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次元小说 > 我加载了怪谈游戏 > 206 看,我找到你了全文阅读

206 看,我找到你了

荒板因为急切地想给客人送上最优质的惊吓服务,没有继续再和对讲机里的同事沟通,拎着电锯,一把推开了暗门。

外面的三楼楼道口,静悄悄一片,确实看不到人影。

只有散发冷光的吊灯在胡乱闪烁。

荒板回头,看了看墙角摄像头所在的位置。

那里空空荡荡,一切正常,根本就没有被异物挡住。

哔哔——

对讲机又一次响起:“荒板,三楼楼道附近,另外有三个摄像头也没掉画面了。我们现在不清楚那个游客到底去了哪里。你先等等,我们这边马上联系其他同事……”

沙沙——

对讲机里的话没有讲完。

说着说着就听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沙沙”的电流声。

“搞什么?”荒板在心里暗骂。

他伸手用力拍了拍对讲机。

但没用,一点效果都没有,还是只能听见“沙沙”的电流声。

“算了。”

这帮同事只会给自己拖后腿。

现在的当务之急,还是先找到那名游客。

慈吉医院里的设备故障了也无所谓。

就算没有这些辅助的手段,公平较量也没有关系,荒板还是会尽他所能,为客人送上最好的服务,让他们感觉宾至如归。

“没有人能在遇见我之后,还能笑着踏出慈吉医院大门的。”

荒板这样低沉地念叨一句,伸出舌尖舔了舔上嘴唇。

他不允许这样的人存在。

一定要找到那名游客。

荒板拎着电锯,走向了三楼的拐角。

三楼的演员很少,一般NPC都不愿意上来,大部分人都会待在一至二层活动。

反正一楼和二楼的空间已经够大了。

而现在,如果那个小游客真的跑上了三楼,那么接下来很可能是荒板与他的1v1对决。

……

三楼的走廊。

这条走廊的地板和墙壁都是木质的,总体色调是褐色。

头顶上依旧悬挂着那种老实的吊灯,一闪一闪,忽明忽暗间可以看见地板和墙壁上,到处都是干涸的血手印。

“躲起来了吗?”

荒板拖着电锯,在走廊上走动。

每经过一个房间,就会推开门进去查看神谷是否藏在其中。

这样查看了两个房间后,还是无果。

正当荒板略显扫兴地打算离开第二个房间的时候,忽然听见了外面的走廊上,响起了“啪嗒啪嗒”的脚步声。

xiaoshutingapp.com

身为“电锯医生”的荒板立刻警觉。

不过因为对讲机故障,他还不能确定外面走廊经过的,到底是那名小游客,还是某个上到三楼来的同事。

于是荒板顺势躲到了房间的门后,小心观察情况。

可接下来的事情发展远超乎他这个鬼屋老员工的想象。

啪嗒、啪嗒。

随着声音靠近,荒板留意到,这脚步声很轻很小,完全就不像是青年或者成年发出来的。

反而像是一个小孩子在踩踏木地板。

荒板屏息继续听。

四下里静得出奇,只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心跳声,以及外面不断靠近的那个脚步声在响。

啪嗒、啪嗒、啪嗒!

脚步声路过荒板藏身的房间门口,忽然加快。

“呀~嘻嘻。”

与此同时,荒板还听见了稚嫩的嬉笑声,还夹杂着清脆的铃铛晃响声。

短暂响起又快速消失。

没有听错。

那声音确实是小孩子的,像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发出来的。

但是。

慈吉医院里面,怎么可能会有小孩子?

低龄的儿童是不被允许作为游客进入鬼屋的。

鬼屋方面更不可能会雇佣这种年纪的童工。

“该不会是……”

荒板不自觉地想到了什么。

在慈吉医院的三楼深处,有一小片被封禁住的区域,相传那里不是很干净。据说很久以前在这里工作的员工,经常会在那里看到一些奇怪的东西,听到奇怪的声音。

前些年,还有一名游客直接在那里被活活吓死。

死状非常凄惨。

后来运营鬼屋的木户先生,去找了据说有驱灵本领的法师,回来做了几天的法事,又把那片区域贴黄符封死。

之后,怪事便停止了。

“该不会是,那片区域里面,有什么东西跑出来了?”

人在面对未知的时候,总是很擅长自己吓自己。

这一点,就连荒板这样的人也不例外。

不过,身为一个资深的扮鬼专家,他的胆子到底是比一般人要大不少的。

在“啪嗒、啪嗒”的轻微脚步声远离开一点后,荒板小心翼翼地将门拉开一点,向外瞥去。

这一眼可不得了,他看到了一个穿红色带白花纹的小小身影,就站在房门口的走廊不远处,正背对着自己!

原来脚步声的“人”,根本就没有走远!

“呀。”

荒板吃惊之余,听见那个红和服的小女孩再一次发出了声音。

声音听起来软软的,糯糯的。

但在这样的环境之中,却只会让人心生恐惧。

和服小女孩显然是注意到了荒板的存在,在他拉开门缝的同时,就在缓缓回头。

身子不动,只是缓缓转过脑袋。

这时候,走廊上的老式吊灯闪动。光线一暗一明之间,荒板再重新去看那个和服女孩,却发现对方已经消失不见了。

“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惊魂甫定之余,荒板的呼吸不自觉加重了几分。

穿红和服的小女孩,是不可能出现在限制级的鬼屋里面的。

这感觉就像是在东京湾上看见一只企鹅在游水一般的离谱。

所以,刚刚看到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那个和服小女孩,真的是个人吗?

还是说,慈吉医院三层被封禁的区域里,真的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跑出来了?

遭遇了这样的事情,就算是事业心很强的荒板,也无心再继续吓人了。

他又一次将对讲机拿出来。

试图联系员工中心,可那头传来的依旧是“沙沙”的电流盲音。

甚至,这一次荒板还在电流声中额外听见了一些什么奇怪的响动,仔细去听到话,似乎是一个声音清冷的女生,在对讲机里面讲话。

“你好……沙沙……我是……你好……沙沙……我是……”

电话里那个微弱的,不细听难以分辨的女声,正在一遍一遍,机械地,不厌其烦地重复着同一句无意义的话。

听清了这种响动以后,荒板被惊得直接将对讲机扔了出去。

“该死,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件又一件的怪事,已经让“电锯医生”的心里开始害怕了。

他是很擅长吓人不假。

但这不代表他就不会恐惧。

荒板归根结底,还是一个存在“喜怒哀思悲恐惊”七种正常情绪的人类。

“不行,不能在这里继续待下去了。”

荒板现在只有一个想法,他得先离开这里,去到员工中心里去。

不能再在三楼待下去了。

荒板弃下有些沉重的电锯道具,从门后闪身出去,在走廊上快速移动起来。

因为害怕,他的脚步不受控制地越走越快。

嗒嗒嗒!

荒板的鞋底碰触木质地板,发出声响。

这种硬鞋底碰触地板的脚步声,本来是他用来击溃游客心理防线的道具之一。但现在听起来,却让他自己心里发毛。

快点,再快点。

视线范围之内,已经可以看到三楼通向二楼的楼梯口。

那里有员工通道的暗门。

只要到达那里的话,只要到达那个地方的话。

嗒嗒嗒!

荒板的脚步声继续响。

而就是这时候,荒板忽然听见了奇怪的响动从身后传来。

刺啦,刺啦——

像是有什么尖锐的东西,正在抓挠木质的墙壁,发出让人牙酸的摩擦声。

荒板的脚步不自觉一顿。

但随着他的停顿,那“刺啦,刺啦”的摩擦声也消失了。

荒板感觉自己的背上,已经被冷汗浸湿了。

他没有回头,又一次朝前,尽可能轻地迈了一步。

哒。

刺啦——

果然,那尖锐的摩擦声又响了起来。

“呼——”

荒板深吸一口气,然后鼓起了勇气勐地回过头。

他看见了。

在这条木地板走廊的深处,一道巨大的扭曲白色鬼影就立在那里。似乎正在死死盯着自己,像是饿狼在凝视羊羔!

那画面,怪诞,无声,又诡异无比。

“这又是什么?”荒板只感觉自己的脑子都快炸了。

他可以确定,那道巨大的白色鬼影,绝对不是鬼屋内部的人员或者道具。

鬼屋里就没有这样的东西!

而且,刚才看到的红和服女孩,还可以心怀侥幸,安慰自己说是可能是某个误闯鬼屋的奇怪小朋友。

但那道鬼影,根本就不可能是人类!

人是不可能长成那个样子的。

鬼屋里真的有脏东西!

跑!

荒板这时候心里只剩下了这样一个念头,拼命迈动双腿跑动起来。

刺啦,刺啦——

身后,那种刺耳的摩擦声再次响起。

是那个巨大的鬼影,在用尖锐的白色手爪,划过木制墙壁发出来的声音。

那东西在飞快靠近!

荒板用出吃奶的力气,拼尽全力冲刺,抢在被鬼影碰到之前,撞进了暗门里面。接着速度不减,飞速在攀登爬梯上下滑,回到二楼的标本室。

冲出员工通道时,他能听见身后传来喀喀地响动。

鬼影也跟着挤进了通道里面。

那东西还在追自己!

荒板有些腿软,刚刚冲刺他用尽了全力,在原本距离相隔那么远的情况下,还是差点就被抓住。

他自觉接下来跑不过那白色鬼影,于是选择迅速匍匐下身子,一个侧翻,滚到角落一处堆放标本玻璃瓶的铁架之下。

荒板对标本室的情况还是很熟悉的,现在躲藏的这个地方算得上隐蔽。

才刚躲好,荒板屏住了呼吸,从铁架下朝外看去。

正看到那个瘦长的巨大声音,诡异扭曲着,从狭小的员工通道里面挤出来,以飘荡的姿态在房间里面游荡。

因为趴在地上视角比较低,荒板无法看见对方的全貌,只看见白色的残影在周围转来转去。

他不敢出声,拼命捂住自己的口鼻。

就这样煎熬的等待了不知道多久,外面的白色残影一晃不见了。

“消失了?”荒板这样想道。

但他还不敢轻举妄动,只是继续在铁架下方躲着。

还不能出去,得等那个鬼影彻底离开才行。现在可不是在鬼屋里玩游戏,被那东西抓住,绝对会被生吞活剥的。

正这样想着,荒板听见了“喀喀”的轻微声音从耳边传来。

是似乎是自己藏身的铁架正在轻微的晃动。

他感觉到了什么,惊恐的扭过头去。

只见铁架一侧的间隙处,一张扭曲的脸正倒悬着,长发披散。

那是一张被白色脂粉涂抹全白的脸,只有嘴唇和眼皮处点红,看起来像是歌舞伎的妆容,但远比歌舞伎给人的感觉更加的诡异和怪诞!

白脸有一双发红的眼眸,此刻正直勾勾注视着荒板。

寂静无声。

就那么直勾勾地看着,甚至不知道已经看了多久。

在眼神接触的时候,白脸那被点红的嘴唇上扬,露出一个诡诞无比的惊悚微笑来,像是在说:

“看,我抓住你了。”

……

神谷川拎着着一把造型惊悚的电锯,走进标本室的时候。

穿一身染血白大褂的“电锯医生”,已经在藏身的金属架下方被吓晕了过去。

摆满泡福尔马林标本的架子一侧,褪下妒面具,变回冷傲少女的般若,正幽幽飘荡着。

神谷快步走上前,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嘶,好像玩得太过火了,本来只是想把他吓退而已。”

之前小原早未一个不小心,将游客留美小姐给吓晕。而现在自己,又一个不小心把尾随过来的一名鬼屋工作人员给吓晕。

一回生,二回熟。

神谷川伸出手指,探了探铁架下电锯医生的鼻息。

还好。

也是呼吸平稳。

确认了一下被吓晕过去的NPC的状态,神谷川拿出了一个对讲机。

这东西是地上这家伙刚才丢在三楼的一个房间里的。

对讲机里面,“沙沙”的电流声不断,仔细听得话,能听见有一个女声,不断在里面重复着:“你好……我是……你好……我是……”

“玛丽,停一下。帮我通知鬼屋内部的急救站,就说二楼标本室场景,有一名工作人员昏厥,让他们来救援。”

神谷这样说道。

他的话音刚落下,手里的那台对讲机便恢复了正常。哔哔响了半分钟后,又一次恢复成电流声不断的“故障状态”。

神谷川将铁架下的荒板小心拖出来,又把对讲机以及道具电锯都留下。

接着扭头朝身边的黄毛吩咐:“大石,你在这里看看情况,确保这个NPC被其他的鬼屋工作人员带走。”

大石俊马:“好咧,老大!要是没人来救他,我就亲自把他扛到急救站去,放心好了!”

做完这一切,神谷川重新朝着三楼进发。

伴随他的移动,在他的附近总会有四个摄像头画面消失。

这是高山、小原,以及三上兄弟的手笔。

神谷川之所以将灵车团带到鬼屋里来,本意也是为了做这个——

在进入三楼这个关键楼层以后,因为可能要偷偷摸摸做事,还要时不时不合规矩看手机。

在慈吉医院里面,被发现携带手机,是会被请出去的。

所以,为了避免麻烦,在三层活动时,神谷川打算干脆黑掉鬼屋的监控系统。

具体操作起来很简单——

就是让高山、小原他们,以不可视的状态站在监控下,接着表演一手身手分离。

等他们的脑袋挡住摄像头,再完全现身。

物理黑监控。

黑掉了监控以后,神谷再次从【蜃气布袋】里将手机掏了出来。

至于刚才发生的事情。

还是那句话,因为要在三楼复杂的建筑结构里对照着手机地图找标记。

神谷是不大希望有人不断尾随打扰他的。

所以面对提着电锯追过来热情服务的“电锯医生”,只能采取吓退的对策。

只是没想到,自家的怪谈们有点用力过勐。

但还真别说。

他们天生就是干这个的料。

哪怕是敷宝都表现不俗。

“以后等哪一天,我不想当鬼神共主了,没准可以退休学着开个鬼屋。有真实的怪谈在里面当演员,这不得给游客们刺激死?”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