

“我要杀了你们,我要杀光你们!”梅韵师太说着,却一掌向任逍遥打出。

任逍遥本来还在出神之时,这时忽然梅韵师太向他出手,圣气功气劲无比强势,只在山顶之上形成强风阵阵。任逍遥也立马使出霹雳掌,与梅韵师太斗在一起。

这一次梅韵师太竟然不似,出手已经全是杀招,好似要致任逍遥于死地。

任逍遥的武功还是仍然在梅韵师太之上,可是现在居然也出了神,却不知是为何。他现在出手,虽然没有很大的杀意,但是招式杀机也是比任何时候都要重一些。

狂笑月歌的笑声还在,但是这股笑声,却好似唤起了各人心中杀念,以至于任逍遥这样的顶尖高手,杀意竟然也以往任何时候都要重一些。

任逍遥和梅韵师太再次展开厮杀,而唐门二老也不停手。

再一看胡代伟,却也好像有些异样,只见他一个人慢慢舞剑,时而快如闪电,时而又慢到极致。

“快!”胡代伟忽然说了一句,剑法立时快如疾风电火,竟然一点不输于第五行。

“慢!”胡代伟再呢喃一句,剑法立马变慢,慢到常人看来,胡代伟就好像有病一样。

原来,胡代伟虽然号称慢剑神,但是他一生之中的大部分时间,却居然是在纠结着剑术的慢与快的问题。

当然,他号称这个问题,显然对于自己剑术的快慢问题,也是经过长时间的研究,才会有现在的武学境界。即便是这样,他的武功,他的武功也是可慢可快。虽然他的剑术以慢成名,但是并不代表他不可以使快剑。可能,外人也根本无法理解,他对于快剑和慢剑,究竟有地怎样的独特见解。

“快!慢!”胡代伟还在纠结,剑法仍然忽慢忽快。

第五行也同样不正常,只见他立在原地,表情有些痛苦,身体也有古怪。只见他的身体,右臂好似变成了黄金,闪着耀眼的金光。可左臂却又不一样,右臂之上,却是被冰晶罩住,却又好似被冰水劲控制。

再一看他的右腿,他的右腿,好像成了泥土,又好像成了石头,总之就是变成泥士和石头一样的怪物。而左腿,却也成了一根木头,而且还有往在下生根发芽一样。

“我这是怎么啦?”第五行看着自己的身体变化,神情也是异常吃惊,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身体发生了什么,并且他显然也对自己的身体失去了控制。

忽然间,他的头颅,却居然燃起大火,完全将他的头罩住,根本看不清他的本来面目。

这哪里还是一个人?

根本就是一个魔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