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我有一本荒诞经 > 第四四八章 雪原惊闻,摩罗佛踪全文阅读

第四四八章 雪原惊闻,摩罗佛踪

宋川脚踏魔龙,御空而行,长衫在风中猎猎作响。

他面容平静,浑身却有璀璨的紫芒,荧荧发光,显得异常神秘而不可揣测。

在‘紫童’破开第八团焰火后。

宋川已经和白元遥遥相对,但他也已经没有了动手的打算。

因为他知道,继续动手,或许他能将剩下的‘九元火’尽数浇灭。

可这,对他没有一点好处。

甚至反而还会引起白元的注意和仇视。

且宋川愿意出手的原因,完全是因为那缕‘吞噬法则’碎片。

他想要通过白元的九元火,从而窥视其中玄妙。

因为‘九元火’中,也同样蕴含着一缕法则。

现在目的也已经达成,自然是趁机收手。

至于白元心头的那点小心思,宋川也清楚无比。

无非就是想借着这个机会,动用焰火将自己炼化,好抽出生机融合到九元火中。

所以在刚才,此人才会故意让宋川求饶。

若宋川不愿意,实力又不济的话,此刻早已成为了九元火中的一捧养料。

但在感受到宋川的实力后,白元也是果断放弃。

毕竟到了他们这个层次,没有必要为了一捧养料,给自己埋下一个隐患。

与其盯着宋川不放,还不如出去多找几个倒霉蛋。

毕竟面对宋川时,白元已经感受到了一丝威胁。

宋川的想法自然也是如此,他和白元无冤无仇,故而此刻停手。

且宋川这副知进退的模样,也果然让白元很是满意。

“你虽未破掉我的‘九元火’,但如此实力,别说‘蝉雪卫’,就是做个百夫长也是可以的。”

白元目光闪动,随之就大笑说道。

蝉雪卫皆是这片雪原上的精英修士,实力最低也是玉境后期。

白元开口便是让宋川统御百名同阶修士,也可足以看出他对宋川的认可。

同时,他还抬手忽然朝虚空一抓。

顿时,其手中立刻就多出了一枚白银令牌。

一甩之下,直接飞向了宋川。

“多谢白元大人…”

宋川神色如常,接住令牌后,从善如流的说道。

扈地虽不比摩罗城那种偏僻之处,可直接让他一个初来者就接掌如此重任。

这点,倒是让宋川有些讶然。

不过随即他便明悟过来,此举,或许和他能动用那枚法则碎片有关。

且白元来自扈都,算是一位‘钦差’大人。

不管自己如何晋升,总在他的麾下效力,而又对他无任何威胁。

所以他这样大方,倒也在情理之中。

“你先休息几日,待有雪兽踪迹时,自有人来通知你…”

白元忽然看了宋川一眼,见他如此知趣没有多问,目中露出赞赏之色。

但旋即他身子一动,整个人就消失在了原地,踪影全消。

……

蒋干在旁边目睹了这一切,他此时心头可谓是五味杂陈。

当日宋川将他击败,所以他知晓宋川实力不俗。

可知晓归知晓,他却不知宋川的实力到底如何。

而白元,他可是亲自交手过的。

那‘九元火’自己尚接到第五道,就已是极限。

可宋川一连挡下八道,都还尚有余力的模样,这让他更是惊骇不已。

要知道九元火可是一道比一道炽烈,威力强大。

道道相融下,连这片高空都成了一片火海,焰火串绕,烧开地户,勐烈无比。

所以,此刻他也在暗自庆幸,当日没有和宋川硬撼到底。

否则今日他能不能站在这里,都还是两说。

水鸢也亲眼目睹了这一切,她心头的惊讶,比蒋干只多不低。

因为她面对白元的时间更久,更能清楚这位从扈都来的大人的恐怖。

所以此刻见到白元离开后,她眸光动了动,正要说话。

但宋川却是看都不看她一眼,转身便向远处走去。

水鸢秀眉一皱,轻哼一声,就要追上去。

但蒋干却是忽然向她打了个眼色,摇了摇头。

水鸢见状一滞,但最终还是停下了脚步。

她虽然看似地位崇高,能留在白元身边,其实却是有苦难言。

否则,若是实力足够,她又岂会充当一个‘接客’的角色。

而见水鸢驻足后,蒋干略一犹豫,但很快便跟了上去。

宋川步伐不快,他走向远处,随着脚步的踏出,他的‘紫童’也在缓缓消散。

但却并没有彻底消失,而是被一道青色游鱼压制。

只是,两者还在宋川童孔内相互交织,好似要分出个强弱。

宋川似乎也感受到了这点,他脚下的步履便走得更加快速了。

此地是白元的宫殿,也是石城的中心。

因而在转过几个街道后,宋川面前出现的。

就是一处处极为热闹的街道与楼阁。

还有不少修士在大街上来回穿行,甚而有的修士。

直接就在街道旁,做起了交易。

其视线落去时,在一些墙角阴暗处,还有一些穿着清凉的女子,一闪而逝。

旋即,便有几个修士,一脸坏笑的跟了上去。

不过,宋川此刻也没有多看,他选择了一家最近的客栈,踏步便走了进去。

……

在一处客栈内,宋川盘膝坐在房间,静静的吐纳。

四周灵气回荡,氤氲旎旖。

但这些灵气刚到门口,便被一股无形的光罩阻拦了回来。

好似有什么东西,将其禁锢在了这间房间。

而宋川这一坐,便是小半月过去。

他的眸光,也在这段时间内,渐渐恢复了原样,与之前再无差异。

当日,他虽侥幸明悟了催动法则碎片的方法。

让‘覆雨魔龙’威力倍增,达到了一个极强的高度。

但其副作用,也同样危害极大。

这枚法则碎片竟然想入主他的神海,将自己全身法力都吞噬一空。

难怪赵耕之前,不敢轻易动用此物。

且宋川所行之道,并不是以‘吞噬’为主。

所以这枚法则碎片,和他的道心不符。

若是长时间催动,一旦道心被其影响。

那么宋川就有可能,真的被此物吞噬,成为其一具傀儡,再无神智可言。

除非,他放弃现在的一切,转而改修‘吞噬’之道。

但以宋川的心智,他自然不会犯这个错误。

之前催动紫碗中的吞噬法则,是因为他不想暴露过多实力。

同时也是为了揣摩法则中的奥妙,但那仅仅只是权宜之计。

若真让他放弃现在一切,其它不说,光是‘荒诞经’他就不可能放下。

宋川能在不付出代价的情况下,掌握如此多功法,全是此物的功劳。

所以,当日在蹦散第八道焰火后,宋川选择停手,不是不能继续和白元交手。

而是担心再打下去,吞噬法则对自己的影响,会变得更深。

且宋川当时也不想在陌生的环境下,暴露太多实力。

否则白元见到自己麾下,有一个实力如此强横的人,心头难免不会生出其它想法。

对于此人,宋川虽说不惧,可也不想刚踏进扈地,就闹出如此大的动静。

毕竟此人来自扈都,代表的,也是扈都的脸面。

当然,若这白元真的如此不开眼,那宋川也不在乎让其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到时,他大不了离开此地,去他处便是。

九州如此浩瀚,他还不信没有自己的容身之地。

……

在客栈内,小半月的时间,宋川终于把体内的那道吞噬法则压制。

不过,他始终不能将其彻底炼化,这点倒是让宋川颇为郁闷。

“玉境的法力始终不够…难道要鼎境才可以…”

宋川眉头轻皱,那缕残缺的吞噬法则。

现在已经被他压缩成了一点,封印在了身体内。

这缕法则碎片虽无法驱除,但宋川沉吟少许后,也就没有在坚持下去。

此物虽不能驱除,但至少可以催动对敌。

若是运用得好,说不定还能成为其一大助力。

而蒋干,也在数日前来到了客栈,居住在宋川房间的旁边。

他之所以能找到这里,是因为宋川神识的召唤。

不过,他之前和宋川的关系,完全是在那枚‘扳指’上。

现在却是真心实意,要跟着宋川。

这也是他犹豫许久后,做出的决定。

蒋干不是傻子,宋川实力如此强大,不是一颗现成的大树吗?

虽然在宋川的帮助下,他也成功加入了‘蝉雪卫’。

拥有了在这片雪原上,探寻各处遗迹和洞府的权利。

但‘蝉雪卫’中的修士,可不是都来自一个宗门,能和睦相处,而是各地都有。

届时遇到宝贝,自然是有‘德’者居之。

所以背靠一颗大树,到时自然就好乘凉了。

且经过数日相处下来,他对宋川的性格,多少也有了一些了解。

此人不是噬杀之人,只要不去主动招惹,多半就能相安无事。

而蒋干正在为自己的决定,暗自窃喜时。

他忽然目光一动,就向客栈外走了出去。

……

经过小半月的打坐,这日,宋川忽然走出了客栈。

后面,蒋干自然也是紧紧相随。

走在石城的街道上,宋川彷若隔世一般。

闭关半月,让他收益良多,却也让他仿佛渡过了数年之久。

“这雪越下越大了,甚至连扈西城中也被堆积了数尺之深。”

“而石城隔绝的这片雪原,更是好像另外一个世界,极为奇妙。”

“所以最近也有传言,说这大雪其实是有人操控,甚至还有人说这雪原是因为某座洞府出世,才显化而出…”

街道上,蒋干望着高空飘落的雪花,在向宋川解释。

宋川闭关的这些时间里,他无事时,倒是经常出来行走。

“这片雪原是一个洞府?”

宋川有些不敢置信,若传闻是真,那这洞府主人的修为,实在是无法想象。

能把自己的一座洞府,弄成好似一界大小,实在太过骇人听闻。

甚至还能影响周围天气,让其雪地千里,连绵不绝。

“虽说是传闻,但空穴来风未必无因,毕竟能在这片雪原停留的大多都是玉境修士。”

“他们修炼多年,手段不凡,说不定真找到了一些什么有用的线索,也未可知…”

蒋干在一旁,继续向宋川老实的解释。

“线索,莫非是…”

宋川闻言后,忽然神色一动,因为他想到了一个荒诞的答桉。

那就是在这片雪原上,埋葬着一位鼎境修士。

这个想法和猜测,是宋川在闭关时知道的。

亦或者说是,在炼化了‘吞噬法则’后,他意外得到了一段赵耕的记忆

宋川遇到的第一位鼎境修士,自然是摩罗佛无疑。

而在摩罗佛埋葬的地方,正是那片焦黑大地。

宋川有此猜测,也不是说那焦黑大地,是摩罗佛所化。

而是在赵耕的记忆中,那焦黑大地内,有一缕法则。

那法则,自然就是雷系法则。

宋川想到焦黑大地上,时时刻刻都在降临的雷柱,有着恐怖的威力。

其震耳欲聋,神光炽烈,惊涛万重。

甚至让其下的那片大地,都化作了一片焦黑。

摩罗佛去往那片大地,唯一的目的,也正是去寻找那缕雷系法则。

来锤炼自己的‘鼎’。

只是不知为何,他最后陨落到了那里。

倒是赵耕,阴差阳错的,意外得到了一缕‘吞噬法则’。

虽然只是残缺,但也让他兴奋许久。

且现在想来,宋川以残缺的法则就能和白元斗得旗鼓相当。

看来此人炼化的,也是一枚残缺碎片无疑。

现在这雪原的场景,倒是和那焦黑大地相似。

所以,这雪原中,难不成也有一缕法则不成?

宋川看着眼前的街道,又抬头看了看天空飘落的鹅毛大雪。

他内心忽然升起一股错觉,好似自己所处之地,便是在一片雪花上。

不过片刻后,宋川就摇头苦笑起来,暗道自己实在是想多了。

法则出现的地方,并没有固定的地点。

此物好似天地所生,所以可遇不可求。

只是宋川内心,这个猜测却是始终存在,久久不散。

……

宋川走在前面忽然沉默了下来,蒋干跟在身后便也不敢随意言语,担心打扰到宋川。

只是,他的目光总是在宋川四周徘回,若是有可疑之人,他将立刻出手。

对于这石城的一切,宋川没有丝毫兴趣。

他闭关许久,也是想出来透透气,顺便瞧瞧是否有元石或者诡物的踪迹。

因而在随意闲逛了一阵后。

他抬头便瞧向了路边一家川流不息,人来人往的酒楼。

自踏入玉境后,宋川对于凡人之中的食肴,已经渐渐失去了其欲,达到了辟谷的阶段。

其实不止是他,其他修士也是如此,只需吐纳,便可满足身体所需。

所以若仅仅是食肴,还无法勾起宋川的兴致。

但这酒楼外,却是有一个巨大的酒坛。

这酒坛约有三五丈大小,高约两丈,四周还放着几个梯子。

一些店家伙计,踩在梯子上前,以巨大的勺子,从里面侩出美酒。

看到这酒坛,宋川脚步一顿,忽然停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