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科幻小说 > 千禧年半导体生存指南 > 第八十八章 产业升级全文阅读

第八十八章 产业升级

和后世移动互联网时代不同,现在大众对于消费电子是没有概念的,没有一个清晰的定义。

曹永罗同样如此,他问:“什么是消费电子?

是不是手机、游戏机这些?”

周新点头:“大致是这些,简单来说涉及到芯片产业链的都属于消费电子。

我打算以我个人的名气,为这个品牌做背书,打造一款足够有影响力能够享受高溢价的消费电子品牌。”

从小见多识广的曹永罗自然知道这很难,多少华国企业想做品牌,连在国内建立品牌认可度都非常困难,更别提在全球范围内建立知名度。

“这很有挑战性,太难了,真的太难了,上面不是没有想过要做强我们的国产品牌,这中间存在着非常多的现实困境。

之前还叫机械电子工业部的时候,我们就做过调研,要想打造消费电子品牌。

首先是技术差距,我们在技术上和国外的差距太大,很难生产出高品质的产品,或者说良品率不足,成本控制不下去。

其次是华国的消费电子企业在国际市场很难有知名度和声誉,更别提你还想做有高溢价的消费电子品牌。”曹永罗很诚恳。

周新笑了笑,他很清楚一个人的力量是渺小的,整个半导体的产业链,最终还是需要有产品来支撑起后续的研发和技术迭代。

“我也知道非常困难,海外消费者对国内消费电子品牌的认可度很低。

但是我创办的消费电子品牌,海外的消费者并不会认为这是华国企业。

我和硅谷的形象高度绑定,消费者在谈到这个品牌的时候,会联想到我,联想到NewPay、Quora、Riot,这些都是硅谷的企业。

用户不会把他们和华国联想到一起。

就像用户在使用雅虎的时候,会把杨致远和弯弯联系起来吗?

而且打造具备高溢价的消费电子品牌,我也不会把所有产业链条全部放在华国,华国有企业能做,那我会给华国企业机会,让他们来做这部分。

良品率达不到要求,即便亏本他们也要做下去。

我需要的是有这么一个品牌,会去倒推华国的电子技术迭代升级。

即便后续华国加入WTO了,国外的这些消费电子品牌,放在华国的也是以制造基地为主,而且是技术含量比较低的制造基地。

同时对于产品研发,肯定也会逐渐把产品研发放到华国去,但是这些研发成果是属于国外的消费电子巨头们,他们并不会让华国的企业来负责研发,他们负责贴牌生产。

会这样做的只有可能是华国人。”

简单来说,比如三星是消费电子产业链的最下游,从芯片、屏幕、射频、天线、电池、内存等等,一系列组件构成。

对于其中利润高的组件三星会选择自己做,利润中等的找高丽企业做,里面利润低的才会轮到华国企业。

利润也就意味着技术含量。

后来华国要搞产业升级,产业升级什么?就是要往利润高的环节去走。

这是需要工业化国家发展到某个阶段之后才能去想的事情,这种好事国外的消费电子巨头们压根轮不到华国企业。

华国企业既没有这个技术,更没有这个机会。

只有高溢价的品牌才能支撑起整个供应链的技术不断迭代。

如果经常看研报,但凡看过关于手机供应链的研报,都会对其中关于重点公司的部分有非常深的印象。

一直到2019年,华国品牌知名度在国际范围都获得了充分认可,但是在手机产业链上,华国企业大量集中在外壳、机构件、PCB、显示屏、芯片封装和手机组装领域。

这些都属于利润率很低的环节。

在二十年后尚且如此,更别提在1999年了。

曹永罗很冷静,并没有因为周新的话而激动,越是接触过才越知道这条路有多难走:“周新,你现在可能有个几十亿美元的身家,但是想打造一个世界性的消费电子品牌还是不够。

更别提你还想通过这种方式去扶持国内的产业链。

我们也知道要高溢价,才有足够的利润空间去促使技术进步,然后继续享受高溢价。

但是现实因素摆在这里,就是做不到。

华国企业太多了,哪项技术要是被华国攻破,相关产品价格就会大幅度下降,他们根本不会想着卖高价,一心想低价抢占外贸市场。

我们目前对专利不够尊重,也就是说技术突破之后,其他企业一拥而上,先实现技术突破的企业无法充分享受到技术红利,就更别谈什么高溢价反哺研发了。

你应该知道华国一直在进行加入WTO的谈判,加入WTO谈判之后我们需要向国外公司缴纳专利费用。

以DVD产业为例,华国是DVD生产大国,我们大量向全球出口DVD,现在可以不用向国外企业缴纳专利费,但是在加入WTO之后,我们每台DVD都要缴纳9美元的专利费用。

但是如果技术是华国本土企业的话,那么这项技术不用缴纳专利费用,国内企业想要收专利费用几乎不可能。

当然从好的方面来说,我们迟早会重视专利保护工作,只是当前面临现实因素。

燕京的研发机构想向粤省的出口企业追索专利费用难如登天。

这真的非常难,让华国企业把重心放在研发上,这件事在现在来说比打造一个消费电子品牌还要更难。

其实你刚刚说了之后,我觉得你的想法确实可行,从一些小的领域开始做起,是有机会把这件事做成的。

但是要是想借此培育华国的企业把重心转移到技术上,这很难。”

曹永罗说的是现实,其实在当下,很多事情是系统性问题,不是某个领域单独的问题。

其实对于曹永罗提到的问题,周新有的知道,有的不知道。

但是对他来说,不可能因为有困难就不去做。

如果因为困难就不去做,那直接躺平在硅谷当个互联网大亨不香吗?

“我不关心最终哪家企业能够提供给我,我想要的产品,我只提需求。

华国企业如果能满足我们的需求,那我会给华国企业机会,或者说华国企业认为我们只要给他们时间,他们能满足需求。

那等到他满足需求的时候,我就会让他们加入到这个产业链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