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奶爸:退圈后我种田养娃 > 番外——做人嘛,最重要的就是开心啦!全文阅读

番外——做人嘛,最重要的就是开心啦!

没有车水马龙,没有灯红酒绿,远离繁华喧嚣的双塘村偏安一隅,宛如自成一方的世外桃源,日子一如既往的淳朴平静。静水流深,时间过得很慢又很快,田里的水稻青了又黄,收了又种,不知不觉间便春去秋来,又是一年中秋。

“多多,来姐姐这里!”

客厅里围起来的一小片地方,曾经是属于乖乖的地盘,现如今换了主人。苏小婷坐在一头,手掌用力拍着地毯彭彭作响,以此来吸引多多的注意力。

多多慢悠悠的转头,咧开的小嘴露出几颗小米牙,他抬起双手向两侧张开,迈着还算平稳的步伐一垫一垫的朝苏小婷走去,嘴里清晰的喊着“姐姐~姐姐~”,然后一头撞进同样张开双手等着他投怀送抱的小婷姐姐的怀里。

“多多真棒!”苏小婷抱着这个软乎乎的白胖小子,嗅着他身上的奶香味,眉开眼笑的送出表扬。

多多还来不及高兴,一阵玩具摇响的啷当声响起,他连忙又转头循着声音的方向望去,原来是坐在另一头的亲姐姐在用力摇着手里的玩具。

见弟弟看过来,乖乖便开口喊:“多多,来姐姐这里,嘬嘬嘬……”

“啊~姐姐~”多多伸出白胖的小手,兴奋地喊着。

苏小婷见状便放开手,于是多多颠儿颠儿的朝乖乖走过去,走到一半许是走累了,他那双藕节般又胖又白的小短腿一软,一屁股坐了下来,冲着乖乖姐姐亮出小米牙,蹦着身子拍巴巴掌。

乖乖更来劲了,一手摇着玩具一手拍着地毯,“嘬嘬嘬……”

多多抵抗不住姐姐的热情,像牛犊子一样狗爬过去,一头撞上乖乖姐姐,将乖乖姐姐顶翻了。

自打多多会爬后,这样的戏码经常会上演,但乖乖能被撞翻还是头一次。所以看着四脚朝天被多多压着的乖乖,围栏里外响起了爆笑声。

该,让她总是把多多像狗子一样逗弄!

乖乖恼羞成怒,轻松的翻身将多多反压身下,不客气的捏着多多脸蛋上的肉肉,咬牙切齿的放出狠话:“你胆肥了是不是,敢把我撞翻!今天晚上不让你吃蛋糕啦!”

多多的脸蛋不知道被姐姐“关照”过多少次了,只觉得姐姐是在陪他玩耍,乐得咯咯大笑。

“啊!啊!”乖乖无能狂怒,放开多多跑去找围栏外面坐着的白止,“妈妈,今晚不能分蛋糕给弟弟吃!”

本来就没想过让他吃……

白止是这样想的,但说出来的又不一样了,“你出钱买的蛋糕,你说了算。”

乖乖满意的笑了,踮起脚透过窗户看了眼屋外,“妈妈,爸爸什么时候回来呀?”

白止看了眼墙上的钟,“快了。”

“又是快了,刚才你就说快了!”乖乖噘了下嘴,旋即想到什么,忧心忡忡的问,“妈妈,爸爸不会半路偷偷吃掉了蛋糕吧?”

白止美眸一翻,“想什么呢,那蛋糕多大你又不是不知道,爸爸再能吃又能偷吃得了多少?”

乖乖认真地思考片刻,“他可以吃完的!”

“你走开!”白止不想理她,并给了一个眼神让她自己体会的。

又背着爸爸抹黑了一下他,乖乖表示很开心,一回头看到弟弟在扯纸巾玩,又看到苏小婷默默的在一旁将多多抽出来的纸巾一张张折好整齐叠着,她气不打一处来,一把抢过多多手底下的半包纸巾,拿出姐姐的气势凶巴巴的喊:“不能玩纸巾!”

多多“玩具”被抢,怔了一下,呆呆的看着姐姐,随后伸出手,急切且暴躁的喊:“啊啊~姐姐~啊~~”

“你敢凶我!”乖乖将多多按倒在地摊上,一巴掌一巴掌呼在多多的小屁屁上,“我让你凶我,让你凶我,你怎么敢的呀!”

“差不多可以了嗷!”白止见乖乖打了几巴掌才慢悠悠的开口制止,“今天是多多的生日呢,你给他一点面子,别把他打哭了。”

乖乖这才住手,见多多还是乐呵呵笑着的模样,不禁都嚷了一声,“憨憨儿!”

这个弟弟真是个没脾气的,一天到晚除了肚子饿和濑屎濑尿时嚎两声,大多时候都是在笑的,骂他他也笑,打他他也笑。

乖乖认为她还是打得轻了,可真让她用力打打到弟弟知道痛为止,她又舍不得。总之每次揍完弟弟,见到他这个样子,反而更加郁闷了。

这时候,屋外响起汽车的声音,乖乖赶紧站起身往外看,然后飞快的跑出围栏,小拖鞋都不穿就来到走廊上。等汽车停稳,她连忙跑到后排的自动门,看着车门缓慢打开,看到座位上那个头发花白的和蔼老人,她的脸上绽开一个灿烂的笑容,甜甜糯糯的喊了一声:“外婆祖!”

陈老太眉眼带笑的下了车,蹲下来搂着乖乖,“哎哟,祖的小心肝呀,可想死外婆祖啦!”

“乖乖也好想外婆祖啦!”乖乖的脑袋贴着陈老太的脑袋,嘴里这样说着,眼睛却是往车里看。

刚从驾驶位下来的苏清河听到乖乖这话,不由撇了下嘴。乖乖跟她外婆祖都没见过几次,平时也不念叨,哪怕他出发去高铁站接人前,也没见她多关心的,这会儿搞这一出,搁这哄老人家呢。

怪不得她受宠,是有些本事的。

祖孙俩腻歪的时候,屋里的人也都全出来了,包括在二楼三楼收拾房间的老白和老陈也被白止唤苏小婷去叫了下来。这一次不但是白止的外公外婆来了,她舅舅舅妈和表哥也一起来,他们这么齐人,除了来给多多过周岁生日,更重要是参加几天后也就是10月3日举办的苏清河和白止的婚礼。

将一行人迎进屋里,坐了一会儿后白建安便带着大舅哥他们上楼放好行李,陈老爷子和陈老太一个搂着乖乖一个抱着多多,一边逗着孩子,一边陪着老太太拉家常。

然而乖乖的心思此时早已飘到了客厅餐桌上放着的大蛋糕上,眼睛乱瞟,有一搭没一搭的应着外公祖外婆祖。

这个蛋糕虽然说是给多多的周岁生日蛋糕,但其实一开始苏清河和白止就没打算买蛋糕的,还是乖老板自掏腰包,从她这大半年卖兔子赚到手的钱拿出一部分来,央着爸爸妈妈去订制的。

说到底,还是她想吃蛋糕了,要知道她上一次吃蛋糕还是几个月前她过三岁生日的那天。

白止对乖乖的小动作小表情熟视无睹,这个时候不能理会她,越理会她就越来劲,当没看到就是了。

可乖乖是什么人啊,既然大人们都当没看到她馋蛋糕,一直只字不提,那她也不被动等机会了,要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化被动为主动嘛。

“哇,这个就是我给多多买的生日蛋糕吗,好大哦,姐姐你说是不是?”她语气很是浮夸,尤其在“我给多多买的”这几个字上加重声调,突出一个强调的作用。而且为了不是独角戏,她还拉上了苏小婷。

不等苏小婷搭戏,白止就嫌弃道:“行啦行啦,知道是你买的大蛋糕啦,到了晚上再吃,不会少了你的。”

乖乖朝墙上的钟望去,才四点半,屈指算算至少还要四个小时才能吃,不由一阵泄气,想了想她又拍着肚子说:“我不吃晚饭啦,我要空着肚肚吃很多很多蛋糕。”

“随便你。”白止无所谓的说,今天不但是多多的生日,还是中秋节,家里月饼点心水果什么的一大堆都没人吃,别说一顿不吃了,乖乖就是一天不吃也饿不到。

乖老板一口唾沫一口丁,说不吃晚饭就不吃晚饭,哪怕苏清河拿着她最喜欢吃的大鸡腿大虾诱惑她,她都不为所动。

开玩笑,大鸡腿和大虾什么时候不能吃,但蛋糕这玩意也只有家里人过生日才能吃上一回,可是家里大人又不过生日,除了婆祖的生日,她连外公外婆爸爸妈妈的生日在哪一天都不知道。这样算下来,就只有她跟姐姐跟弟弟过生日才能吃到蛋糕,一年下来才三次,那可真是太稀罕了。

她不是没想过去蛋糕店买小蛋糕吃,可是镇上的蛋糕店没有小蛋糕,县里市里倒是有,她买过来吃,但吃起来又觉得没有生日蛋糕好吃,她想破脑袋了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吃过晚饭,一大家子人搬桌子搬椅子到院子里,再摊开两张草席,乖乖牵着多多坐到草席上,她昂着头看着天上又大又圆的月亮,不由诗兴大发,将她记得的关于月亮的诗词显摆的背了出来,什么举头望明月、举杯邀明月、小时不识月、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之类的。

陈大舅一家三口跟乖乖接触得少,平常联络也少,这会听到乖乖不磕绊的流利背诵出那么多古诗词,一首接着一首还不带停顿的,吃惊之余也连忙给乖乖送上彩虹屁,乖乖兴奋得又蹦又跳,差点一脚将爬到她脚边的多多给踢翻了。

“你知不知道这样子很危险的?!”气得乖乖又将多多按倒在地,朝着多多的小屁屁彭彭又是两巴掌。

嗯?手感有点不对!

小手贴在多多的纸尿裤上捏了捏,她的小脸迅速皱成一团,嫌弃的挥着那只小手冲白止喊:“妈妈,弟弟拉屎啦!”

喊完,不等白止回应和过来,她便哒哒哒跑去厨房里洗手。妈耶,蛋糕还没吃上,她这只手手就先摸屎了,虽然隔着纸尿裤,但她就是觉得不干净了。

等她洗完手出来,苏小婷和苏勐也过来了,小姑娘手里还提着小提琴。

乖乖热情洋溢的迎上去,“姐姐,你洗澡澡了没有?”

见苏小婷摇头,她便笑咧咧的将没擦水的手在苏小婷的衣服上又蹭又抹,还说:“我刚才摸多多的粑粑啦!”

苏小婷:“……”

谁也别拦我,我今晚不揍她一顿我就不姓苏!

一阵鸡飞狗跳后,乖乖逃无可逃躲无可躲,被苏小婷拽回到凉席上挠得像爬虫一样扭来扭去,上气不接下气的抱头求饶。

洗干净屁股又被白止抱出来的多多看得咯咯大笑,趁着乖乖姐姐“最虚弱”的时候,迅速的爬过去压在她的身上,然后又被乖乖姐姐一招反杀,任揉任捏。

看着三只闹腾了好一会儿,烧香插香拜了月亮的苏清河才开口道:“好了,该表演节目,婷婷你先来,乖乖先休息一下。”

苏小婷去拿来小提琴,在月色下拉了一曲《彩云追月》,小姑娘天赋不错,又有名师日夜教导,她自己也勤于学习练习,一曲拉完,不但赢得满堂喝彩,就连陈老爷子和陈老太也连连点头表示赞赏,拉着苏小婷的手好一番勉励,还叮嘱陈娟华要好好教,不要耽误了这棵好苗子。

见姐姐被表扬了,乖乖不甘落后,嚷嚷着她也要表演,叫苏清河赶紧帮她准备。其实也没多少准备工作,乖乖表演的是舞狮,他要做的就是用几张高矮不一的凳子搭成阶梯,让乖乖舞着狮子登高采青。

乖乖喜欢舞狮,中心小学又有这个兴趣社团,每逢社团有课或者有活动的时候,苏清河都会送乖乖去上一上课,加上乖乖本身就好动,这大半年下来她学得也算有模有样。

锣鼓声响起,舞着六寸幻彩红狮子头的乖乖踩着鼓点,一跳一扑一顿皆有章法,每向上跳一级,她都停下来东一下西一下的转着狮子头。

苏清河和苏清海两个则是充当左右护法,一左一右的跟随着乖乖的步伐移动,万一她不小心掉下来,不管是往哪一边掉都有人能第一时间接住她。

然而乖乖的脚步很稳,一系列的套路表演后,已经在最高一层的她从狮子嘴里伸出小手,在锣鼓喧嚣中将挂在杆子上的利是和生菜摘下。

“好!”

采青是舞狮活动的高潮,乖乖舞狮完成这一个环节,自然也赢得满堂喝彩声。乖乖欢喜不已,在上面又蹦又跳了一会儿,然后声音传出来,“爸爸接住我!”

不等苏清河回应,她仗着对爸爸的信任,从高台上一跃而下。苏清河没有辜负乖乖的信任,但为了接住乖乖,他的鼻子都差点都狮子头给撞歪了。

“你说,你是不是故意的!”苏清河揉着鼻子,龇牙咧嘴的。

乖乖一咧嘴,露出一口整齐洁白的小奶牙,然后扔下舞狮头,拿着生菜和利是就跑了,先来到老太太面前,她撕下一片生菜给了老太太,“祖,祝你长寿!”

又送一片给陈老太,“外婆祖,祝你长寿!”

接下来是陈老爷子,依然是祝长寿;到了苏致良和陈萍以及陈舅舅陈舅妈那里,就祝福他们身体健康;到了苏清河这一辈,她就祝步步高升发大财;送给苏小婷的,她祝学业进步,多多也分了一片,她祝多多快高长大。

这是她自己想出来的,狮子采青是讨吉利,她觉得这个生菜就是吉利的东西,她要把这些吉利都分一点给大家,大家吉利才是大吉大利。

她觉得那么多人分一份吉利,就不能太贪心,她也不能为难她的神仙好朋友呀,所以一片生菜叶她只说一个祝福,这样她的神仙好朋友就会保佑大家的啦。

看着大家开开心心的样子,乖乖心里想,如果她的愿望还是太多的话,那就祝大家笑口常开吧。

做人嘛,最重要的就是开心啦!

苏清河看了眼手里的生菜叶,笑着进了屋,提着蛋糕走出来,“吃蛋糕喽!”

乖乖开心得围着爸爸转来转去,但在吃蛋糕之前,她和苏小婷还需要一起表演一个节目,由苏小婷拉小提琴伴奏,她来唱生日歌。

她将生日帽戴在多多的头上,叫来妈妈抱起多多站在蛋糕前,又让爸爸站在妈妈身边,她开口唱道:“祝你生日快乐~多多生日快乐~祝你中秋快乐~大家中秋快乐~”

苏小婷嘴角抽了一下,怎么跟排练时又不一样啦?不过好在乖乖也只是改了一下歌词,对她没有丝毫影响。只是她觉得压力好大啊,这次影响不到她,不代表下一次就影响不到她,而且她们下一次的表演就在几天后一个更为重要的场合上。

看着已经分到第一块大蛋糕正美滋滋吃着的乖乖,苏小婷倒抽一口凉气,乖乖应该不会在她爸爸妈妈的婚礼上胡来吧?

她正担忧着呢,苏清河递过来一块蛋糕,“想什么呢?”

“没事没事!”苏小婷摇了下头,将这种担忧甩出脑海,接过蛋糕吃上一口。

蛋糕可真好吃呀,奶油甜甜的。

乖乖也这样觉得,她也许是饿极了,连勺子都不要,用手抓着蛋糕大口大口的放入嘴里,不过眨几眼的功夫,她的脸上便沾了许多奶油。

苏小婷眼珠子一转,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妹妹,你抓蛋糕这只手是不是刚才摸了多多的粑粑的那只手?”

乖乖一僵,当场愣住,片刻之后她又抓起蛋糕继续吃。

管它呢,谁也不能阻止我炫蛋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