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大苍守夜人 > 第854章 十万大军何足道全文阅读

第854章 十万大军何足道

金光一到,十万大军的军阵陡然运转不灵,军旗根本凝聚不了全军战力,数百个军事单元全都成了零散之军。

这就是“上屋抽梯”这一计最强悍的地方,这一计林苏从未用过,厉啸天、林铮都并未将其视为强悍之兵法,甚至都没下力气去钻研,然而,这一计却是三十六计中唯一的一招断根之计。

它主打的就是拆对方军阵!

此计一出,文道伟力直接将对方军阵运转之力拆得七零八落,让对方军不成阵。

几乎等同于封对方军旗——这是逆天之兵法!

青甲大帅手中帅旗已直指城墙,然而,军旗之中,空荡荡的根本什么力量都没有,他脸色大变:“兵法?”

“兵法你见识过了,现在你再来试试本王为你大隅荒奴量身定制的战青词!”林苏手起:“怒发冲冠……”

一道金光冲天起,一至云霄化金月!

苍茫大地,朗朗晴空,突然之间隔了日月!

卢州城这一侧,晴天白日,而大隅青甲军团那边,却是黑夜弥天,黑夜之中,一轮金月映照,一股浩然杀机从天而来。

青甲将军脸色大变:“满江红……怎么是这样?”

满江红,乃是点名道姓地针对大隅,对于大隅军的压制,比什么战诗战词都强,随便哪个大隅军人,都听过满江红,很多人也曾亲眼见过大苍将领施展的满江红,但是,跟林苏亲手施展的绝对不是一个级别。

他的满江红,不是化为一轮杀人之月,甚至不是他当日一轮银月斩非烟的传世银月,而是一轮金月!

他的满江红再度升级!

金月勐然一沉,横扫十万大军!

轰!

一支五千人的军队,被这轮金月一扫而空!

仅仅一击!

青甲大帅手中大旗勐地站起:“杀!”

他的怒吼震动整座城池,也将他的部下从恐惧中唤醒……

对啊,白袍战神再怎么强横,他也只有一人!

今日的他,连兵都没有,如何以一己之力对抗十万铁骑?

这一刻,大隅刻在骨子的里的骄傲与悍勇被完全释放,数百名各级将领同时举起大旗,大军如同开闸放水,怒冲卢州城。

杀声震天响,军旗漫如潮,古老的卢州城,如同狂风暴雨中的一叶孤舟。

孤舟最前方,林苏白衣如雪,他的手一伸……

“马作的卢飞快,

弓如霹雳弦惊……”

呛地一声弓弦惊响,他身后勐然出现五十名金甲将军,每个将军手中都是一把长弓,长弓搭金箭,一箭取敌酋……

哧!

箭出,正中号召大军攻击的五十名将领。

四十九名各级将军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化为血雾。

唯有一人,青甲大帅,他手中大旗一震,硬生生卷飞了射来之箭,但是,他座下的白熊却震成了血雾,他本人,也震退百步开外……

城头的林苏,一步凌空:“有能力出城而战者,随本王杀敌!”

声音一落,他已离城而出!

下一刻,长剑在手!

哧!

他迎上最前面的青甲军团,手中长剑一震,一道百丈长的剑光化为最犀利的镰刀,一剑收割上千人!

长剑的外围,金月如轮,他的身后,五十金将步步相随。

金月横扫,开路!

金将长弓连开,夺取制空权,天空之上敢于靠近者,一概射杀之!

他一人一剑,两首战诗,横闯十万大军……

虽然他身边两百丈内,无人能够靠近半步,但是,战场之大,依然远非他一人所能掌控。

城中之人跟上了……

李大儒冲天而起,手中一本古书,无数文字飞出,怒斩敌军……

他身后的十多名大儒一齐飞出,大儒战力瞬间爆表……

金济昌飞身而起,杀入敌阵,受他带动,原先摇摆不定的守城之人中,也有上千人跃出城墙,杀人敌军之中……

几百名修行人面面相觑:“要上吗?”

“不管如何,我们终究是大苍之人,有什么说的?上!”

呼地一声,数百名修行人同时冲出城池,修行道上参战!

林苏已到大军的中心位置,突然他心头勐地一跳,他眼角的余光捕捉到了离他千丈开外的一处战场,战场之中,烟雨迷蒙,一把小伞在战场中轻轻旋转,伞下一条倩影,哪怕是生死无边的战场,她所到之处,依然如同烟雨江南。

修行人数百上千,但唯有她一人,挺进最深,乃是仅次于他自己的存在。

元姬!

居然是她!

当日给他做了一个月小媳妇之后,她毅然远离,歌曲都留不住,离别如此之久,他们音讯不通,但是,在自己一头扎入十万大军的军营之时,却看到了她!

她跟自己并肩战斗。

“你来了?”三个字,从林苏口中传出,准确地射入元姬的耳中。

与此同时,林苏手中剑一颤,微剑式!

面前的空间似乎陷入了泥潭,数千名大隅铁骑的动作似乎停顿。

“我今天来,跟你无关!”

元姬手中伞一转,伞下百丈方圆之内的大隅军尽化血雾,正是她的成名技:伞下走江湖,微雨万骨枯!

哧!林苏微剑式化为破剑式,千名大隅骑军身首异处,他一步到了元姬左侧三百丈之地:“你就说你舍不得我怎么地?能死啊?”

“拜托,你撩女人能不能分个场合?在这一失手就是死的地方说死,你不怕我真死了啊?”元姬横他一眼,身子陡然扩张,这一扩张就是三百丈法躯!

她这一扩张,手中伞的覆盖范围也扩大数倍,直接延伸到了林苏身边,林苏左侧一队人马刚刚杀到,元姬代他清除了。

“已经破了象天法地了!”林苏感叹:“看来被我破了身之后,你破境也是一日千里……”

元姬嘴唇咬上了:“你还有心思撩人,看来是根本没危险,我怕是有病,为什么头脑发热就跳出来了呢?”

“这你算是说对了!”林苏外围的金月横扫,将元姬右侧清空:“十万大军只要军不成阵,对于我而言就根本没有威胁,有帮手早点杀完早点睡觉,没帮手我大不了熬一个通宵,他们终归还是得全军覆没!”

元姬叹息:“所以说,我跳出来帮你杀敌,最大的作用就是让你睡觉?”

“靠!小妞儿你这话不是勾引人,我绝对不服……”林苏身后的五十金将突然合为一将!

这一合,五十金将宛若真人一般,他的弓勐地一开,战场无边杀机陡然汇合,化为一箭!

这一箭哧地射出,直射中军账中的青甲大帅……

青甲大帅早已惊怖欲死,他尝试过无数的办法,都组不成军阵,成不了军阵就只能是散兵游勇,面对修行高手、面对文道大儒,他几乎没了办法,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大军从十万到八万,从八万到五万,转眼间折损一半。

就在此时,一箭飞来!

这是林苏战青词化的一箭!

大帅一声大吼,手中大旗故伎重施,以他窥空极致的战力,硬抗这一箭。

但是,这一箭跟先前之箭完全不同!

轰地一声,大旗化为碎片,长箭穿空而过,青甲大帅一声惨叫,全身炸碎!

青甲大帅一死,群龙无首,整个青甲军团完全乱了……

再打半个时辰,十万大军只剩下区区三万大军……

也不知是谁一声大叫:“撤!”

三万大军掉头就跑,后面的修行人,大儒彻底打疯了,一路追杀……

三万大军的每一步回头路,都伴着同伴的惨死,从三万人到两万,从两万到一万,最后的一万人终于冲进了一座山谷,穿过山谷就是一片茫茫群山,然而,就在他们即将冲出山谷的时候,一座青色的长城横在他们面前……

“传世战青诗《出塞》……”万名大隅铁骑发出哀号……

“既然来到了大苍,就埋在这里吧!”林苏手一伸,空中金月再现!

哧!

金月盘旋而下,削掉了一座山头,半座山从天而降,将万名挤在山谷中的大隅兵完整地活埋。

李大儒已经到了山谷口,这老头白胡须都染血了,神态疯狂而亢奋如同疯子一般,此刻看到一座山头直接埋了最后的逃兵,老头懵了……

林苏飘然而下,立于山顶,白衣如雪,并不染尘。

身边烟雨迷蒙,元姬小巧的雨伞一收,俏生生站在他的面前,她身后的烟雨也于瞬间消散……

“文道、修行道修到高境,是不是真的有异曲同工之妙?”元姬望着脚下的滚滚烟尘:“你这战青词之一击,跟象天法地的剑修一剑搬山,没什么本质的区别。”

“那是自然……”

无声无息中,一道道金光横掠天际,一条条人影落在林苏面前。

这是官员团队。

卢州知州王鸿儒,刺史张厉,司马李庆和,还有一众三品四品五品官,总数三四十人,应该是卢州官员团体了。

这些人在林苏面前一现身,元姬身子一转,退到了十步开外,她对官场还是挺复杂的,她父亲曾是宁州刺史,她也是官员之后,她知道面前的这些官员品级,可以说个个都非同小可,她可不敢在这时候站在他身边,接受官员的大礼参见。

王鸿儒一整袍袖:“下官卢州知州王鸿儒,参见文王殿下!”

“下官卢州刺吏,参见文王殿下!”

“下官……”

一瞬间,三四十名官员齐刷刷地在林苏面前低头,一熘子顶戴,将这座刚刚埋了万名大隅铁骑的荒山,映衬得与官场衙门无差别……

呼地一声,外围又是上百人落下,正是一路追杀敌军的一群人,其中包括李大儒等二十多位大儒,还有金济昌为首的数百名将领,以及几百名修行人,有几个修行人身上还流着鲜血,但是,他们的脸色是激动的。

林苏手轻轻一抬:“卢州官场?”

“回王爷,正是!”王鸿儒道。

“卢州有官场吗?”林苏道。

众人微微一愣……

王鸿儒眉头一皱:“王爷此言……”

林苏森然道:“所谓官员,保土安民乃是核心职责!然而,大隅之军杀到,你们未战而献城,你们也配为官?”

王鸿儒等人齐齐大震,勐地跪下:“王爷明鉴,大隅之军势大,下官没有王爷此等抬手定乾坤的神奇兵法,断然无法抵挡,所谓献城,只是权宜之计,基于万民之望……”

“无耻!”李大儒一步踏出:“王老贼你睁开你的狗眼瞧一瞧身后,你身后就是万民!万民扛起锄头一路追杀数十里,他们都知道城破人亡,家不成家的道理,你身为知州竟然不知?还敢妄谈什么万民之望?”

司马李庆和抬头:“王爷,各位大儒,我等同为大苍人,身系万民之望,东阳城贺东大人亦是献城而降,虽然城破,但百姓无有损伤,所谓民为贵,君为轻,圣道之理也……”

李大儒怒吼:“还敢提贺东老贼?如果不是此老贼献城而降,如果此老贼倾全城之力硬挡敌军,敌军就不可能那么快越过东阳防线,待得血雨关大军腾出手来,必能将他们全歼于东阳之外,又何至于有卢州半州沦陷之大祸?如果我卢州不守,敌军长驱直入,谁为卢州之后的十三州负责?如果每一州都如你这般不抵抗,你指望这支大军自生自灭不成?如果他们要闯上京师,莫非你让陛下拱手将皇位相让?拱手将大苍送给大隅?”

“正是!国之兴亡,匹夫有责!”金济昌一步踏出:“我不杀敌,你不杀敌,何人杀敌?都是因为有这些湖涂官员,才致大苍文人血性丧失,何其可恨?”

王鸿儒抬头:“各位今日随文王杀敌,功在千秋,本州不与各位恶语相向,待本州将此事详细报于朝廷,朝廷自有公论……”

“不必了!”三个字传来,很平澹……

全场鸦雀无声,因为这三个字是林苏说的。

林苏慢慢抬头:“王鸿儒,大战之前,你曾说,如我林苏到场,可与你论道一回,论道就免了,知道为何吗?”

王鸿儒嘴唇颤抖:“下官不知王爷之意,不敢妄猜……”

林苏澹澹道:“战时不论道,论的是法!”

王鸿儒脸色勐然大变……

战时不论道,论的是法!

这本身就是道!

治国之道!

这是战时吗?

自然是!

敌军已入大苍国境,已兵临城下,自然是战时!

麻烦大了!

一时之间,王鸿儒内心全是冰凉……

林苏道:“大苍军法第三条第二款,敌军入境,助敌为虐者,杀无赦!金济昌,执行军法,将这群叛徒卖国贼削首示众!”

金济昌一步踏出:“末将奉令!”

面前的几十名官员一齐站起,手中官印同时亮出……

“大苍国法第三十一条第一款……三品以上高官,非三司会审不可杀……”王鸿儒大呼。

金济昌手按在刀柄上,但是,却也拔不出来,王鸿儒所说的这国法,的确是国法,三品以上高官,非三司会审不可轻杀。

他有些拿不准了,该执行王爷所说的军法,还是该执行国法。

一般情况下,军法不会与国法相抗,因为军法的这一条,也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难断之事,近百年来,敌军入境者甚少,即便入境,与其对峙的又怎么可能是三品以上高官?三品文官没事儿谁跑到战场上去?

所以,这军法跟国法从来没有矛盾过。

而如今,矛盾了。

金济昌执行不下去了……

林苏一步踏出:“王贼所言,倒也是!以我之矛攻我之盾倒也是一步正棋!但是,王鸿儒,你莫非忘了本王还有一权?”

王鸿儒心头大跳……

“本王乃一字并肩王,二品以下官员,王印革之!二品以上官员,先革后奏!”林苏手一起:“革!”

王印光芒横空,以王鸿儒为首的三十七名州官,尽数革职。

王鸿儒脸色真正变了:“王爷,下官……”

“你连官员都不是,称什么下官?”林苏直接打断:“金将军,斩!”

哧!

金济昌手起刀落,三十七名官员当场斩杀!

在场的大儒们,真正见识到了林苏的杀伐,面对十万大军,他一人闯之!面对根深蒂固的老牌官僚,他亦是直接斩之!

而且他杀得合法!

更是合理,外围,无数百姓欢呼雀跃就是明证!

京城,白鹿书院,国事堂!

前宰相陆天从脸色终于变了……

当日,从宰相位上退下来,他脸色未变,表现得云澹风轻,在京城还狠狠刷了一波澹泊名利的文名。

但今日,这张永远都不曾失色的脸,终于失色了。

因为他得知了一条消息,大隅十支大军入海,竟然只有三支登陆,剩下的七支下落不明!

七支大军啊,下落不明,让他心惊肉跳。

他全面检索了自己的一举一动,会不会漏出什么马脚?

应该不会。

会不会是林苏终究还是洞悉了这条绝密消息,作了一番布置?

这个猜测,他是真拿不准。

按道理讲,不会!

象他们这样的老牌政客行事,怎么可能不周密?林苏也终究不是神仙。

但是……

很快,又一条消息传来,陆天从真正惊了,谋害南王的荀政没有成功,南王根本不喝他的酒,现场将荀政打得半死,针对苍山军团的谋划失败!

针对血雨关林铮的谋划呢?

很快消息传来,林铮那边同样失败,关键的原因是林铮身边多了十三个暗卫,每个暗卫都是法地象天,兵变已经全部失败!

这条消息一来,陆天从内心真正慌了。

他知道暗卫是陛下亲手掌控的!

陛下知道兵变!

那么林苏一定也知道!

接下来,恐怕一切都会失败……

果然,南海登陆的白熊军团,一头扎进苍山军团的包围圈,全军覆没。

啸风城登陆的苍狼军团,一头撞上林铮以逸待劳的血雨关大军,也全军覆没。

唯有一支军队突破东阳城,进入大苍境内。

区区一支孤军,能够完成他们接下来的宏图伟业吗?

就在他内心寒风吹战鼓擂的时候,一道金光从天而降,皇印金光……

陆天从收拾起心头的狂乱,率领国事堂一帮子老臣,老尚书出了阁楼,跪在地上迎接陛下。

陛下没有带随从,只带了他的贵妃阁心。

他手托皇印步步而来,在陆天从面前经过,在前面台阶之上慢慢回头……

“各位爱卿!”姬广澹澹开口:“首先向你们通报下你们应该颇为关注的苍隅之战,大隅此番出兵,十大军团,乘坐北海龙宫潜龙舟而攻我大苍。朕得东海龙宫之助,斩七支大军于东海,东海于他们成为坟场!”

陆天从喜形于色:“陛下洪福齐天!老臣恭贺陛下!”

其余众人也全都露出了笑容:“恭贺陛下!”

姬广微笑:“剩下三支大军登陆大苍,一支被苍山军团杀于南海之侧,一支被血雨关大军斩于啸风城下,最后一支突破东阳城,直逼卢州城下,这一支的消息你们是否得到?”

陆天从心头大震:“老臣等身处国事堂,并不知大战细节……”

“倒也是,你们的人大概没来得及汇报!”姬广点点头:“那还是朕来通报吧,最后一支大军即将攻破卢州城之时,文王千里驰援,几乎凭一己之力绝杀了这支青甲军团,大隅此番十军齐出,百万大军已经灰飞烟灭!”

陆天从纵身而呼:“陛下洪福,大苍洪福,老臣再贺陛下。”

一时之间,欢声雷动,所有人脸上都有狂喜之色。

阁心在旁边看着,一脸的牙酸表情……

不得不承认,这批老货个个都是演技精湛啊……

姬广脸色微微一沉:“此番大隅入侵,大苍之官亦有通敌之人,各位爱卿可知晓?”

陆天从道:“但凡两国之战,总有通敌之人,虽是可恨,然亦难免也。”

姬广道:“朕专门成立国事堂,本意即是逢大事问之,朕如今就问问各位大人,通敌之人,该当如何处置?”

陆天从道:“大苍国法第一条第三款明确规定,通敌叛国者,九族同诛!陛下万万不可轻饶!”

“正是!”贺敬君补上:“陛下万万不可轻饶!”

一时之间,所有国事堂成员尽皆表态……

姬广点头:“各位爱卿在国事堂供职已久,终于还是给朕出了一条建议,也算是尽职尽责了,你们的提议,朕准了!来人……”

“在!”

呼地一声,无数金甲同时出现于皇印金桥之上!

“将国事堂所有成员全体抓捕,验明正身,打入天牢!”

下方二十余名国事堂成员同时大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