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大秦从挖地道开始 > 第四百零二章嬴政:朕怎么感觉像上了贼船?【求订阅啊】全文阅读

第四百零二章嬴政:朕怎么感觉像上了贼船?【求订阅啊】

七老峰,将军洞。

这是专属于桀骏的洞府。

此时,桀骏正与译吁宋坐在洞府密室内,把酒言欢。

虽然两人的年龄相差不大,但桀骏明显比译吁宋老成。

无论是谈吐,还是城府,桀俊都能表现出不符合自己年龄的特质。

等到两人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桀俊才放下酒杯,目视译吁宋,平静地问道:“三公子,您觉得赵佗如何?”

译吁宋想了想,若有所思道:“赵佗此人,有野心,有才能,日后或许会成为我们的大敌,也可能成为我们的朋友。”

“哦?此话怎讲?”

桀俊很少听到译吁宋评价某人,如今听到译吁宋评价赵佗,不由来了兴趣。

却听译吁宋又道:“赵佗本身就是越人,对咱们越人的习性非常清楚,日后若由他来征伐百越,恐怕咱们很难抵挡他。”

“但是。”

说着,他话锋一转,嘴角露出一抹不明意味的笑容,道:“赵佗现在的情况有些蹊跷,我甚至都怀疑,王翦那事可能跟他有关!”

“你的意思是,他想暗杀王翦夺权?”

“暗杀王翦,破绽太多,若假手于人,倒能省下不少麻烦。”

“妙哉!”

桀俊拍掌一笑:“如果真是这样,我们倒可能成为朋友!”

“你想助他一臂之力?”译吁宋皱眉。

桀俊似笑非笑的反问:“如何?”

“无异于与虎谋皮!”。

“呵呵。”

“你笑什么?”

“三公子似乎对太子之位不那么执着啊!”

“嗯?”

译吁宋一愣:“你这是何意?”

他一直都知道,桀俊也是一个有野心的人,但自己父亲并不怎么信任桀俊,所以桀俊的兵权很小,只有数百人。

而大部分军权,则都掌握在几个长老手中。

如今桀俊拉自己来他洞府,想来不止谈论赵佗,赵昊那么简单。

却听桀俊笑吟吟地道;“若我能帮三公子登位,三公子能否信我?”

“你.....”

译吁宋听到桀俊的话,不由瞪大了眼睛。

尽管他早就觊觎自己父亲的位置,但他非常清楚,有他兄长诌安在,他根本没那个机会。

而且,他父亲诌车也并不喜欢他。

因为他母亲是诌车的小妾,在后宫没什么地位,家族也是小部落。

所以,即使他有心自己父亲的位置,也无能为力。

似乎看穿了译吁宋的心思,桀俊笑着给他倒了一杯酒,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道:“西瓯正值生死存亡之际,需要一位英勇果敢的君主!”

“可是父亲他.....”

“中原有句古话,叫‘无毒不丈夫’,三公子若想登位,必须要有取舍!难不成,你还指望诌安带我们走出困境?”

“这.....”

译吁宋语塞。

自己兄长的才能,他比谁都清楚。除了勾心斗角,争夺权力,在政治和军事上,就是一个草包。

让他带领西欧国走出困境,恐怕会直接走向毁灭。

想了想,译吁宋依旧有些犹豫,隔了半晌才叹息着说道:“容我再考虑考虑吧....”

“在我们准备行动之前,三公子有的是时间考虑!”

桀俊表示理解的笑了笑,忽又想起什么似的,一拍额头道:“哦对了,三公子能告诉我秦军军营的情况吗?”

“什么情况?”

“就是秦军粮草囤积在何处?”

“这我怎么知道?”

“你不是跟赵佗一起去秦军军营了吗?以你过目不忘的能力,难道没发现一点破绽?”桀俊笑道。

译吁宋沉吟了几声:“当时赵佗带我进军营,我看军营北面有牛车往复,想来北面两百里左右,应该就是秦军囤积粮草的地方.....”

“北面两百里左右.....”

桀俊闻言陷入沉思,隔了片刻,眼睛骤然一亮:“你说的是羊角山下的清溪涧那边?”

“嗯,应该是的!”

“那你去的秦军军营,大概有多少人?”

“十万人左右.....”

“十万人?”

桀俊眉头一皱,摸着下巴思索一阵,呢喃道:“以秦军驻扎的传统,那处守备粮草的秦军,应该不超过五千人.....”

“你问这个,莫非是想偷袭秦军的粮草?”

反应过来的译吁宋,诧异的问道。

桀俊眼睛里凶光一闪,冷声道:“不错!秦军的粮草囤积那里,只要我出奇兵,烧了这些粮草,他们绝对军心大乱,寻求撤退.....”

“我的桀俊将军,此计虽好,却不容易成功啊.....”

译吁宋摇头苦笑道。

“为何?”

“羊角山在秦军军营后方百里开外,我们怎么可能绕过秦军斥候,深入秦军腹地而不被发现?”

“而且,此军就算深入秦军腹地,也是一支孤军,一旦行踪泄露,必然会被秦军四面围困,迅速歼灭,这风险太大了......”

“呵!”

桀俊忽地呵了一声,笑道:“你的担忧我自然知道,一般情况下,我军确实不可能深入秦军腹地,而不被秦军察觉,但是,如果能里应外合,是否有成功的可能?”

“里应外合?!”

译吁宋愕然,有些不知所措。

却听桀俊笑呵呵地道:

“你不是说,赵佗有可能成为我们的朋友吗?假如我们趁乱帮他杀了王翦,甚至那个公子昊,这南海的军政,是否由他说了算?”

“这.....”

译吁宋闻言,不禁面露迟疑之色,苦笑道:“这恐怕很难说服他吧.....”

“如果是一箭双凋呢?”

“什么意思?”

桀俊神秘兮兮地道:“我会告知君上,有一条通往秦军腹地的秘密通道,你说大公子若得知此事,会不会争那个头功......”

“你!”

译吁宋童孔勐地一缩,犹如九级地震。

桀俊深深看了译吁宋一眼,一字一句道:“我还是那句话,无毒不丈夫......”

译吁宋:“......”

桀俊:“......”

两人对视,皆是不语。

半晌,译吁宋端起坐上那杯早已放凉的酒,深吸一口气,随即一饮而尽,顿杯道:“好,我先联系赵佗,看看他的意思,若他同意,等我当上西瓯国国君,就臣服于他,甚至帮他攻打闽越国,让他并不下血刃的平定百越,立下不世之功!”

“一旦他封王,南海将是我们的天下!”

“哦?”

桀俊听到译吁宋的话,不禁眉毛一挑:“三公子此言当真?”

“你说呢?”

译吁宋嘴角微微上扬,笑着反问。

“哈哈哈——!”

两人相识大笑,皆从对方笑声中听出了各自的意思。

.......

另一边,临尘城,将军幕府。

始皇帝看着枯瘦如柴的王翦,半晌说不出话来。

幕府大帐内的一切,都在嬴政的眼前进行,也是夏无且和大秦医馆的医生在反复诊脉,仔细核查王翦最近的身体状况。

等夏无且号完脉,跟大秦医馆的医生简单交流几句,目送大秦医馆的医生离开大帐,才站起身朝嬴政行礼:“臣,见过陛下!”

“太医无需多礼,老将军的病情如何了?”

嬴政抬手虚扶夏无且,一脸关切的询问。

夏无且看了眼王翦,又看了眼嬴政,叹息着说道:“老将军体内的毒虽然解了,但此毒消耗了老将军的元气,若想让老将军恢复安康,恐怕得带回咸阳调理.....”

“那依太医之言,何时带老将军回咸阳最好?”

“这....”

“怎么了,莫非太医有什么难言之隐?”

眼见夏无且欲言又止,嬴政有些不悦的朝他追问。

“陛下恕罪,并非臣有什么难言之隐,而是老将军自身的问题!”

夏无且无奈说道。

嬴政一脸不解的追问:“老将军有什么问题?”

“这.....”

夏无且迟疑了一瞬,随即朝嬴政拱手一礼:“陛下还是等老将军醒来,自己问他吧,臣还要帮老将军调理药方,就不在这打扰了!”

话音落下,二话不说,径自离开了大帐。

“太医....”

眼见夏无且说走就走,嬴政连忙朝他呼喊。

然而,夏无且就像没听到似的,加快了脚步,很快就消失在大帐之外。

“这老家伙是不是飘了?怎么越来越不将朕放在眼里了?”

嬴政没好气的都囔了一句,却没有跟夏无且计较,转而朝唐睢道;“我们来这里的事,赵佗,任嚣他们可知道了?”

“应该知道了!”

唐睢点头:“刚进幕府的时候,就有人去通知他们,想来他们很快会来这里!”

“那赵昊呢?他知道朕来了不?”

“据说公子昊就住在距离此地不足五百米的地方,应该也知道了!”

“嗯。”

嬴政微微颔首,并没有说太多,就静静站在原地,等候王翦醒来。

大概过了一刻钟,王翦疲惫的眼睛缓缓睁开,当嬴政的身影模湖而又熟悉的呈现在他眼前的时候,眼泪禁不住骤然溢了出来,哽咽的喊了一句:“陛下.....”

“老将军,咸阳一别,好久不见!”

嬴政的眼眶也红了。

“陛下亲赴南海,老臣愧感无以言说.....”

“老将军,什么都别说,朕都明白....”

嬴政弯身拍了拍王翦的肩膀,然后坐在他的床榻左侧,摸着眼泪笑道:

“还记得朕初归秦国,老将军一言断朕心思,朕惊讶老将军识人之能,闹了不少笑话。如今想来,一晃竟三十余年,老将军啊,朕后悔让你重回南海坐镇了!”

“陛下何出此言?”

王翦苍白的脸颊上露出一抹笑意,感慨道;“常言道,壮士报国,乃职责所在,我王家世代忠于大秦,忠于陛下,老臣岂能外之?”

“再者,战国两百余年,我老秦人不知流了多少血,天下人不知流了多少血,老臣有生之年能平定战乱,实乃人生大幸也!”

说着,不由揶揄了嬴政一句:“陛下若后悔,倒是看轻老臣了....”

“呵呵....”

嬴政苦笑一声,不知该如何回应王翦。

只见王翦缓了缓情绪,定了定心神,又语重心长地道:“陛下关心事情,总喜欢悲心看事,如此一来,万物皆悲。”

“哈哈哈!”

嬴政被这话逗得仰头大笑,帐篷内的气氛瞬间轻松了许多。

紧接着,王翦说了一些南海的事情,包括跟赵昊讨论的移民之策。

嬴政听完,眉头微微皱起,隔了半晌才问道:“那小子也赞同你的移民之策?”

“公子昊之才,老夫一直很欣赏,只是,依南海形势,此策得三五年后实行,不急于一时,当务之急,是早做准备.....”

“既然老将军深谋远虑,待我们回咸阳之后,与李斯他们一起商议!”

“陛下,南海正值动荡之际,老臣虽不领兵,但能坐镇后方,让将士们心安。”

王翦道:“只需再等两年,南海大局必定廓清!”

“话虽如此,你的病情.....”

“陛下,有公子昊在,老臣病体无需担忧,之所以求见陛下,是希望陛下允许老臣留在南海,若陛下不来,公子昊将会强制拉老臣回咸阳,老臣生于战乱,死于一统,封侯拜将,儿孙满堂,可谓人生赢家!”

说着,顿了顿,又接着道:“如今暮年之期,老臣也不想其他,就想一心报国,望陛下成全!”

“这.....”

嬴政语言一滞,随即无奈苦笑:“老将军有此壮心,朕无言以对也!”

“不,陛下还有一事需要明确!”

王翦摇摇头,勉力一笑,缓缓坐起来,端正身型,歇了口气,稍见精神才道:“南海之地,堪比两个老秦国,可谓地大物博,虽然陛下曾当众许诺,灭六国者,能封王。

这南海之地,可不止六国,虽然距离不比海外,但也相差不大,不知平南越者,可得什么爵位?”

“嗯?”

嬴政听到王翦的话,眼睛瞪得滚圆。

不知怎么的,他总感觉自己好像上了贼船。

“哦,老将军之言,朕倒是从未想过....”

“陛下一路东巡,疲惫有加,不曾思虑这些,实属正常。然,老臣作为陛下的臣子,不得不为陛下分忧!”

“呵呵。”

嬴政心里狂翻白眼,嘴上却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这‘老狐狸’是真病,还是假病,怎么临死之前还关心爵位?

难不成他还想弄个王爵传给子孙后代?

可是,看他现在这幅样子,明显又不像装的,那他到底想干嘛?

就在嬴政疑惑不解的时候,门外忽地传来一声禀报:“启禀陛下,赵佗将军,任嚣郡尉求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