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 第三千六百五十八章 小幽灵:喵喵喵?全文阅读

第三千六百五十八章 小幽灵:喵喵喵?

****************************************************************************************

往后几天,巴罗格魔神和蜘蛛魔神一如既往的跑来骚扰,打了又打,打了又跑,跑没一会儿又打,这样的节奏一直在持续。

所以我才会用【骚扰】这种字眼形容它们。

本以为能从同等级对手的战斗当中学习到点什么,得到长足的进步,没想到战斗却单调而沉闷,并不是我想象中的那种激烈对碰,极致战斗。

到不是说完全在做无用功,只不过这样的战斗,比自己预料中所能得到的磨练差太多了。

你比如说蜘蛛魔神,根本不和你好好打,每次对上这家伙,战斗结束的总是特别快,先是来上一段反复横跳,百分之百miss你的所有攻击,等我开地图炮了,没一会儿它就撒丫着八条腿,溜的无影无踪。

www.mimiread.com

偏偏蜘蛛这种玩意还擅长埋伏,我有一次不信邪追上去,打算逼蜘蛛魔神拿出点真功夫,畅快淋漓的大战一场,结果差点就遭遇了和深渊那次类似的突袭,还好乌格尔大佬在一旁照会,才堪堪抵挡住,不然……

不然菊花又得出血了。

大佬虽然速度比不上我,反应和经验却胜我太多,也难怪我一直觉得自己的实力已经胜过乌格尔,但真正打起来,很可能还是败多胜少的局面。

再说说巴罗格魔神这家伙,它到是一如既往的莽得很,只不过我已经看穿了他外厉内怂的一面,在第二次交锋的时候,刚打照面,我就毫不犹豫的一照狂怒五重拳往对方脸上招呼过去。

心想我都拿出大招了,你也该意思意思一下,拿出点真本事吧,你有来我有往,方能友谊天才地久啊老铁。

没想到,这头怂牛,它愣是当起了乌龟王八,比鳖还能憋,愣是对于我的挑衅无动于衷,继续它那套野兽打发。

我心想,这感情好,你只出平a的话,我就频频出大招,伤害相差几十上百倍,还不分分钟把你揍趴下?

结果我想的太美了。

这家伙,这混蛋,这巴罗格魔神,这头疯牛病患者……它喵的竟然也是个另类的反复横跳高手!

蜘蛛魔神的反复横跳,源自于它的神出鬼没,你都找不到它的本体,攻击自然摸不到它,勉为其难算是躲闪率100%。

巴罗格的反复横跳,那就是完全真实的躲闪率了,这家伙认真躲闪起来,完全就是泰森附体,明明在交锋的时候顶着千丈之躯,但步伐微小起来却能以毫厘计算,步伐频率高的像是电机,整个人……不,是整个牛都处于一种高速抖动的视觉模糊状态。

就如同薛定谔的猫,你完全不确认你挥出去的拳头到底能不能打中它。

当然,这么形容肯定有夸张的成分,战斗结束之后我仔细一琢磨,发现是自己急躁了,绝招毕竟不比平a,虽然威力大,但总有个蓄力时间,破绽也大,尤其是你一心想着让对方吃超必杀,对方又处于万分警觉的状态时,被躲闪或招招架,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知道归知道,但如何破解却是个难题,很明显,如果说四不像魔神精通四两拨千斤的话,那么巴罗格魔神精通的就是物理躲闪,明明长得像头牛,战斗起来却如同斗牛士,也真是怪的很。

还好乌格尔大佬的一旁宽慰,让我心里好受了很多,蜘蛛魔神和巴罗格魔神,毕竟都是活了几千几万年的老怪物,如果它们的绝活能那么轻易破解,看上几眼,打上几场,就找到感觉,看出破绽,想出应对办法,那它们算是白活了,白练了。

就连继天使族第一勇士衣卒尔之后,被称为天堂里最具战斗天赋的丘比特大佬,对付蜘蛛魔神,也是花了近百年的功夫才摸清套路,找到应对之策。

情况就是如此这般,本以为突破口会是巴罗格魔神,结果巴罗格魔神亮出完全体斗牛士形态以后,我才发现,深渊魔神没一个好对付的,当初在深渊能将它们戏耍一番,实属偶然,若是再来一次的话,我恐怖……

仔细想想,我觉得我还是能将它们戏耍一番哒。

它们是魔神,有特长,特碉堡,我就不是呀?我跟你说,论速度,我比它们高到不知哪里去!阿港记者都没我跑那么快!

总而言之,蜘蛛魔神和巴罗格魔神用它们的招牌能力给我上了生动一课,让我清晰的意识到,魔神之间的战斗和以前有很大区别,除非五爷那种超规格的四翼强者出手,否则基本上不存在秒杀和被秒杀的可能性。

这么说来,难怪加仑老头当年就很有自信,宣称自己能够从四魔王的追杀中活下来,这份自信我算是找到原因了,魔神级强者一旦苟起来绝对是丧心病狂。

悟通了这一点……其实毫无卵用,该怎么办还是得怎么办。唯一的改变就是我放弃了重伤巴罗格魔神让对方提前打道回府的不切实际想法,我想乌格尔当初没有提醒我,而是顺着我的想法行事,估计也是想让我自己切身体会到魔神级强者的万年老王八属性,这样更加有说服力。

不就苟么?你们会苟,难道我们就不会?来呀,互相苟命啊!

但是,总感觉不对,不仅是我,乌格尔也早就意识到对面的情况有些不对。

这样互相苟命,到底有什么意义,就是为了给我送魔神领域的认知以及经验?对方怎么看也不像是那么好心吧。

想起蜘蛛魔神和巴罗格魔神不惜花费巨大代价前来地狱世界的目的,就算是傻子,也不会认为它们会继续这么打打闹闹,互相苟命那么简单。

能够成为魔神,不可能是傻子……大概,好吧这个槽姑且放下,更别说里面还有一个阴险狡诈的蜘蛛魔神,就连乌格尔也坦然承认,论智商,论狡猾,它比不过蜘蛛魔神,预知不了对方下一步会是什么举动。

潜意思是大佬你也是狡猾大大滴?

既然不可能是单纯来地狱七天六夜游,那蜘蛛魔神和巴罗格魔神肯定在打什么小算盘,才会这么和我们干耗着,说不定一转眼局势就会大变,这种可能性让我们神经不由自主的紧绷起来。

我可不想在这种时候狗带啊。

“先放下对方的阴谋诡计不说,为什么它们要和我们这样耗着?有什么目的?”

“最显而易见的答案,是为了牵制住我们。”乌格尔大佬这几天也在思考这个问题,为此翅膀上的羽毛都白了许多,面容也沧桑不少,一下子变得如同活了万岁的老天使。

“等等,搞反了吧,剧本不是应该是我们牵制住它们,拖延时间,等原罪之海将它们捆回去吗?怎么现在变成它们在牵制我们了?”

“或许它们正在酝酿着的阴谋有关,若非如此,它们完全可以尝试甩脱我们,而不是像这样和我们耗着。”

“或许是知道我速度快,不可能甩脱我背地里搞小阴谋,才不得已用这种笨方法?”我觉得我也需要自卖一波了,否则整天光听别人吹,或是主动吹别人,都快忘了自己才是主角。

或是主角的丈夫,或是主角的父亲。

“也有这种可能性。”乌格尔大佬欣慰一笑,满脸的你小子终于也学会了卖瓜,没枉费大佬我这些天言传身教。

好吧,以上是我擅自脑补的。

“现在最大的变数有两个,其一是贝利尔,这样的大好机会,如果这位擅长制造混乱的魔王不冒出头插上一脚,那才叫怪事。”

“最有可能是对你不利。”我提醒乌格尔,我有新手保护期,贝利尔不敢玩脱,那么很显然对方的目标就是乌格尔了,总不可能是深渊魔神吧。

其实也有可能,只不过是我单纯的抗拒贝利尔会成为我方助攻这种情况。

“放心,我自有保命的手段。”

“什么手段?”和大佬混熟了,我也大咧咧起来,丝毫不顾及这么问会触及到天使族的军事机密。

“一旦有危险,我可以立刻传送回天堂。”大佬一脸风轻云淡。

“惊了,你怎么不早说?!”

“你也没问啊。”

“乌格尔大人,我们现在是战斗拍档吧,有这种能力早点说,我也好办事啊!”

“好办什么事?我就是担心这一点,说了你会无所顾忌,更加莽撞。”

“瞧你说的。”我讪讪一笑,嗦不出话。

虽说这是大实话,但是大佬,你说话超好听的人设呢?这都快崩塌了呀。

“需要施法时间吗?还是瞬间就能传送走的能力?”我想起了已经消失在剧本里许多年的回城卷轴,没法,在地狱世界又不能用,自然只能雪藏,连露脸领盒饭的机会都没有啦。

“嗯,是瞬间传送,不过不是能力,我可没有这样的能力,是道具,一次性道具。”

“……”瞬间回城,还是从地狱回到天堂,怎么想都只有神器这种等级的物品才能做到,一次性神器,大概也只有财大气粗的天使能拿出来,我还能说什么?

五爷,您老爱烫头么?您家动物园还缺头熊么?

此时,隐藏在骸骨之地的骨头山底下的教廷山,中枢大厅里,小幽灵盘腿飘在半空,双手抱胸,无聊到模仿秒针,身体有节奏地,滴答滴答不停地旋转,镶嵌着一对拥有举世无双之美的银色眼眸的眼眶眉角,一挑一挑。

好急啊,好气啊,笨小凡蛋小凡,都过去那么多天了还不回来,而且说好的敌袭呢?本圣女的飙船之魂快要按耐不住了!

。。。