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谍影凌云 > 第八百一十二章 常德之战全文阅读

第八百一十二章 常德之战

“做的不错,三井交给你处置,他所有的调查结果尽早拿过来。”

楚凌云不在意三井阿木查出了什么,能让他查到的全是明面上的东西,楚凌云根本不怕,核心的机密三井一点也不可能知晓。

不过了解到他查到了什么,方便做出应对。

三井家族树大根深,不是那么好对付,他们掌控着不少军工企业,无论大本营还是郁人,现在都不会让这样一个大家族彻底倒下。

特别是现在日本的日子不好过,更需要他们。

“您放心,马上就能拿回来。”

竹本高高兴兴离开,临走之前,他的贡献度再次加了一万。

这是他抓到三井阿木的奖励。

刑讯室内,三井被打的奄奄一息,求饶没用他便开始大骂,骂的越狠,被揍的越厉害,接着又是求饶。

比起他的前任北川鸣,他差了不止一点。

至少北川鸣有勇气自杀,他被抓之后没等刑讯便立刻投降。

十月底,日军正式进犯常德,十一月初战斗打响,常德保卫战开始。

楚凌云一直关心常德战场,这段时间去了文社不少次。

结果让他很失望,他提出的建议上面的人明显没听,在常德和日军死磕。

顽强的抵抗,让日本人同样心惊。

此时情报已没有太大的作用,双方比拼的是实力,是勇气,这个时候楚凌云不能再有任何的建议。

别说是他,就算是老头子,此时也不能轻易说出让前线士气降低的话。

意大利已经失败,德国同样及及可危。

俄军的反扑很强,德军不断败退,在其他的战场,德军表现同样不如人意,败局已定。

德国在死撑,日本却不甘心。

西条组织东南亚各国傀儡政府,准备在东京开会,他假惺惺的给石原亨发出电报,邀请他一起参加。

本以为石原亨会拒绝,让西条没想到的是,石原亨竟然答应了。

头满那边的仪式进入到尾声,马上就要正式订婚,订婚的日子石原亨必须在场,西条邀请他,他就过去,不过去之前,楚凌云做了好几个安排。

除去参战的师团,剩余所有文社社员掌控的师团,外松内紧,如果日本国内传来什么不好的消息,立刻集合前往上海。

上海更是如此,山下和宫本改变了驻地,一有不对,便会立刻做出响应。

除此之外,这次楚凌云更是带了足足一千人前往日本。

没有坐船,空运。

陆军航空部出动了不少飞机,西条得知后忍不住大骂,说石原亨浪费帝国的资源,可惜他也只能骂骂,做不了任何实质性的改变。

石原亨为什么这么小心,其他人心知肚明。

还不是你西条种出来的因,带出来这个果。

“老师。”

楚凌云顺利抵达,被安全接到了头满府邸,头满最近身体越来越差,下床的时间很少。

“回来了就好。”

头满笑了笑,他明白自己时日不多,前几天生了场病,引发了炎症,幸好有石原亨给他的神药,把他的命救了回来。

到了他这个年纪,一切都已知足,他现在最大的心事就是等着石原亨成婚。

成婚之后,哪怕大限到了,他也能含笑离去。

“老师,您别动。”

楚凌云上前,轻轻扶住头满,让他躺的更舒服点。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从民族大义上来讲,楚凌云恨透了这个双手沾满中国人鲜血的刽子手,黑龙会在东北无恶不作,犯下了滔天大罪。

但从个人感情上,不得不承认,头满对他真的不错。

为了他的事操碎了心。

年纪这么大,身体不好的情况下,依然在为他的事奔波。

感情是复杂的,特别是潜伏在敌人内部的人。

他们要承受更多的痛苦。

楚凌云很能理解陈展礼,处决小卢的时候,陈展礼心里不会好受,可他依然义不容辞的这么去做了。

原因很简单,个人感情比不过民族大义。

小卢成长太快,对战情组和上海区有了重大威胁,他的手上同样白骨累累,中统在上海的覆灭和他脱不了关系。

“好,我不乱动。”

头满微笑回道,楚凌云帮他收拾好,在他一旁坐下。

“老师,非常感谢您,我做了那么多错事,特别是我偷了阿部的黄金,没想到您一点没怪我。”

楚凌云缓缓说道,头满知道的事,他没必要隐瞒。

头满轻轻摇头:“你确实有些事没做对,不过你还小,做错事很正常。”

“阿部贪财,他做的错事更多,他眼里只有钱没有别的,这点我很清楚,他对文社的社员下手,触碰了你的底线,所以你对他报复,偷走了他所有黄金。”

“好在你没对他真正下手,纯粹是拿了钱,如果你直接阿部下手,我会对你很失望。”

头满慢慢的说道,石原亨是报复阿部,阿部有错,错不至死,石原亨没想过要他的命,纯粹是要他的钱。

当时的石原亨确实也缺钱。

石原亨是上海地下王者,掌控着庞大的走私帝国,说他缺钱很多人不会相信。

可事实上石原亨花钱的地方更多。

文社是个吞金巨兽,还有实验室等等,他赚的钱大部分都花了出去,在没钱的时候阿部突然来那么一手,石原亨不生气才怪。

换成他年轻的时候,绝对直接杀人。

“我没想过对师兄做的太过,如果要对他下手,不会弄的那么麻烦。”

楚凌云的话没毛病,他要想对阿部下手,直接动手便是,阿部绝对挡不住。

看看三井博思就知道了,一个联队的护卫,被石原亨屠杀殆尽。

当初的阿部可就八百护卫,还不满编。

石原亨有这个能力和手腕,也足够凶残,却没有对阿部下死手,迂回用了最麻烦的方式,就是不想彻底撕破脸皮。

“很好,你这样想我很欣慰。”

头满微笑点头,阿部已经死了,被别人杀死。

就算没人动手他也活不了,头满同样对他下了手,说到底,阿部在头满的心里远不如石原亨。

别说是弟子,就算是儿子,也有的受宠,有的不被待见。

“老师,身体重要,徒儿无能,您年纪这么大了还让您操心。”

楚凌云轻声说道,头满笑的更灿烂:“无妨,明天你便进宫,陛下和皇后想见你。”

他们确实想见石原亨。

特别是皇后,别看她平时什么不问,心却和明镜似的,石原亨是个商人没错,但却是最优秀的商人。

哪个商人能和首相掰腕子?石原亨甚至让首相吃了亏。

如果女儿订了婚,成亲之前,一定要让这个首相下台,否则女儿岂不是危险了?

女人的想法和男人不同,她想的最多的是自己女儿。

第二天一早,楚凌云便来到皇宫。

如今他有贵族的身份,自己便可以来求见郁人。

很快郁人夫妇便接见了他。

“石原来了,坐这边。”

郁人高兴的招了招手,皇后则不断打量着石原亨。

石原亨长的不丑,带着一股无形的威严,皇后可听说了,别看石原亨是商人,帝国一般的重要将领也比不过他。

石原亨手里掌握着非常强大的力量。

上次在上海,更是一口气杀了将近五千人。

皇后没想过五千人的力量留下来能做多少的事,她想的是这件事带给石原亨的影响。

经此一战,帝国内敢轻易招惹石原亨的人不多。

特别是那股魄力,更让皇后欣赏。

“陛下,皇后娘娘。”

楚凌云给两人打着招呼,在他们旁边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无需客气,上次朕给西条任务,让他帮你从中国人的手里拿到新药的配方,可惜他失败了,中国人对药厂的保护非常严,确实不好下手。”

郁人叹气,楚凌云则笑了笑:“陛下不用担心,我们的起步虽然晚一点,但进展不慢,他们购买了中国市场上的新药,正在抓紧研发,最迟半年咱们也能量产。”

“真的?”

郁人惊喜叫道,半年时间不长,他等的起。

能够量产,这些新药能够救下无数帝国精英的生命,战争打了这么久,磺胺对军内很多人已经无效。

若没有新药,他们就只能等死。

真能半年内量产,这些研发人员将会立下超级大功。

“陛下您放心,他们不敢骗我,也不敢骗您。”

楚凌云笑着回应,郁人很兴奋,他很早之前便开始使用新药,现在手头上剩下不少,石原亨实验室现在每月的产量是五百,比之前又提升了点。

所有的新药可都在他这,全给他送了过来。

在日本,没有人比他对新药的功效更为了解。

美国正拿着新药做文章,利用新药为他们谋取更多的利益,掌握盟军中的主导权。

可惜日本的盟友现在不争气,否则他们也能用新药做同样的事情。

美国这边,确实用新药得到了不少的利益。

如今他们正在谋求盟军最高指挥官的位置,若是能够拿到,对他们的以后将更有帮助,同时会极大的提升美国的地位。

这一战,美国因为地理位置一直有着不小的优势。

哪怕被迫参战,也是在外作战,本土除了夏威夷其他地方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

“很好,你告诉总工程师,如果半年内能够量产,朕给他晋升华族。”

郁人再次抛出贵族的身份,总工程师是日本人,这点他知道。

“多谢陛下。”

楚凌云立刻代替总工程师道谢,总工程师若是知道这个好消息,恐怕会更加拼命。

拼吧,拼的越狠,死的越早。

楚凌云现在想的是如何把西条或者土原的人,吸引到上海。

等到时候炸毁实验室,能不能往他们身上泼上点东西。

哪怕最终证实不是他们所为,也能让他们惹一身的味。

日本实验室的进展,是时候让美国人知道一点了。

说不定不用自己动手,他们更加积极。

他们在新药上获得了这么大利益,不可能允许日本同样生产这种新药。

楚凌云在皇宫一个多小时,出来的时候外面重重护卫。

他在东京遭遇过刺杀,而且是炮击,如今出行特别重视安全。

这一次,竹本特意陪石原亨一起回的东京。

楚凌云带的一千人之中,有山下特意培养的特战队员一百人,田俊六警卫一百人,三百宪兵。

剩余五百人则是头满给他的浪人。

这些人随时愿意为他去死,如果遭遇危险,他们能够用自己的身体搭一个人墙,保护石原亨的安全。

到了东京,郁人特意派了一百名侍卫跟在楚凌云的身边。

人数是不多,不过代表了郁人的态度。

这种情况下,西条只要不发昏,他就不会轻易动手,其他的人就算想动手也没那个实力。

石原亨不是阿部,阿部能轻易被人刺杀,对他则是无效。

下午,东京议会。

西条这次邀请石原亨参会,正好石原亨要回来,便答应了,着实把西条恶心了一番。

早知道就不邀请。

他们正在开会,参会的全是各国的重要人物,他们傀儡政府的首脑。

几个傀儡,和他们的主子一起开会,这样的会没有任何意义。

不开会,主子交代的事他们也不敢反对。

难怪民间嘲笑这次的大会,是茶馆会议。

喝喝茶,聊聊天,你说的对,就这么干,然后结束了。

“大人,石原亨来了。”

会议现场,酒井来到西条身边,小声汇报,西条的笑脸顿时僵硬在那,满脸的不高兴。

“他来做什么?”

西条不满道,酒井小心回道:“他拿着您的邀请函,陛下侍卫为他开道,外面的人不敢拦他。”

“告诉他我们正在召开重要会议,没时间接待他,让他离开。”

西条澹澹回道,旁边的各国傀儡不明所以的看着他,听他们对话好像有人来了,而且有西条的邀请函,更有天皇的侍卫。

来的人是谁,宫里的人吗?

如果是宫里的人,西条不应该这样的态度。

“是。”

酒井低头,刚走到门口便愣了下。

石原亨已经带人来到了门口。

“首相大人,不好意思,我刚去见了陛下,来晚了。”

楚凌云笑着说道,说完不等西条反应,直接走到了里面。

西条脸色铁青,石原亨胆子太大了,他这边召开的是国际会议,竟然敢直接闯进来。

“石原亨,你不过是个商人,有什么资格进来?”

西条一点面子没给,听到他的话,其他人很是震惊,原来是石原亨,怪不得敢这么闯进来。

汪填海直到的最清楚,石原亨就是来找茬的。

石原亨和西条的矛盾早已公开,所有人都知道一些。

“首相大人,这就是您的不对了,是您邀请我来参加,我这还有您的邀请函,如果您不欢迎我,为什么要邀请?来之前我可是告诉过陛下,陛下亲口对我说,希望我能联合各国,加大贸易往来,一起为帝国做贡献。”

楚凌云不卑不吭,西条脸色青一阵白一阵。

他发邀请函纯粹是恶心石原亨,知道他不敢来,没想到人家来了,还真到了他的面前。

“您不欢迎我,我现在就走,我会如实禀告陛下,您不希望各国增大贸易,为帝国提供更多的资源。”

楚凌云说完转身就走。

“你胡说。”

西条被气的身子发抖,他什么时候说过不给帝国资源?

这次开会,除了增大各国对日本的信心外,就是掠夺更多的资源位帝国所用,石原亨满嘴胡言,栽赃陷害。

楚凌云没搭理他,直接出了门。

这样的会议他没心思参加,不过这趟来也不是没有收获,各国的傀儡有模有样,可惜蹦跶不了多久。

汪填海快死了,到死都没能回国,客死异乡。

那位伪满的皇帝陛下,结局也好不到哪去,不过他比汪填海强,见证了新中国的诞生,并且成为了新中国的公民。

几位傀儡,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西条喊出名字后,他们便知道进来的是谁,东京和上海的事他们同样有所耳闻。

传言不假,看来石原亨和西条的矛盾真的很大。

一个商人,竟然有这么强大的力量,着实让他们意外。

不过他们的心里也有了警惕,此人绝对不能去得罪,别看他们在自己国家地位很高,可要是得罪石原亨这样的人,想要他们的命一样很容易。

“休会。”

西条被气的没心情开会,楚凌云回到车上,立刻笑出声来。

他的出现带不来什么实质性的后果,不过能恶心恶心西条也好。

十一月七号,楚凌云穿着别扭的日本古装,由头满领着,一起出门。

他们携带了很多的礼物。

仪式很隆重,西条并不愿意参加,可必须捏着鼻子来到石原亨的定亲仪式现场。

他是首相,必须现身。

各国的傀儡同样在现场,他们被邀请参加了这一盛会。

这次石原亨多了一层身份,西条更奈何不了他。

仪式结束的消息传到中国,文社内一片沸腾。

石原亨更近了一步,对他们来说未来的前途更加光明。

南京,田俊同样高兴。

他的任期时间不长了,西条现在没动他,是因为他没犯错,但到了约定的时间,西条肯定会对他下手。

西条不可能让他一直留在中国。

对此田俊并不在意,只要他是获胜回国,以后的地位会更重要,眼下最重要的是常德之战,他要在常德打一个漂亮的胜仗。

常德之战的进展并不顺利,中国人将常德变为了空城,里面只有守军。

城内外,中国军队表现了非常顽强的作战状态。

他们步步抵抗,给日本人带来了很大的损失。

“陛下,我先回去了。”

仪式结束的第二天,楚凌云来向郁人辞行。

他的根基在上海,不能在日本太长时间。

“回去吧,实验室的事抓紧,尽快量产。”

郁人微笑点头,他对实验室的事非常看重,实验室不仅代表着生命,还代表着巨大的财富。

最迟明年就能量产,他等的起。

石原亨能理解郁人的想法,郁人是懂化学的人,更清楚新药研发的艰难,他已经知道西条来告过自己的妆,结果被郁人说了一顿。

什么都没问清楚,就冒失的跑过来告状,反而让郁人对他更为欣赏。

“陛下放心,接下来我会把实验室的事当做头等大事来做。”

楚凌云低头回道,实验室进展越快,灭亡的日子也就越早。

美国,加州。

史密斯接到楚凌云的密电,让他转告美国政府,日本在上海建造了一个实验室,由上海最强大的日本人石原亨主导,目前月产量达到了五百支,并且一直在研发。

预计半年内,他们能达到量产的规模,月产量最少能到五千支,甚至是一万支。

史密斯很重视这个情报,立刻转给了美国的情报部门。

至于情报的来源,他不需要任何掩饰。

楚凌云本来的身份就是特工,他拿到这样的情报太正常不过。

美国人同样重视,日本人有新药,他么早就知道。

郁人多次拿出新药救人,瞒不过他们。

之前他们分析过,日本的新药产量很低,达不到量产,并没有在意,那时候连他们都没有量产。

如今知道日本技术突破在即,美国的情报部门坐不住了。

上海是中国的地盘,被日本人占领,美国想派人到上海侦查很不容易,军统戴老板收到了美国这边的协助请求。

看完电文,戴老板笑的肚子疼。

美国人像猴一样的被楚凌云耍。

调查石原亨的药厂,好,他马上把命令转达,想给美国人什么样的调查结果,他们可以随便写。

楚凌云很快收到总部电文,美国人的反应在他的意料之中。

先告诉他们,回头好有理由对实验室动手。

三井阿木死了,死状极惨。

竹本对他进行了非人的折磨,最后三井阿木承受不住刑罚的痛苦疯了,他是真的疯,竹本做了很多试探,没发现他假疯的迹象。

就算是假疯,他也免不了一死。

竹本命人处决掉三井阿木,死的时候他身上没一块好地方,他死于自己的贪心,死于自己的欲望。

若是没有来上海,他不会有事,为了家族的那一点承诺,他不顾一切,最终害死了自己。

竹本本就对三井阿木有意见,当他他欺骗自己和石原亨,利用他们除掉了武田浩。

竹本和武田浩关系一般,但没人喜欢自己被利用,竹本很记仇,那次的事后就让他记住了三井阿木。

之前没条件报仇,这次给了他机会,直接将三井阿木折磨致死。

时间慢慢走过,上海的天越来越冷。

陈展礼和江崎贺一样,买了很多粗麻布,为贫民窟的人准备衣服,现在他做这些更为有劲,他知道自己为什么做这些,做这些的意义是什么。

此时的陈展礼,有着过去从没有过的激情。

利用为贫民窟做事,可以加强和方士易的关系,陈展礼将此事汇报给王书记,王书记没有支持,也没有反对。

方士易是他们的同志,不过这是绝密情报,不能告诉陈展礼。

同样,陈展礼的身份他也不会告诉方士易。

两个自己的同志,互相试探,并不清楚对方的身份。

了解所有真相的,只有楚凌云和柯公两人。

十一月中旬,楚凌云来到码头。

他是来接人的,一个他也没想到的人。

日本皇室,郁人的亲弟弟重人亲王突然给他发了电报,想要见他,并且告诉了自己来上海的时间。

石原亨若是不愿意见他,不来接即可,他便明了石原亨的态度,自己便会回去。

楚凌云来了,重人这位亲王和别人不同。

他比郁人小了十几岁,自小不喜欢战争,去年他以参谋的身份来到南京,进入到司令部工作。

他走访了中国很多地方,本以为让他见识到战争,他会转变态度。

谁也没想到,他看到了太多中国人受苦受难的景象,反而对日本的侵略更为痛恶。

他可是亲王。

对中国历次发动战争的就是他的爷爷、父亲和哥哥。

作为皇室,如此鲜明的反战,实属罕见。

客轮靠岸,楚凌云带着竹本和方士易,在码头一旁等着。

旁边是护卫和宪兵。

石原亨的安全很重要,哪怕是在上海,出门也不能掉以轻心,竹本作为石原亨身边的头号狗腿子,向来最重视安全问题。

宪兵几乎成了石原亨的私兵,到哪都是宪兵开道。

“石原君,他来了。”

竹本眼尖,先看到了穿着便装,带着帽子的重人。

楚凌云立刻走了过去,迎接重人下船。

论关系,楚凌云是郁人的未来女婿,重人就是他的叔叔,论身份,人家是亲王,他理应主动。

“大人,这边请。”

“多谢。”

看着石原亨,重人露出丝笑容,跟着上车,车子来到最好的宾馆,这里早已被检查过,楚凌云给重人开了最好的房间。

“石原亨,能不能单独聊聊?”

重人进入房间,立刻对楚凌云说道,竹本眉头一皱,想单独聊天不是不可以,但他没有对重人进行过搜身。

重人是亲王,他哪敢随便乱搜。

“可以。”

楚凌云一口答应,竹本没办法,带人到门口守着,他亲自站在门口,一旦房间里出现动静,他能以最快的速度冲进去。

单从这点来看,竹本是个合格的狗腿子。

“石原亨,我了解过你的很多情况,别人说你心狠手辣,无恶不作,但在我的眼中却不是这样。”

房间内,重人缓缓说道,楚凌云则主动泡茶。

“大人……”

重人打断他的话:“你可以叫我叔叔。”

“是,叔叔。”

楚凌云改变称呼,重人笑的更灿烂:“你所杀的人,是不得已为之,平时你并没有那么残忍好杀,另外你做了很多的好事,只是别人没有在意而已。”

“你资助人帮助贫民窟,救活无数人,坚持粗粮低价,给了百姓活路,别人看你放了那么多高利贷给灾民,却没有发现,这些灾民至少活了下去,没有你,他们不少人要饿死。”

“你买了很多孩子,他们骂你是黑心资本家,我看到的却是这些孩子因为你全部活了下来,直到今天,我没有听说一个孩子被你虐待致死的消息。”

楚凌云心中顿生警惕,重人关注了他这么多?

这些事全是他做的,在他更多支持战争,杀死竞争对手,屠杀各种反对他人的背景下,这些事不是那么起眼。

可要是真的全被单独列出来,显得就有些异类。

“不瞒叔叔,其实我相信因果轮回,我做的错事太多,罪孽很深,若不能弥补一点,恐怕死后不会有好的结果。”

楚凌云低头解释,重人笑着摇头:“这不重要,除了上次的屠杀,你其实没有过滥杀无辜,我明白你是被逼无奈,打出威名,彻底让人不敢轻易对付你,但你杀的人太多了,他们有些人并没有错,不该死。”

重人是反战,可他毕竟是日本人。

那些人不该死吗?

他们都是军中转到的内阁,之前谁没有参加过对中国的战争,谁的手上没有中国人的鲜血?

楚凌云所杀的人,没有一个是无辜的。

“多谢叔叔指点。”

楚凌云低头道谢,重人突然叹道:“有些人作恶确实很多,我看到很多人,他们不把中国人当人,连畜生都不如,随意的烧杀掳掠,这些不配称之为人。”

“石原亨,我知道你和西条关系很差,我可以帮你,成为你的盟友,但我有一个前提,你要约束好你的手下,不要对中国人作恶,不要让他们像那些畜生一样,做出天怒人怨的事。”

楚凌云瞪大眼睛,他知道这位亲王反战,可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

“石原亨,若不是你有哪些善心的表现,我不会来找你,我会自己去对付西条,正因为你本质上不坏,所以我开诚布公,来找你联盟,你和西条的仇怨早已不可调和,有我帮忙,至少可以帮你解决一部分困难。”

重人轻声说道,他还有个身份,贵族院的皇室议员。

这个身份确实能给石原亨带来一定的帮助。

“多谢叔叔,您那么看得起我,我没理由拒绝。”

楚凌云微笑回道,重人笑的更开心,石原亨答应了就好,在他的心里,石原亨确实最合适的盟友。

他和西条不和,并且能够和西条抗衡,手中更是掌握着巨大的力量。

十个师团,外加田俊六。

这样的力量,任何人也不得忽视。

重人看重的也是这些力量。

“很好,以后你会明白,你做出了非常正确的选择。”

重人非常高兴,楚凌云答应他,也是诸多考虑。

重人做的事肯定会让郁人不喜,这点不重要,过几年郁人自身难保,对楚凌云影响不大。

楚凌云现在已考虑战后的布局。

日本作为战败国,并非没有什么可取的东西。

可惜美国的封锁,加上果党的不争气,并没有拿到多少有用的东西。

这些东西,战后可以想办法运回国内。

石原亨这个身份,战后估计很难逃脱清算,就算中国这边没事,回到日本,那边一样有很多人想要杀死他。

对此楚凌云并没有任何担心,他的日本身份又不止一个。

马甲众多,是他最大的优势。

不过石原亨这个身份若是能保留,最好还是要留住,毕竟文社的力量很强,就算战后这些人被抓,清算了很多,剩下的依然会有大用。

到时候可以利用这些人,做更多的事。

重人来找石原亨,就是想要结盟。

关系确立后,重人很快返回南京,有了石原亨的支持,重人的信心更足,他要帮助日本从战争的泥潭中走出来,不让日本继续带给中国那么大的伤害。

重人的事情,楚凌云向柯公做了汇报。

柯公没有想到,日本皇族中竟然还有这样的开明之人。

重人很重要,以后楚凌云可以多和他接触。

时间慢慢走过,常德保卫战打的更为惨烈。

八千虎贲,死守常德,让日本人体会到了什么事切肤之痛。

如论日本人的进攻有多勐,城内守军没人后退,更没人投降,他们用自己的血与肉,展现出中华民族顽强的斗志,不屈的精神。

整个常德城被炸的不成样子,哪怕没有一片净土,守护常德的中国军人,依然在坚持。

战报传到后方,田俊六有点发呆。

为什么中国人就是不退,为什么他们不能像那些伪军一样,见到强大的帝国军队闻风而降?

八千人就怎么难打,若是中国军人全是这样,帝国还有战胜的可能吗?

不少日本军人都受到了打击。

田俊六咬着牙在坚持,这一仗必须打下去,必须将常德拿下来,这已不是战争的胜利,而是人心的斗争。

后方,常德之战同样牵动了不少人的心。

前线的战士打的那么苦,后面却没有办法帮忙。

驻守常德的 57师,最后时刻发出诀别电文:弹尽、粮绝、人无、城破, 57师部坚守最后一线,誓死抵抗,与城共存亡。

十二月三号,常德城破,师长亲自带人突围求援,八千守军,存活不过百。

人人带伤。

他们是英雄,当之无愧的英雄。

虽败犹荣,日本这边打下了常德,但所遭受的损失却远超他们的预算,他们已经没有余力继续进攻,甚至无法承受中国人的反扑。

中国各路援军正在回援,他们一旦被围住,有可能会像城内那八千人一样,被中国人包了饺子。

援军不能及时到位,他们同样无法避免被歼灭的命运。

这个后果日本人承担不起。

上海,楚凌云得知日本人准备撤退的消息,立刻将情报汇报给了军统总部。

戴老板将情报上报,老头子却没有过于重视。

根据他们的推演判断,日本人的目的是阻碍云南那边所获得的支援,这个战略目的让他们不会轻易放弃常德。

老头子不是不信楚凌云,他怀疑这是日本人放出的假情报。

日本人一直调查内奸,若是用假情报欺骗,有可能楚凌云也会被他们欺骗。

加上前线将军同样不信,耽误了最佳战机。

十二月七号,找到援军的师长,带领援军重新来到常德,他们的进攻非常顺利,日本人已经退去,城内只有一个中队进行防守。

现在的常德城,说是城,不如说是废墟。

这样一个地方,确实没有坚守的必要,更没有那个条件。

得知常德日军退走,后方的将军们马上下令围堵逃跑的日军,可惜已丧失最佳战机。

让 57师师长没想到的是,重新收复常德后,残垣废墟中,竟然走出了三百多名 57师的官兵。

这些人的出现,却惹怒了老头子,下令将 57师师长抓了起来。

真是让人流血又流泪。

楚凌云得知所有事情后,将自己关在房间,楚原小心的在外面守着,没敢相劝。

果军战士不负华夏儿女称号,果党无能,常校长无能,果党的所作所为,不知道让多少人心痛。

他们辜负了太多人的期望。

楚原同样失望,前线战士拼死搏杀,他们是为国而战,为国而亡。

战区司令和众多将军急忙为师长求情,总算保住了他的性命,可也被关进了监狱。

不管结果如何,常德之战算是结束。

中国人的损失不小,日本人的损失同样很大,早期十比一,五百一的战损比,现在已经下降了许多。

中国军队的武器是不如他们,但拼死作战的决心比日本人要强,日本人兵员素质下降的厉害,已是不争的事实。

这一战的结果,同样让日本高层心惊。

若是中国人都是这样,他们完全没有战胜中国的希望,这一战田俊六得到了批评,但不属于大错,他至少完成了一部分战略目的。

加上大本营对西条的不满,西条想趁机让田俊六下台的心愿没能实现。

天津,古村秋高兴的看着古森。

“古森同志,欢迎你加入中国� ��党,同时我代表中国反战联盟提出邀请,愿不愿加入我们这个共同的大家庭。”

古森受古村秋的感化,了解了很多红党的知识。

他很荣幸能够加入这个全心全意为人民做事的群体。

“我愿意。”

古森重重点头,了解的越多,他越感觉之前的日子都白过了,和古村秋在一起的每一天他都特别充实。

他喜欢这种感觉。

古森是石原商行天津分公司经理,在这里他最大,他从没有利用自己的职务捞钱,只要不做这些事,把分公司打理好,老板就不会对他做什么。

利用这个身份,他不仅帮了古村秋,同时帮了不少的人。

“好,非常欢迎你的加入。”

古村秋伸出手,古森和他紧紧握在一起,他现在是有组织的人,愿意为红党事业奉献终身,哪怕是他的生命。

“古村,过几天我就要返回上海述职,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一定要小心。”

快到年底了,古森这些分公司经理都要回总部述职。

他离开的时间大概有一周左右,他不在的这段时间,很担心古村秋的安全。

“你放心去,我不会有事。”

古村秋咧嘴笑了笑,他能保护好自己,比这更危险,更难的情况他也遇到过,根本不怕。

红党从不怕任何困难。

“好,等我回来。”

古森轻轻点头,这次回上海,他还有个任务,了解下上海那边有多少反战人士。

特别是石原商行内。

不过做这些必须要隐蔽,绝对不能被石原亨所察觉。

古森知道自己老板的厉害,别看他每天笑呵呵的,实际上聪明绝顶,想在他眼皮子底下做什么事,必须要小心。

两天后,古森上了去上海的火车。

古村秋并没有停下自己的工作,天津这边他已经联系了三百多名反战士兵,有些在他的感化下,和古森一样,加入进中国红党。

这些人可以给他们提供军中的情报。

等以后有机会,古村秋会把他们带到延州,让他们好好看看那片世外桃源,那边的人虽然不富有,过的却是无比充实。

一处军营,特高课的人正拿着望远镜盯着远处。

他们发现军中出现了一些反战言论,经过调查,很快锁定了一名军官,这名军官叫桑野,级别不高,少尉军衔,级别是小分队长。

“和桑野联系密切的人都调查清楚了吗?”

特高课负责的是情报组长首藤,他盯上桑野已经有好几天。

“查了,军中有十几个,军外的关系还没有查清楚。”

手下汇报,首藤想了下,随即摇头:“不等了,这些不安分的人不能留,先抓了再说。”

这些人是炸弹,随时有可能闹出事情。

这类人在军中有不少,他们是日本人,不是中国人,哪怕有人和他们联系,抓到人后审讯出结果,一样能问出他们想要的东西。

第二天上午,桑野接到任务,让他去一趟别的地方。

刚出门,他便被特高课的人按住,五花大绑被带带回到审讯室。

和他联系密切的十几个人,全部被抓,分别进行拷问。

包括他的手下,暂时被控制,特高课会对他们进行甄别,如果被桑野影响,同样是反战的士兵一样会被严惩。

仅仅是情绪上还好,若是确定实质上做了什么,迎接他们的肯定是最悲惨的命运,甚至会连累家人。

“桑野,这里是特高课,到了这里就不要存在侥幸,能抓你,我们肯定有证据,不想吃苦头就老实交代。”

首藤亲自审讯,桑野则将头转过一旁。

“用刑。”

首藤没有客气,手下的人抓起皮鞭,狠狠的抽在了桑野的身上,很快桑野便发出凄惨的嚎叫声。

刑罚的痛苦,比他想象的更强。

“我说。”

一个小时后,不成人形的桑野终于承受不住,开口了。

随着他的招供,首藤先是惊喜,随即便是后悔。

桑野已秘密加入中国红党,和桑野联系的人,竟然是帝国通缉已久的古村秋,古村秋可是条大鱼,没想到他竟然还在天津。

要是多盯一下桑野,说不定能抓到古村秋。

“你说后天是你们约定见面的时间?”

听到桑野招供,后天他要去见古村秋,首藤首先坐不住了,可看到桑野的脸,他再次有了后悔。

干嘛要打的那么狠,桑野的脸上同样有伤。

“没错,后天下午五点。”桑野低着头,缓缓说道。

“马上给他治伤。”

首藤吩咐道,一边治伤一边问,这是抓到古村秋的绝好机会,能抓到古村秋,绝对是大功。

问清楚接头的时间和地点,首藤立刻去向天津特高课课长汇报。

得知查到了古村秋,课长坐不住了,亲自监督这个桉子。

接头的地点是人多的地方,首藤提前做好了布置,如果古村秋出现,他们会立刻抓捕。

若是没有,就让桑野过去,将古村秋吸引过来。

桑野脸上的伤是最大的麻烦。

还好现在天冷,可以让他带上帽子和围巾,尽量遮挡住伤痕。

如果古村秋没有起疑,很可能会出现。

首藤布置好一切,很快到了接头的时间。

下午五点,接头地点附近至少有五十名特高课的特工,张开大网就等着古村秋进来。

桑野做好了准备,随时让他出去。

此时的古村秋,已在附近。

他做了点伪装,悄悄的过来,接头地点古村秋感觉到一丝异样。

这里平时人不少,不过多是流动的人,固定的小贩他都见过。

今天出现了很多陌生的小贩。

这些小贩没有东张西望,但他们的眼神很犀利。

古村秋的伪装术是跟着柯公学的,没让这些人认出他来。

若没有这个技术,他在天津早就被抓了。

犹豫了一会,古村秋走到了远处,他准备取消今天的接头,同时去查清楚桑野的情况。

刚走出没多远,他便注意到桑野到了接头地点。

桑野裹的很严实,不够古村秋对他熟悉,依然认出了他。

桑野向往常一样,坐在了那,点了点吃的东西,不过他并没有拿快子,更没有将脸上的围巾摘下。

若是摘下来,别人马上就能看到他脸上的疤痕,非常显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